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吧,真的是一個生靈。”

眾人目瞪口呆的,顯得十分的驚訝,這種事情還是第一次見到。

寧凡也發現了這些人,將這一副棺材收起來,一個閃身離開這裡。

那個亡靈如果有靈智的話,真的要破口大罵,那可是屬於它這個亡靈的東西,結果被一個生靈給搶走了。

“那是星主級彆亡靈?”

“真的是,它似乎十分虛弱啊。”

“冇錯,一起聯手,滅了他。”

“好!”

幾位生靈一起聯手,共同殺向了那位差點被寧凡吸乾的生靈。

經過三天三夜的大戰,星主級彆的亡靈終於被眾人聯手殺死。

星主亡靈心裡苦啊。

麵對這些螻蟻一般的生靈,它抬手就能捏死一大片。

結果自己被前輩那該死的生靈給吸乾了,一點死氣都冇有,還把棺材搶走了。

導致無法恢複死氣,一位堂堂的星主級彆生靈就這麼憋屈的死在螻蟻的手中。

當最後的死氣被斬滅,沉睡在這裡的星主級彆亡靈紛紛睜開了眼睛。

此時,當一個星主級彆亡靈甦醒的時候,見到眼前是一個笑嗬嗬的生靈。

“吼!!!”

亡靈遇到生靈那就是絕對的死對頭。

死氣沸騰而起,直接撲向了寧凡,但是下一秒亡靈就覺得眼前的生靈笑得比他還要恐怖。

三個時辰左右。

這裡的死氣全部被寧凡吸收乾淨,正在啃著棺材板吸收精純的死氣。

在他的麵前躺著一句乾癟的枯骨,那一對牙齒正在打顫,不知道是生氣還是什麼。

寧凡將最後一塊棺材板吃完,吸收掉死氣。

然後一腳將這個牙齒打顫的亡靈踢飛,自己打了一個飽嗝。

“不錯不錯,照這樣下去,在吸收一百來個亡靈的死氣,自己一定能夠踏進宇王初期。”

未來的幾天裡麵,寧凡不斷的尋找這些沉睡的亡靈。

將死氣全部吞噬掉,至於那些半死不活的亡靈則是隨手拋棄。

整整一個星期,寧凡正在飛行的時候,發現自己手臂傳來劇烈的疼痛。

忍不住的凝眉,落在一處小山丘上,將袖子提起來。

赫然發現自己左手手腕出現了一大片的黑色痕跡,正在往外散發著死氣。

“不會吧,我竟然死氣腐蝕了?”

“不過這似乎不是死氣腐蝕,而是自己似乎要成為亡靈了。”

寧凡心頭巨振啊,在吸收死氣下去,自己突破宇王境界的時候,自己也會成為一尊死亡。

“不行,得想辦法解決掉。”

左思冥想下,寧凡將自己另外一具次身演化出來,除了還在輪迴組織那一道次身外。

眼前的這一道次身很少用,自己或許可以......

說著,次身開始吸收寧凡的死氣,漸漸地身上的黑色痕跡消退。

次身則是散發著一股股濃鬱的死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