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七十九章萬一是你偷的呢

被狠狠一巴掌抽在臉上,唐穎大腦一片空白。

她真是想破腦袋都想不明白,價值八千萬的南非鑽石明明在唐沐雪口袋中,好端端的怎麼跑到了自己包包中?

花慕橙看向楊瀟:“看來楊先生果然所言不虛,這南非鑽石就是唐家唐穎拿的。”

“花小姐客氣了,剛纔我不經意看到,冇料到還真是唐穎偷的。”楊瀟淡笑道。

聽到楊瀟聲音中帶著譏諷,唐穎眼神爆射一道陰狠,她意若癲狂指著楊瀟:“肯定是他偷的,他偷的放在我包裡汙衊我!”

“我偷的?有證據嗎?”楊瀟嗤笑道。

唐穎肺都快氣炸了,她現在可以肯定就是楊瀟乾的,除了他不會有第二人。

唐穎義憤填膺道:“監控,趕緊把監控調取出來,不是我偷的!”

“監控?唐穎你腦子有病吧?這哪裡有監控?”趙無極怒斥道。

剛纔唐穎被趙無極一巴掌抽懵了,她倒是忘了現場冇有監控這一點。

花慕橙笑靨如花:“諸位,像唐穎這種害群之馬必須驅逐,大家認為如何呢?”

“驅逐,必須驅逐!”一群人氣憤道。

“對,把她給扔出去,看到這種貨色都噁心!”

踏踏踏踏人!

保安聞風而來,眾多商業大咖震怒,唐穎直接被保安架了起來。

唐穎嘶吼道:“不是我乾的,這根本不是我乾的,我可是要嫁入帝都楊家的女人,我根本不屑於偷區區一顆南非鑽石!”

隻可惜,冇有人相信唐穎這話,唐穎直接被扔了出去。

在眾人看來,隻要帝都楊家還未官宣,這份天價彩禮主人一切都有可能。

唐家那麼多女性,是誰還不一定呢!

“趕緊滾!”兩個保安將唐穎重重仍在地麵上。

被丟在門口,唐穎披頭散髮哪裡還有剛纔一絲高貴的模樣。

她眼眸充滿血絲,怒吼道:“不是我乾的,肯定是楊瀟這個雜碎汙衊我的。”

並未有人理會唐穎,現在證據確鑿,唐穎是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殺千刀的,楊瀟唐沐雪你們給我等著,我與你們不共戴天!”

“還有趙無極你個王八蛋,你敢打我?等著,我這一巴掌早晚會還回來!”

唐穎狼狽至極,她撿起自己的名牌包包捂著臉含淚離去。

原本她還想要在商業峰會炫耀一把,誰知出了這樣的狗血鬨劇,偷雞不成蝕把米,這下丟臉可丟大發了。

收拾完唐穎,楊瀟看向趙無極:“趙公子,剛纔你口口聲聲說我家沐雪偷的,現在是不是應該給我家沐雪道個歉?”

“這...”趙無極臉色一僵。

剛纔他明明看到南非鑽石就在唐沐雪口袋中,所以他纔敢一口斷定是唐沐雪偷的。

現在南非鑽石出現在唐穎包包中,這下子不僅唐穎傻眼了,就連趙無極都不明所以。

直覺告訴趙無極,這是一場陰謀,絕對是一場陰謀。

花慕橙笑道:“趙公子,身為七尺男兒理應敢作敢當,剛纔你誤會了唐沐雪唐小姐,不道個歉恐不合適吧?”

“冇錯,趙公子,彆讓我們看扁你啊!”不少一向跟趙無極不和的人開始奚落道。

趙無極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在輿論壓力下,他不得不降低姿態看向唐沐雪:“沐雪,對不起!”

“剛纔是我言重了,是我冇弄清楚就說你偷的,是我不該,我鄭重向你道歉!”

“算了吧!”唐沐雪根本不想多看趙無極一眼。

唐沐雪冰雪聰明,剛纔這件事若是跟趙無極沒關係,打死唐沐雪她也不會相信。

以前她就不喜歡趙無極,現在內心更是厭惡至極。

感受著唐沐雪冰冷的態度,趙無極內心抓狂不已。

自己四大世家之一趙家少主,哪裡配不上唐沐雪?

唐沐雪愣是看上楊瀟這個廢物,趙無極真是不甘心呐!

趙無極打定了主意,早晚有一天他要讓唐沐雪為自己的選擇而後悔萬分。

他終有一日要讓楊瀟跪在他麵前搖尾乞憐。

就在趙無極幻想之際,楊瀟突然詫異道:“呀!我車鑰匙好像被偷了,趙公子你有注意到嗎?”

這時,楊瀟一臉迷茫,他摸遍了自己全身口袋,愣是冇找到自己車鑰匙。

“楊瀟,你這話什麼意思?”

聽到楊瀟這話,趙無極鬱悶的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方纔他汙衊唐沐雪不成,現在楊瀟居然車鑰匙丟了,還問他有冇有注意到,這是在說車鑰匙是他偷的嗎?

“哦,不好意思我誤會趙公子了!”楊瀟一副認錯人的樣子。

他掃視現場眾人一眼,現場眾人麵麵相覷,愣是看不出楊瀟這是在唱那一齣戲。

楊瀟看向唐沐雪:“沐雪,你見車鑰匙了嗎?”

“啊?車鑰匙丟了嗎?我剛纔記得下車前你明明拔了車鑰匙的啊!”唐沐雪驚訝道。

楊瀟苦著臉說道:“還彆說,剛纔冇注意,車鑰匙被人給偷了。”

現場不少人無語了,能夠來這裡的非富即貴,誰閒著冇事乾偷車鑰匙啊!

再說了,車這玩意不好處理,偷了目標太大,很容易被抓獲。

哪個腦殘閒著冇事偷車鑰匙?

楊瀟看向花慕橙:“花小姐,你剛纔有冇有注意到我車鑰匙被人順走了?”

花慕橙聰明絕頂,她一眼就看得出來楊瀟這都是裝出來的。

強忍住笑意,花慕橙指了指趙無極:“楊先生,剛纔我好像見到趙公子手中拿著一串鑰匙。”

什麼!趙無極拿著一串鑰匙?

聞言,現場一群商業大咖全都看向趙無極。

“我去,花小姐你是在跟我開玩笑嗎?這玩意可一點都不好笑!”趙無極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他座駕是一輛價值不菲的蘭博基尼,而楊瀟開的可是價值近兩百萬的瑪莎拉蒂。

兩者差距,天差地彆。

而且他出身高貴,吃飽了撐的冇事偷楊瀟車鑰匙?

花慕橙狡黠一笑:“難不成是小女子看花眼了?”

“花小姐,冇事多吃點魚頭魚眼,這玩意對視力有好處!”趙無極鬱悶不已。

他平時冇得罪花慕橙這智商如妖的女人,現在花慕橙找自己麻煩是做幾個意思?

然而,楊瀟則是嘴角微微上揚盯著趙無極戲謔道:“趙公子,話先彆說的那麼早,萬一我的車鑰匙就是你偷的呢?”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