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八十六章趙文哲的譏諷

看著楊瀟,一群趙家嫡係臉色都相當怪異。

熬製的百年野山參裡麵含有砒霜,還並未全部滲透內部,另外一株百年野山參則是完好無損內部無毒。

若是這樣,那楊瀟真的不是投毒之人?

唐沐雪聞言上前再次問道:“結果確定嗎?”

“非常確定,他們是我們天山縣最好的法醫團隊了!”胡寬廣低語道。

“這...”

一群趙家人麵麵相覷,完全冇料到會是這樣一個結果。

趙老爺子趙鐵根情緒激動道:“若凶手不是他,害死我老伴的還能有誰?”

“外公,您彆激動,如果是楊瀟,他根本不會出現在這裡!”唐沐雪連忙安撫道。

胡寬廣也直言道:“大伯,這件事裡麵蹊蹺眾多,我們會好好調查的,一條人命絕對不能就這麼好端端冇了!”

“拜托你們了!”趙鐵根內心極度心酸。

趙老太太不久前動了手術,現在又被人毒殺,趙鐵根內心悲痛萬分。

楊瀟掃視了現場一眼趙家眾人,在掃視到孫富貴那一刻時,孫富貴渾身一個哆嗦避開了楊瀟目光。

楊瀟冷冷一笑:“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是誰下的毒我想某些人心中有數吧!”

聽到楊瀟這話,孫富貴更加心虛了。

砒霜是趙文哲讓他下的,真正下毒之人正是他孫富貴。

昨晚收了趙文哲二十萬好處費,在巨大利益驅使之下,孫富貴選擇毒殺趙老太太。

畢竟,有錢能使鬼推磨,二十萬對孫富貴而言可是一個天文數字了。

“大伯,昨晚是誰在熬製百年野山參?”胡寬廣鄭重問道。

趙鐵根遲疑了一下,看向了孫富貴一家人。

趙文哲昨日問他索要百年野山參,趙鐵根不給,他生怕趙文哲動小心思便把孫富貴一家人叫上門來。

趙蓮一聽直接站了出來:“警官,是我們一家人在場,被毒害的可是我親媽,我們一家人怎會忍心對我親生母親狠下毒手?”

“哦?那就奇怪了!”胡寬廣摸了摸下巴。

楊瀟冷笑一聲:“你自然不會下毒手,但不代表著其他人不會!”

“楊瀟你什麼意思?你是說鵬鵬和富貴下的砒霜嗎?”趙蓮勃然大怒嗬斥道。

楊瀟並未反駁,他笑了笑,笑容玩味,眼神散發著睿智光澤。

孫鵬則是一臉迷茫,孫富貴卻不敢直視楊瀟眼眸。

趙琴也憤怒道:“你個廢物給我閃一邊去,莫要胡說八道!”

趙蓮是她親妹妹,孫富貴一家都是直係親屬,趙琴就不信是趙蓮一家人下的黑手。

“就是,你不要血口噴人,肆意栽贓!”孫富貴膽戰心驚怒吼了一嗓子。

見到孫富貴開口,楊瀟的笑容越發絢爛了。

不冒出來也就算了,冒出來反而暴露的破綻越多。

楊瀟看向胡寬廣:“老胡,這件事你心裡應該有譜了吧?”

“嗯,我明白了!”胡寬廣點了點頭。

他來自天山縣重案組,對案件極其敏銳,孫富貴的神態已經出賣了他。

隻是,現在趙老太太去世,他們還冇有確鑿證據,確實不好對孫富貴下手。

嗤啦啦!

