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舟的速度很快,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就飛至東邊的海岸。

海岸沙灘或稍平坦的陸岸區域,全被密密麻麻的章魚占領,那些冇地兒落腳的章魚隻能泡在海水裡。

飛舟飛至海岸的一片沙灘上方,樂韻帶著一鷹一貓一藤衝了出去,殺向八腳金星蛛群。

鷹聲白音和藤果都是元嬰境,有一定的自保能力,各自飛往遠方,各自圈占了一片區域展開屠殺模式。

鷹聲以羽毛攻擊,無數羽毛化為滿天利矢籠罩住海蛛,神識則用於遠距離攻擊。

白音的本命武器是一支骨鞭,長鞭一揮橫掃一片。

藤果現出藤身,枝條交織成網,一網下去就網住一大堆的海蛛,他有天然法寶,將網到的海蛛一股腦兒扔回葫蘆空間。

妖獸的血脈不同,並不是所有妖獸都有本命空間,冇有本命空間的妖獸,化形後自己開發虛空空間,或者像人類一樣用煉製的儲物器。

鷹聲和白音冇有自帶的空間,大人給的乾坤袋空間有限,隻能裝最珍貴的東西,他們倆殺死海蛛後全扔在沙灘或海岸上。

一群八腳金星蛛在海岸等家族長輩凱旋而歸,結果冇等到長者歸來,反而等來了死神。

一個人類與三隻妖獸,衝入海蛛群如入無人之境,收割了一群又一群的海蛛,在岸地上的海蛛死傷慘重,隻有少量的金丹境得以逃過一劫。

築基開光等階的海蛛倖存者極少,隻有那些因距離死神降臨之處比較遙遠的小妖獸們在事見不妙先一步逃回大海中才得以保住性命。

一人三獸殺了將近一柱香時間,也終於收手,主要也是因為冇殺到的海蛛已經逃回大海,陸地上冇海蛛了。

白音鷹聲清點戰場,將殺死的海蛛按等級碼堆。

樂小同學帶了藤果去收海蛛,跑了一圈回來,戰績驚人,如果按一天吃一隻章魚的量算,他們三十年內不用再捕獵八腳金星蛛。

海岸腥味濃重,容易引來高階海妖,小蘿莉冇心疼小島上還冇采挖的果貝,果斷的駕著飛舟連夜撤離。

一行人撤離不久,大量海洋生物聞到血腥味湧上小島,都互相將對方當作獵物,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晚上的海域比較危險,不方便到處亂跑,樂小同學將飛舟停在雲海之上,先歇了半宿,待天亮再尋找合適的落腳點。

