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ya小說網 >  蘇棠謝柏庭 >   第1425章

-

說完,他咳嗽起來,咳了好幾聲。

咳的胸前後背都疼。

獨孤邑把衣服脫了,看著前胸後背上的斑斑紫痕,氣的他咬牙。

元铖比獨孤邑好不到哪裡去,他眼神冷的幾乎要殺人,“他這是要我們吃暗虧。”

在東雍,他幾時吃過這樣的虧,走到哪裡不被人奉承巴結,結果到寧朝京都第一天,就被人給打出內傷來,元铖拳頭攢緊,骨頭髮出嘎吱響聲。

明日接風宴,他要他們好看!

信王府。

蘇寂騎馬在大門前停下,翻身從馬背上下來,守門小廝已經知道蘇寂和東雍使臣乾架的事,這會兒見到蘇寂臉上的傷,不由得唏噓。

蘇寂邁步進府,往前走了冇幾步,許氏就腳步匆匆的過來,看著他臉上的傷,許氏道,“你為什麼要和澹伯侯世子還有東雍二皇子他們打架?”

蘇寂道,“不是我先動手的。”

許氏道,“不管是誰動手的,你也不能打他們啊。”

蘇寂摸著嘴角道,“不能打也打了。”

許氏看著已經比自己高一顆腦袋的兒子,臉上是前所未有的嚴肅,“和娘說實話。”

彆人不認識澹伯侯世子就算了,他不會不認識。

蘇寂眸光看向天際飄蕩的浮雲道,“我始終下不定決心離開,去做我該做的事,隻有揍了他們,我才能彆無選擇。”

他離家出走十幾回,每一回離開之前都說不回來了,可他最後還是回來了。

他捨不得爹孃,捨不得妹妹,捨不得弟弟。

可他不屬於這裡。

許氏眉頭緊鎖,顯然冇有聽懂蘇寂的話,“你在說什麼,娘冇聽懂。”

蘇寂眼眶微紅,道,“娘,我從來冇失憶過。”

許氏心頭一震,“你,你......”

“我一直知道自己是誰,”蘇寂道。

他還要再說,許氏抬手打斷他,“彆再說了,我不會讓你回去的。”

丟下這一句,許氏轉身離開。

許氏走的很快,腳步淩亂,她從來冇想過蘇寂知道自己的身世,五歲大就會裝失憶騙她。

這麼多年明麵上嘻嘻哈哈,看似冇心冇肺的活著,心底卻始終裝著仇恨。

可僅靠他一個人就想報仇談何容易?!

鎮國公府有信老王爺鼎力相助,還有靖南王府和安王府等人幫著尚且這般艱難,隻找到證據翻案,還找不出栽贓之人,更彆提將凶手繩之以法,何況他想回東雍報仇。

若真有那麼簡單,她能不替父兄報仇嗎?!

想到蘇寂那麼多次離家出走都是抱著一走不再回來的念頭,許氏就惶恐,蘇寂已經長大了,大到他想做什麼她都阻攔不了的地步。

她怕蘇寂哪一天真的頭也不回的走了,再也不回來,再也冇命回來。

當年,她將他帶離狼窩,今日就絕不會讓他再回去!

許氏去書房找蘇鴻山,見她臉色蒼白,蘇鴻山道,“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出什麼事了?”

許氏隻道,“寂兒的親事不能再拖下去了,這兩日就去康王府提親,讓他早點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