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六十八章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楊...楊瀟?”見到闖入之人,田祿老臉一陣抖動。

尤其是見到楊瀟把王澤給抓了起來,田祿內心咯噔一聲,升起一抹不詳預感。

看到宮洺、柳江河、古帥這些中原市赫赫有名的人物,田家少主田振興身軀頓時僵硬,臉上浮現一抹恐慌。

“父親,這...這...”田振興急促道。

田祿雖然內心震撼,但他出手之前已經做好了萬全之策,他看向兒子田振興:“冇用的東西,慌什麼?”

想到他們已經提前做好了準備,田振興嚥了嚥唾液,強忍住慌亂。

“田家主,看來田氏醫藥集團是準備要向雪瀟集團正式開戰了對嗎?”楊瀟眼眸陰冷道。

田祿渾然不怵,他嗤笑一聲:“楊瀟,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反觀你們,大半夜闖入我田家府邸,難道就不怕我們報警把你們全部抓起來嗎?”

“明人不說暗話,田祿,這次雪瀟集團下毒是你們田家一手操控的吧?”宮洺黑著臉看著田祿。

被宮洺責問,田祿有些心虛,他可不敢在宮洺麵前大呼小叫。

宮家終究是中原第一強族,資產數百億,遠超他田家十幾倍,若是他膽敢在宮洺麵前放肆,不用楊瀟出手,宮家一旦震怒,整個田家分分鐘在中原市混不下去。

令田祿鬱悶的是,這件事怎麼把宮家給牽扯進來了。

他知道宮家與雪瀟集團有醫藥合作,但隻是小批量,卻冇料到宮家竟為這事強出頭。

田祿強擠出一抹笑意:“宮先生,您是不是對田家有什麼誤解?”

“我田氏醫藥集團雖說現在被擠到了第二,但我們田家一向光明磊落,正常商業競爭,根本不會用下三濫手段。”

宮洺臉色陰寒,他在中原市這麼多年,自然知曉這田祿是一隻老狐狸。

冇有確鑿的證據,這老狐狸肯定會把罪責推卸的一乾二淨。

楊瀟龍五等人紛紛冷笑,事到如今,就算是豬都知道是田家乾的。

楊瀟質問道:“既然如此,那你剛纔在做什麼?詆譭我雪瀟集團?”

“詆譭?”田祿一愣,隨即玩味道:“楊瀟,你不叫詆譭,這叫正常的商業競爭。”

“現在你雪瀟集團醫藥出了問題,我田家隻是對媒體澄清一個事實,我田家說的都是大實話,怎能叫詆譭呢?”

楊瀟嗤笑不已,這田祿還真是說著謊話不臉紅。

“田家主,具體細節我根本不用多說,王澤,這件事是不是田家主讓你乾的?”楊瀟沉聲道。

王澤都快嚇破了膽,他指著田祿道:“對對對,楊先生,都是這老東西讓我乾的。”

“王主任,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確定是我讓你乾的?”田祿皮笑肉不笑戲謔道。

王澤一臉驚悚,他現在隻想令楊瀟滿意,減輕對自己的處罰。

若是楊瀟不滿意,他真的要牢底坐穿,一輩子都甭想重見天日。

王澤鎖定田祿篤定道:“田祿就是你個老王八蛋讓我乾的,現在你不僅害了雪瀟集團,還把我給坑了。”

“是嗎?”田祿譏笑道。

他內心對王澤鄙夷到極致,真是冇有一點骨頭的東西,居然事情這麼快就敗露了。

若不是他提前部署好了一切,這次肯定要被王澤連累。

王澤對著楊瀟倉皇道:“楊先生,就是這老犢子讓我乾的,他先給我三千萬,隨後又給了我三千萬,就是他讓我在雪瀟集團生產原料裡麵下毒的,都是他,我也是鬼魅心竅著了這老犢子的道!”

“事已至此,田家主你還有何話要說?”楊瀟正色道。

在一切證據麵前,任由田祿狡辯都是蒼白無力的。

田祿玩味道:“是嗎?既然他說我前後給他六千萬,那就讓他出示一下證據!”

“王澤,證據呢?”龍五沉聲道。

田祿囂張的態度將眾人全部激怒,他們今晚勢必要將田祿繩之以法。

王澤連忙道:“第一筆三千萬資金是支票,第二筆資金是直接彙入賬戶!”

隨後,王澤迅速將支票拍攝照片和銀行轉賬記錄全部提交了出來。

兩筆資金上麵顯示的全都是“浩瀚集團”,根本不是田氏醫藥集團。

也就是說,這筆錢不是來自田家內部,而是田祿提前找好了人辦理了相關手續。

楊瀟挑了挑眉:“浩瀚集團?”

資金來源不是田家,這令楊瀟十分意外,這田祿還真是老謀深算啊!

龍五迅速進行人肉搜尋,很快鎖定浩瀚集團。

“浩瀚集團不是國內企業,而是海外的一家空殼公司,專門為人提供便利服務的。”龍五沉聲道。

聽到這話,楊瀟臉色有些難看,他知道這下子想要獲取證據不容易了。

冇錯,田祿以防萬一特意找了一家海外信譽空殼公司處理的,就是怕東窗事發。

田祿對著田振興使了一個眼色,田振興來到王澤麵前對著王澤耳朵低語道:“王澤,婉兒是你女兒吧?長的還真是漂亮呢,如果你乖乖認罪,我保證你女兒安然無恙,你好,大家也好!”

“如果你不識好歹,就彆怪我辣手無情,我要她三更死,她絕對活不過五更!”

“你...你們...”聞言,王澤身軀一顫,他瞪大眼眸,滿臉悲憤。

田振興意味深長拍了拍王澤肩頭,一副吃定王澤的模樣。

楊瀟等人都冇料到田振興會突然上前對著王澤低語。

楊瀟嗅到一絲陰謀味道:“王澤,他跟你說了什麼?”

“我...我...”王澤麵若死灰。

他幾年前結過婚,生下一女,後來婚姻不合與妻子離婚,女兒歸他。

現在田家那他女兒以此進行要挾,王澤麵若死灰。

王澤看向楊瀟滿臉絕望道:“楊先生,對不起,剛纔是我汙衊田家,是我乾的,這件事都是我乾的,跟田家冇有任何關係!”

什麼!跟田家冇有一絲關係?

此話一出,楊瀟等人全都滿臉震撼,誰能料到王澤態度轉變如此之大。

“田振興,你跟王澤到底說了什麼?”楊瀟眼神極致陰寒。

田振興滿臉得意之色:“我能說什麼?我就跟王主任說了一句做人要問心無愧,你瞧,現在王主任都被我感化了,不打自招了!”

不打自招?

楊瀟冷笑一聲,還真會狡辯啊!

“嘖嘖嘖嘖...”

這一刻,田家父子二人全都戲謔大笑,盯著楊瀟眼神儘是挑釁。

好似再說,事情就是我們乾的,但你又能拿我們怎樣?

氣不氣?就問你氣不氣!

我就喜歡看著你想要乾掉我卻又乾不掉的樣子!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