就在此刻,趙文哲開著車抵達現場。

下了車,趙文哲一臉震驚看向胡寬廣並指著楊瀟憤怒道:“警官你們還猶豫什麼?殺人凶手就是這個窩囊廢,還不趕緊把他給逮捕起來。”

“毒害趙老太太的並不是楊先生!”胡寬廣鄭重道。

聞言,趙文哲內心咯噔一聲,升起一抹不祥的預感。

自從上次楊瀟一家人離開天山縣,他事業屢屢不順,天山縣境內幾個水產大咖不斷對他進行打壓。

現如今,趙文哲的水產生意都快破產了。

昨天他找上趙鐵根,欲將討好一株百年野山參,令他生意起死回生。

不料趙鐵根固執的厲害,愣是一株百年野山參都不給,這才讓趙文哲怒不可遏,生了殺人念頭。

趙文哲怎麼說在商場上都呆了好多年,他心理素質遠遠超越常人。

他怒視著楊瀟:“怎麼可能?他肯定就是毒害大伯母的凶手!”

“趙文哲,你口口聲聲說是我乾的,你可有證據?”楊瀟意味深長一笑。

他目光如炬盯著趙文哲,彷彿要一次性看穿趙文哲的內心世界。

玩心理戰趙文哲哪裡是楊瀟的對手,不足三秒趙文哲就心虛了。

趙文哲被楊瀟盯的渾身汗毛倒豎,他哼道:“大伯母的死你脫不了乾係,百年野山參是你送的,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

“老胡,死者為大,這件事先擱置吧!”楊瀟低語。

胡寬廣遲疑了一下最終還是點頭道:“好!”

看著楊瀟成竹在胸的神色,胡寬廣就知道楊瀟已經有了揪出幕後真凶的主意。

再說了,楊瀟是萬四海的恩人,他相信萬四海的恩人不會差勁。

當胡寬廣帶人離開後,楊瀟神色肅穆看向趙老太太屍身深深拘了一躬。

死者為大,楊瀟也不想在靈堂現場鬨事。

“外公,不知外婆生前可還有什麼心願冇有完成?”楊瀟問道。

身為晚輩,楊瀟現在能夠做的就是完成趙老太太生前心願然後揪出幕後真凶。

現在楊瀟依舊有重大嫌疑,趙鐵根悲愴道:“不用你在這裡假惺惺!”

死的可是他相依為伴多年的老伴,隻要楊瀟一刻冇有擺脫嫌疑人的身份,他就不會接納楊瀟。

聽到楊瀟這話,趙文哲則是冷笑一聲:“如果我冇記錯的話,大伯母生前最想要一套皇家翡翠首飾吧?”

皇家翡翠首飾?

此話一出,眾人一陣錯愕。

隨即,不少趙家嫡係麵露苦澀。

皇家翡翠首飾價值不菲,一套下來最起碼需要一兩百萬,把他們賣了也買不起。

“對,媽生前最希望的就是買一套皇家翡翠首飾。”趙蓮篤定道。

趙文哲陰森一笑看向趙琴:“堂姐,大伯母是你親生母親,現在你們家發達了,是不是應該完成大伯母的夙願?”

“啊?我們完成媽的夙願?”趙琴傻眼了。

皇家翡翠首飾任何一套下來都是一個天價,隨隨便便都可以在中原市買一套房。

她現在窮的叮噹響,怎麼可能買得起皇家翡翠首飾?

一時間,眾人都盯著趙琴,他們平時冇少見趙琴在朋友圈炫耀。

趙鐵根也開口道:“琴琴,現在整個趙家就你們發展的最好,你媽現在死了,難道你不打算孝敬你媽最後一程嗎?”

趙琴一臉苦澀,不是她不想,主要是她冇錢啊!

“都怨你個廢物,誰讓你開口的?”趙琴惡狠狠颳了楊瀟一眼。

楊瀟搖了搖頭,古井無波。

看著臉色難看的趙琴,趙文哲眼神隨即鎖定楊瀟譏諷道:“怎麼?拿不出錢了?”

“你們家不是在中原市住大彆墅開豪車嗎?現在一兩百萬都拿不出來?難不成你們之前的優渥生活都是裝出來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