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秦塵開口,易星辰和白皓宇二人都是愣了愣。

這幾年和秦塵在一起,他們可是知道,秦塵的品鑒。

二人三元道體、造化帝體,可在秦塵嘴中來說,是很不凡,但是算不上很厲害。

白皓宇倒冇什麼。

但是易星辰知道,自己這體質,從小到大,受到家族多少長輩的關切。

此番離開太上仙域,易星辰就是故意的。

他知道,從他到達南天海,家族內部,絕對有長輩暗中保護。

除非他遇到生死危機,否則那些長輩是不可能出手的。

所以這次,他趁機離開,就是為了逃脫家族的庇護。

造化帝體,為何不能靠自己,走出一條通天大道來?

古往今來,哪個蓋世人物,不是靠著自己,一步一路殺出來的。

家族不給他機會,怕他折損,那他就跳出家族的庇護範圍。

這裡是三清仙域了,家族就算是想要保護,也得掂量掂量夠不夠得著。

李婉清,宗乾,以及那領頭黑衣人,能夠得到秦塵的一句誇讚,足以看出,三人都不是簡單之輩。

換句話說,李婉清,宗乾,應當都是太清仙宗核心弟子,這本身就證明二人不凡。

咚!!!

沉悶轟鳴爆發。

領頭黑衣人衣袍出現破損,可臉上的麵紗,卻始終穩穩不動,氣息更是陰沉如水。

“我今日非要看看,你到底是什麼人!”

宗乾冷哼,一步跨出,體內滾滾氣勢升騰。

霎時間,其身軀內,滾滾仙力,好似擰成一股繩一般,化作縷縷光澤,凝聚成磅礴大海般,充滿著衝殺一切的渾厚之氣。

“太清天源術!”

有太清仙宗弟子看到這一幕,激動無比。

太清天源術,乃是太清仙宗三大秘術之一。

此術是曆代太清仙宗內的仙帝仙尊大能們,不斷的推演,不斷的修改,而聞名三清仙域的奇術。

偌大的太清仙宗內,內宗和外宗加起來,足有數十萬之眾。

可真正有資格修行這太清天源術的,唯有核心弟子以及聖子聖女們。

而且,有資格,不代表就能夠修成。

現如今,聖子郜承天將此術施展出來,足以說明,這位聖子的驚人天賦。

天地之間,道道光芒,好似上天垂落的柳痕一般,散發出神聖且高深的氣息。

郜承天一人站在高空,好似天地之間誕生出一輪新月,讓人根本無法忽視。

在其千丈之外,祁氓立於原地,亦是表情肅然。

太清聖子,那是一位位天賦驚人的核心弟子之中最強存在。

祁氓心中一定,眉心火紋,立刻爆發出璀璨的炎氣。

這等炎氣,與世間火焰極為相似,可又有很多不同之處。

哪怕隔著一段距離,秦塵也感覺到一絲不同氣息。

“與自身氣血結合,天地仙氣的容納,不像是天地誕生之火,更像是燧石鑿火,猛電擊打岩塊而出的那種碰撞之火。”

易星辰和白皓宇也是抬頭看去。

隻不過二人都是玄仙境界,強大一些的頂尖九天玄仙交戰,他們便是已經無法捉摸,更彆談這等級彆的仙王之戰了。

易星辰問道:“秦先生覺得,祁氓和這郜承天,誰更勝一籌?”

“誰強誰弱,得看這二人現在拚命開始,誰能占據優勢了。”

秦塵目光看著上空,緩緩道。

白皓宇目光看去,不禁道:“冇想到,炅火族內,也有這般天資灼灼之輩。”

“當年我曾在大羅仙域內待著,遇到炎族羽族的妖孽,讓我費了好大功夫,方纔斬殺。”

秦塵徐徐道:“那等人物,成長起來,怕是仙界最頂尖的妖孽,也未必能阻攔。”

易星辰和白皓宇聽到這話,紛紛點頭。

要是換做以前,秦塵這麼說,那二人絕對嗤之以鼻,毫不在意。

可現在,二人對秦塵佩服的五體投地,對於能讓秦塵都費了好大勁的天才,絕非凡俗之輩可比。

交戰還在繼續,祁氓和郜承天之戰,完全非下方眾人可以參與的。

太清仙宗故意將那些抓住的異族當做誘餌,炅火族又豈是一點腦子都冇有?

恰恰相反。

炅火族這些年來,能夠在三清仙域內紮根立足,這本身就證明他們的非凡之處。

下方。

宗乾和那領頭黑衣人交戰還在繼續。

炅火族的眾人,也是與太清仙宗弟子廝殺到一起。

雙方你來我往,原本太清仙宗占據了優勢,可祁氓出現,卻是帶領一批好手,加入戰局。

這使得太清仙宗的弟子們,處於更大的劣勢。

四周,炅火族戰士們,殺伐狠辣,太清仙宗弟子數量,越發被動。

好在有李婉清在,看到誰不敵對手,李婉清這位入品仙君,便是會出手相助。

這樣,倒是勉強支援下來。

李婉清身影在戰場內來回奔波,看起來更是英姿颯爽,令人欽佩。

這樣下來,太清仙宗諸多弟子,倒是也能夠支撐得住。

轟!!!

突然。

相隔千裡之外。

天地上空,轟鳴聲驟然爆發開來。

恐怖的轟鳴響徹天地之間,所有人都是感覺到天地在這一刻的震動。

遠方,千裡之外,無儘光芒,騰空而起,似乎將那一片天地都是徹底炸碎了。

秦塵在這一刻,明顯感覺到,更強橫的波動,哪怕隔著千裡,也是傳遞到此處。

“仙王之上!”

看來,不止是太清仙宗和炅火族這些仙君,九天玄仙廝殺,炅火族亦有高層現身,太清仙宗也有高層。

恐怖的氣息,源源不斷爆發而出。

郜承天和祁氓二人,亦是察覺到遠方的交戰。

祁氓冷漠道:“你太清仙宗想釣魚,給你們一條鯊魚,看你們吞不吞得下!”

恐怖的轟鳴,響徹不絕。

郜承天一言不發,隻是殺向祁氓。

下方。

秦塵看著二人交戰,眉頭蹙起。

太清仙宗所抓的這批人之中,一定有人,有什麼獨特,逼迫著炅火族強者不得不來援。

會是誰?

秦塵目光,看向在場諸多身影。

直到最終,看到了溫玉澤。

他記得,剛纔祁氓出現之際,是溫玉澤差點死了的時候。

而祁氓便是出現在溫玉澤身邊的!一個玄仙,不至於一位仙王這般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