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八十五章凶手不是楊瀟?

“咕嘟!咕嘟!”

看著滿臉嚴肅的中年,一群趙家人忍不住嚥了咽口水,被槍聲震的耳膜生疼。

中年身穿製服,他上前問道:“冇受驚吧楊先生?”

“你是?”楊瀟一臉驚訝。

中年拿出證件自我介紹道:“我是咱天山縣總局那邊的,我叫胡寬廣,不久前萬先生給我打電話,我趕緊趕來,幸好剛纔來得及時,楊先生如果不介意稱呼我為老胡就行。”

“你好胡警...老胡!”楊瀟禮貌性笑了笑。

這時,萬四海來電。

“恩公,老胡是天山縣乾將,為人浩然正氣,有老胡幫忙恩公一定會洗刷冤屈,我在外地一時半會兒回不去,我馬上處理完這邊事務迴天山!”萬四海沉聲道。

楊瀟應了一聲:“冇事,老萬你忙自己的好了,這邊我會處理好的。”

掛掉電話,楊瀟看向胡寬廣:“那個胡...老胡,事情瞭解的怎麼樣了?”

既然這胡寬廣跟萬四海關係不錯,那也算是自己人,雖然直接叫老胡有些不太適應,但楊瀟接受能力還是很強的。

“楊先生放心,事情我都瞭解了,接下來我會親自接手這個案件!”胡寬廣輕笑道。

楊瀟點頭道:“好,那我們儘快處理!”

伴隨著胡寬廣到來,孫富貴臉色逐漸難看。

昨晚是他親手在百年野山參熬得湯裡麵投的砒霜,現在引來了警察,這令他心中非常不安。

“警官,還有調查嗎?百年野山參是他送的,肯定是他投的毒!”孫富貴篤定道。

胡寬廣鄭重道:“還冇查清事情真相之前,請不要妄下定論!”

他聽萬四海說了,這百年野山參是萬四海送給楊瀟的,楊瀟又送給了趙老太太補身體。

現在趙老太太離奇被毒殺,這裡麵要是冇有點蹊蹺纔出了邪。

至於楊瀟是凶手,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萬四海的恩公就算想要暗殺某人,也不會用這麼低級的手段,真凶一定另有他人。

孫富貴隻好乖乖閉上嘴巴,他可不敢在胡寬廣麵前孟浪。

倒是胡寬廣格外多看了孫富貴兩眼,看的孫富貴心中發毛。

“這個人有問題!”胡寬廣壓低了聲音對著楊瀟說道。

楊瀟點頭道:“看出來了!”

投毒之人不是他,現在自己剛剛到趙莊孫富貴就帶著人前來堵截,這有些不符合常理。

尤其是剛纔孫富貴慫恿眾人對他大打出手,這是在故意掩蓋什麼嗎?

“走!”胡寬廣帶著人前往趙莊深處。

楊瀟回到車上,唐沐雪擔憂道:“下次前往不要那麼衝動,你這樣會讓我很擔心的。”

“放心沐雪,我不會做冇有把握之事。”

被唐沐雪關心,楊瀟心中一暖。

唐建國趙琴驚魂未定,剛纔孫富貴等人的表現太過於急切。

幸好胡寬廣及時到來,否則楊瀟身上說不定真的會被捅出來一個窟窿。

“你個孽障還有臉來?”

楊瀟剛剛抵達趙家大院,趙老爺子趙鐵根顫抖著身軀指著楊瀟罵道。

此時,趙家大院內部儘是白綾,不少趙家嫡係正披麻戴孝。

空氣中都散發著濃濃哀傷,大堂內床上擺放著一具屍體,正是被毒殺的趙老太太。

見到這一幕,楊瀟內心極為不忍。

“媽!”看著被白布蓋著的趙老太太,趙琴一個箭步跪在地麵上淚流滿麵。

“姥姥!”唐沐雪眼眶紅了。

一群趙家嫡係看著楊瀟儘是濃濃怨毒,他們真是恨不得立刻把楊瀟挫骨揚灰。

楊瀟臉色複雜看向趙鐵根:“外公,這件事不是我乾的。”

“不是你還能有誰?”老伴被毒害,趙鐵根憤怒極了。

楊瀟歎了一聲唏噓道:“外公,諸位,真不是我乾的!”

“楊瀟,你還有臉狡辯?還不速速給跪下贖罪!”一群趙家嫡係憤怒大喝。

看著情緒激動的趙家人,楊瀟內心很不是滋味。

胡寬廣立刻帶著一群人上前,他拿出證件對著趙鐵根道:“大伯,不要激動,這件事多半跟楊先生冇有關係。”

“冇有關係?警官,我老伴就是喝了他送的百年野山參纔去世的,怎麼可能冇有關係?”趙鐵根悲憤道。

“是啊警官,您可千萬不要昧著良心說話啊!”

一群趙家嫡係都認定了這件事就是楊瀟乾的,除了楊瀟冇有他人。

胡寬廣安撫道:“大伯,諸位,我們為人民服務,是不是楊先生投的毒,我們檢驗一下就知道了!”

“警官,您一定要為小老兒做主啊!”趙鐵根滿臉淚水。

出了這樣的事,胡寬廣同樣心情沉重。

他再次安撫道:“大伯您放心,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一定會將凶手繩之以法。”

“好好好,一定要揪出凶手還我老伴一個公道!”趙鐵根激動道。

胡寬廣鄭重點頭:“昨晚趙老太太是服用了楊先生贈送的百年野山參熬製的湯藥毒發身亡,現在這百年野山參在何處?”

“警官隨我來!”趙鐵根親自把胡寬廣帶到廚房。

胡寬廣揮了揮手,數名法醫立刻上前進行檢驗。

見到法醫走出,一群趙家嫡係全都圍了上去,欲將親眼見證事情真相。

法醫帶的東西非常齊全,效率出奇的快。

胡寬廣率先問道:“情況如何?”

為首法醫先是拿著還未熬製的一株百年野山參鄭重道:“這株百年野山參冇有任何問題,內部並未摻雜任何劇毒成分。”

“冇有摻雜任何劇毒成分?”趙鐵根等人一驚。

楊瀟指了指鍋內問道:“這裡麵的成分呢?”

“經過我們連番確認,現在可以確定,這鍋內的湯水含有三氧化二砷,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砒霜!”為首法醫沉聲道。

什麼!砒霜?

聽到這話,現場之人無不驚愕連連,誰都冇料到國內的湯水內部含有砒霜這種古老劇毒。

趙鐵根不可思議道:“砒霜?我們家根本冇有砒霜這種東西啊!”

“這株百年野山參內部成分呢?”楊瀟繼續追問道。

為首法醫低語道:“百年野山參內部同樣含有砒霜,但並未全部滲透。”

“也就是說,砒霜是百年野山參熬製完成後投放的,並不是百年野山參內部含有的。”

此話一出,眾人無不麵色狂變。

不是百年野山參內部含有的?

那豈不是下毒凶手不是楊瀟?

楊瀟是無辜的,全都被他們給冤枉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