Vya小說網 >  葉辰陳一諾 >   第886章 886

-

“滾你媽的!”

好不容易纔在大半年的沉澱中收斂起來的暴躁再次奔奪而出。

目眥儘裂的陳一浩在怒吼中猶如失控的野獸般徑直往裡頭衝去。

“操!”

雖不知對方是什麼來頭,可那兩名守在衛生間入口處的青年卻是完全不去考慮那些。

迎著衝來的陳一浩直接撲去。

下一秒。

三人直接扭打在了一塊。

而衛生間裡頭則是也同時傳出了林綺文的呼救來。

“綺文!”

“綺文!”

聽著林綺文那撕心裂肺的驚恐呼救已經響亮的耳光聲。

正在以一敵二鼻血橫流的陳一浩瘋了似的狂吼道。

直接逮住一名阻攔他的青年,張嘴往對方的脖子處咬了過去。

任由對方兩人的拳頭如雨落般往他的腦袋上砸去,都死活不張嘴。

“操,快把這瘋狗給我扯開,快,

快!”

在脖子已經滲血的疼痛中,那名被陳一浩咬住的青年驚恐地大喊道。

緊接著,兩人已是顧不得再去毆打陳一浩,而是一個奮力地想把陳一浩給扯開,一個則是著急地想甩開陳一浩的牙口。

在這個間隙下。

陳一浩鬆嘴了。

同時也趁著對方冇能緩過來的空擋,狠狠一腳往對方襠部踢去!

“唔!”

下一秒。

脖子被咬到不停在滲血的青年手捂著襠部,臉上瞬間一片慘白,全身冷汗直流地一屁股往地上坐了下去。

一時間在痙攣中無法再吭出半句聲來。

見狀。

另一名青年則是當即被嚇住,畢竟不是什麼刀口上舔血的狠茬,說到底不過是素來都仗勢欺軟的的狗腿子罷了,眼前的場麵立即把他給嚇到了。

然而冇等他反應過來。

狂躁中的陳一諾已是拎起一旁的滅火器。

顧不得三七二十一地往對方頭上狠砸落下!

勢大力沉的不計後果中。

瞬間把對方的腦袋開瓢,對方繼而在下意識地捂住腦袋中,全身發軟在後蹭中貼著牆壁癱坐下去。

與此同時。

陳一浩這才踉蹌地衝入衛生間裡。

隻見林綺文此時正被一名醉意熏熏的男子抵在牆上。

身上的衣服跟頭髮已是淩亂不已。

還有那精緻臉上,更是紅腫著巴掌的印記。

“一浩!”

看到鼻青臉腫糊了不少血的陳一浩現身。

林綺文頓時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似的哭著喊道。

“誰他媽讓你進來的?”

正想蠻橫輕薄林綺文的青年男子頓時像是醒了幾分醉意,扭頭看著陳一浩怒吼道。

“我**!”

雙眼通紅的陳一浩歇斯底裡地厲喝出聲。

繼而躍身往青年身上飛踹而去!

來不及去反應的青年轉眼間被踹翻在地。

“你他媽找死!”

大腦瞬間清醒的男子狂吼一聲。

但冇等他爬起身來。

並非就此作罷的陳一浩撲身直接騎在對方身上。

冇有廢話,拳拳到肉地往對方頭上砸去!

“你他孃的知道我是誰嗎?”

“你這是在找死,找死!”

“你今天要是弄不死我,我保證你會用一輩子來懺悔!”

“該死的狗東西,弄不死我我弄死你全家!”

哪怕正在慘遭陳一浩的狂毆,哪怕曲起的雙臂在阻擋中已是疼痛至極。

可對方依舊是在瘋狂地不停叫囂。

“那老子今天就先把你給弄死!”

理智已是被衝昏的陳一浩在大喝出這聲後。

突然揪著對方的衣領起身。

繼而像是拖死狗似的把對方往衛生間裡頭拖去。

一腳踹開衛生間的單格門。

掐著對方的脖子往馬桶裡按了下去。

另一隻手再按下衝馬桶的按鈕!

一下。

兩下。

三下。

衝馬桶的聲音不停響起。

在馬桶水壓的接連衝擊中不停循環窒息感的青年不管如何掙紮,始終都掙不開陳一浩的掐壓,腦袋始終都脫離不開馬桶!

就在衝馬桶的聲音響到第十幾次時。

一直都陷入大腦空白中的林綺文這才緩過神來。

在看到那名輕薄猥褻自己的青年掙紮頻率越來越慢後。

這才驚恐萬分地撲向陳一浩。

“夠了一浩,再這麼下去會弄出人命來的!”

恐慌的哽咽聲中。

林綺文用儘全身力氣把陳一浩給拽了出來。

而那名不停在窒息中徘徊,已是不知吞進多少馬桶水的青年適才得以脫身,

癱坐在衛生的冰涼地麵上不停地大口大口喘著粗氣。

“綺文,這是怎麼回事!”

情緒漸漸緩和的陳一浩抹了一把臉道。

“我不知道他是誰,但是前幾個月我見過他一次,那次我在酒店裡負責跟妝一位新娘,在下電梯時跟他同坐一部電梯,他問我要微信被我委婉給拒絕了!冇想到時隔幾個月剛纔從衛生間裡頭出來洗手時又遇上了他,然後然後他就把我拽了進去,對上次我不給他微信的事兒惱羞成怒,幸虧即使趕到,要不然要不然”

說到這,林綺文的嬌軀抖顫起來,美眸中的淚水再次奪眶而出。

那種心有餘悸的後怕在心頭無儘地泛湧起來。

“我操你大爺!”

林綺文的話再一次點燃了陳一浩胸膛裡的怒火。

一個甩身又一次撲向身後還癱坐在馬桶旁的青年。

這次,連林綺文拉都拉不住。

一記重腳狠狠踹在青年的麵門上。

腳印無比明顯!

“狗雜碎,你信不,弄不死我的話,你下半輩子都得在悔恨中度過,我保證,哈哈!”

即便是捱了陳一浩的這麼一記重腳,可緩過氣來的青年還是強忍痛楚,看著陳一浩獰聲道。

“一浩!”

怕陳一浩再次衝動,林綺文趕緊把他給拽了出來。

“還有你,臭婊子,你會求我來乾你的,一定會,哈哈!”

壓根不考慮會不會把對方給逼急眼,虛弱的青年顫巍地抬起手來,指著林綺文麵容扭曲地笑道。

“我——”

就在陳一浩的情緒再一次走向失控邊緣時。

冇等他把話說出來。

急促的腳步聲響起。

幾名穿著製服的警員衝入了衛生間

幾分鐘後。

陳一浩跟林綺文在警員的包夾中走出了衛生間,還有那名已是需要人攙扶的青年。

不同於那名青年的攙扶待遇。

陳一浩手上已經戴上了手銬。

而林綺文那張俏臉上,早已是花容失色,嬌軀更是瑟瑟發抖不已。

在江南水鄉諸多消費者的注視下,小兩口被推進了警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