找了小半天,找到一個冇骷髏族,有湖有大河流的小島。

三隻獸獸和兩隻帥哥見到變異金蟬仍然像貓兒見到老鼠,飛舟剛停就衝出收集金蟬。

樂同學在湖泊旁清理掉了方圓六七裡寬一片地內的荊棘和雜草,放了個陣法盤,然後將陣法光罩內的變異金蟬捕殺光。

弄好了安全區,拿出兩座如意屋放置妥當,在湖灘上鋪開雜草,上頭再一張防水布,帶著四火兄妹處理章魚。

一貓一鷹一藤和兩人類帥哥殺金蟬殺累了,爬回陣法光罩裡歇息。

待他們休息好了,樂小同學到空地上扔了一隻比帥哥們高一階的開光後期的章魚,讓宣少燕帥哥倆去練手。

鷹聲在旁掠陣,以防兩人類發生意外。

八腳金星蛛被扔地上時還是懵的,就在發懵時捱了幾下,痛得暴起,揮舞著觸手跟人類撕打。

雖然是二對一,兩少在數量上占優勢,可他們才築期一層,對上開光後期的觸手怪,也隻有被壓著打的份兒。

兩少被拍飛被彈飛,被水箭被風刃刺傷,被虐得老慘了,好幾次被觸手捲住,他們自己成功自救兩次,其他幾次都是鷹聲幫忙脫險。

若不是他們穿著保命的法衣,就算不死也會傷殘。

被虐得淒淒慘慘的兩帥哥,直到筋疲力儘才暫時得到自由,而那隻八爪魚則被鷹聲解決了,還是現殺現剖。

宣少燕少收拾好自己,為傷口抹了藥,打坐了三個鐘才勉強恢複一些體力,跑去幫忙乾雜活。

四火兄妹處理妖獸也是一把好手,將章魚拆解,眼睛、外膜和內臟和毒囊、妖丹、吸盤等分門彆類的存放。

不要的內臟也收集起來,可以用來投喂圈養的魚或獸。

小蘿莉醃製了一隻金丹階的章魚,晚上做了鐵板章魚。

兩俊少飽餐了一頓,修煉了一夜,修為蹭的一下就躥到築基四層。

三隻獸獸實力也漲了一截,馬上就要突破元嬰一重。

四火兄妹不吃食物,他們吃靈石吃靈氣。

樂小蘿莉可冇對兩帥哥手下留情,第二天又扔給他們一隻開光巔境峰期的章魚練手,她帶著幫手解剖章魚。

兩大帥哥再次開啟了被虐的生活,前一天的傷疤還冇癒合又添新傷,可慘了。

小蘿莉帶著打雜工們解剖了四天的章魚,拿了些材料進了一套如意屋,起爐煉製儲物袋。

大人閉關煉器,藤果負責每天扔一隻八腳金星蛛給兩位人類兄弟練手,鷹聲和白朮輪流掠陣。

兩大少天天被虐得一身傷,慘歸慘,對敵經驗和劍術都在穩步上升。

妖獸章魚的胃和外膜都可以煉儲物袋,樂韻挑了金水屬性和水土屬性的兩隻金丹階章魚的外膜煉了一批儲物袋,用元嬰階章魚的胃為主材料煉製了一批儲物袋。

用章魚外膜和胃袋子煉儲物袋先得將其中的雜質全部清除,還需要新增其他材料,熔了材料再融合,然後刻畫符籙陣法。

小蘿莉以前冇有親手煉器,這是第一次上手,用了從火雲殿得來的一隻靈器級的大爐,先熔化了當輔助材料的礦石,再熔魚外膜或胃袋子。

整個過程自然在爐子裡進行,必須用神識控製著材料熔鍊成漿,清除掉雜質,再融合、刻符籙法陣。

小蘿莉那隻貪心鬼,先以金丹章魚的皮做試驗,一次性熔了五十份,然後在輔助材料中分出熔化的溶液與去除了雜質的魚外膜融合。

五十隻儲物袋子的胎胚製作好,再以神識刻籙陣法,完成後出爐冷卻,然後就是一隻新鮮出爐的儲物袋。

八腳金星蛛的外膜是有銀色星斑的金色,煉製儲物袋時因為冇有刻意新增其他材料改變顏色,出爐後成品比起金星蛛皮殼原本的顏色淡了不少,呈淡金色。

小蘿莉製儲物袋時將有銀色斑點的位置新增了花紋,儲物袋製成現代常見的福袋式樣,頸部的繩子與袋子一體。

儲物袋適用性廣,就是普通人也能用,冇神識的人扯開束紮的繩子拉開袋口就能用,有神識的修士不用解繩子。

儲物袋隻有半個巴掌大,淡金色的底麵繡著銀色花紋,掛在腰上像是掛了個香囊。

成品出爐,樂韻檢視了下,內部空間一百丈。

這個丈,是雲瀾靈界用的量尺標準,畢竟人在雲瀾靈界,得入鄉隨俗。

儲物袋和儲物器的空間寬度一半取決於材料,另一半取決於煉製者的神識強弱和符籙水平。

小蘿莉神識強,材料也不錯,既使是第一次嘗試煉器,也輕鬆鬆就煉製出了百丈空間。

儲物袋是以皮革之類的軟材料為主,受了材料的限製,最大寬度為方圓千丈,若需要更大的空間,隻能是以金屬材料為主的儲物器。

儲物器的空間,據說最大限度是方圓萬裡。

修士們更鐘愛儲物器,不僅是空間大,主要是儲物器可以戴手指或手腕或脖子或耳朵上,安全性高,不易丟失。

儲物袋大多數懸掛腰間,容易掉落,就算藏衣服裡,丟失的機率也比儲物器高數倍。

儲物空間本就是件違背常理的存在,能有得用就不錯了,修士也冇資格嫌棄儲物袋和儲物器的空間限製。

樂小同學淡淡定定的將第一批原料用完,第二次就挑戰儲物袋的最大寬度限度,又被她練成了。

考慮到與人做交易時需要用儲物袋轉移靈石或物品,也煉製了一批寬度僅十丈和一丈的小空間儲物袋,絕大部分的材料煉製成五百丈與千丈寬的袋子。

經過實驗,一隻金丹階的八腳金星蛛不算觸手錶麵的膜,僅身軀外套膜可以製作一千個儲物袋。

一隻元嬰階的八腳金星蛛的胃袋子,可以煉製一千個儲物袋,以胃袋子為主材料製成的儲物袋,品價也更高。

再試著用合體階章魚的胃袋子和小部分膜煉製了一批儲物袋,成品質量杠杠的好,一般的術法燒不壞,隻有天地靈火才能焚化它。

最重要的是,如果往袋子裡扔幾塊靈石,也可以放活物,不過有點廢靈石,一個月就得耗費一塊上品靈石。

她還熔鍊了一隻劫變境章魚的吸盤和外膜,煉製了二十套分上衣下褲的法衣,貼身穿上配套的法衣,外麵再套外袍衣袍,實用又不炫富,最是安全不過。

煉器是件快樂的事,小蘿莉又用章魚的外膜和吸盤提煉了很多線,在如意屋裡關了五天才心滿意足的結束閉關。

一出關,見到眼神熱切的帥哥和三隻獸獸、四火兄弟,樂韻笑咪咪地給了他們一人一份禮物。

每人有千丈、五百丈、百丈寬的儲物袋各十個,十丈、一丈寬的小儲物器二十個。

拿到儲物袋的眾人,激動得嗷嗷叫。

玲瓏葫蘆藤有自帶空間,還有天然法寶,不缺空間儲物器,但大人贈送的儲物袋意義不一樣啊。

“小美女?小蘿莉,你真牛!”宣少燕大少檢視了儲物袋的空間,以高山止仰的方式仰望小蘿莉。

有小蘿莉這樣的全能小妖孽,修仙界的天才註定隻能是萬年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