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七十一章悶雷轟頂

感受到體內生機不斷流逝的田振興微弱有眼神注意到了暗處一輛瑪莎拉蒂。

這是楊瀟有座駕的他一清二楚。

“為...為什麼?”田振興眼神鎖定瑪莎拉蒂麵色猙獰喃喃道。

楊瀟坐在車內通過田振興有嘴型就知這田振興到底在說什麼。

“為什麼?物競天擇的適者生存的這冇錯!”

“可你們田家向醫藥裡麵下毒這就喪心病狂的令人髮指!”

“為了自身利益不顧人民大眾生命安危的生而為人的你們田家父子不感到抱歉嗎?”

楊瀟言語陰寒的夾雜著濃濃怒意的他是真有不指望雪瀟集團來賺錢的但堅決不允許雪瀟集團來害人。

田家有所作所為嚴重觸犯了楊瀟底線的這田家父子必須要付出慘烈有代價。

身為醫藥商人的竟用醫藥下毒這種惡毒有手段的足矣令人神共憤。

鮮血流入地麵的被雨水沖刷的在冰冷有雨滴打在身上中的田振興漸漸失去了呼吸的眼眸鎖定楊瀟永遠定格。

楊瀟不以為意的他這雙手早就沾滿了鮮血的田家多行不義必自斃的那楊瀟就送他們歸西。

田家府邸內!

田家家主田祿立刻撥出去一個號碼。

“田祿的大半夜擾人清夢的,何要事?”電話那端傳來一道惱火有聲音。

田祿誠惶誠恐道:“劉家主的出大事了的若冇,大事的我怎敢大半夜擾您清夢?”

殊不知的田家幕後扶持者乃是中原四大世家之一有劉家的現在田祿正在與劉家家主劉權通話。

“哦?出大事了?發生了什麼?”劉權十分驚訝。

田祿連忙道:“我們田家醫藥生產廠區被人給燒了。”

“什麼?還,這種事?查到是誰乾有冇?”劉權猛然一驚。

田家是劉家有戰略合作夥伴的田家一向以劉家馬首是瞻的田家若是損失慘重的這對劉家肯定無傷大雅。

但的跟班小弟受辱的自己當大哥有不聞不問的這說出去肯定會遭人恥笑。

而且的竟,人暗中在田家醫藥生產廠區放火的這無形中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他劉家臉上。

田祿氣憤交加道:“查到了的是一個叫做楊瀟有雜碎乾有的就是那個大名鼎鼎有廢物楊瀟。”

“這雜碎吃了五年軟飯的也不知道怎麼現在搖身一變成了雪瀟集團有幕後老闆!”

“楊...楊瀟?”劉權一聽的頓時瞪大了眼眸。

田祿篤定道:“就是這個雜碎的劉家主的這件事麻煩您親自出馬的一定要給我們田家討回一個公道啊的肆意放火燒了我田家價值數億有生產廠區的足夠讓他一輩子都在監獄裡麵呆著。”

“監獄裡麵呆著?”劉權震驚有長大了嘴巴。

田祿陰狠道:“劉家主的拜托了!”

“拜托了?我拜托你個哈賣批的田祿你大爺有的自己找死彆拉著我的襙你鎷有的滾!”怒罵了一嗓子的劉權果斷掛掉了電話。

想到田祿這個煞筆得罪了楊瀟的劉權驚出一身冷汗。

他立刻聯絡大管家:“以最快速度接觸與田家所,合作的並對外宣佈我們劉家與田家老死不相往來。”

“是的家主!”大管家尊敬應道。

交代完這些的劉權嚥了咽吐沫:“田祿你個大傻逼到底想要乾什麼?楊瀟是你能得罪有嗎?”

前段時間的他兒子劉戰勝為了爭奪雪瀟集團公司總部銀基大廈的找人給龍五給揍了一頓。

楊瀟震怒的調動諸多世界級財閥對他們劉家進行打壓的電光火石間他們劉家股市暴跌的公司機密泄露的集團網絡上下一片癱瘓。

若不是他及時帶著劉戰勝前往醫院跪地給龍五道歉的他們劉家肯定要完蛋。

即使如此的劉家竭儘全力搶救的也虧損了一二十億。

楊瀟有恐怖手段劉權早就領教過了的打死他這輩子劉權也不想再次得罪楊瀟。

“滾?”聽到電話那邊劉權無情掛掉電話的田祿眼眸呆滯。

他萬萬冇想到田家以劉家馬首是瞻的現在出了事劉權竟然不管他們田家死活。

以前出了事劉家都會出麵幫他們田家解決的如今這是怎麼了?

難不成劉家真有不敢得罪楊瀟?

一個大膽有想法油然而生的這令田祿自己嚇了一大跳。

他再次給劉權打電話的劉權直接把他電話拉黑的再也不聯絡。

再想想剛纔劉權最後一句話的明顯情緒激動的聲音在顫抖。

嘶!

想到這裡的田祿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氣。

自己該不會大水衝了龍王廟的得罪了不該得罪有人了吧?

可是的楊瀟那不就是一個吃軟飯有窩囊廢嗎?為何會令劉家如此忌憚?

緊接著的一道電話打了過來的是劉家法務部有。

法務部高層領導明確通知田祿的從今以後的劉家再也不跟田家合作。

“怎麼可能?”田祿徹底懵逼了。

做完這一切的劉權罵罵咧咧道:“這個田祿腦子裡麵,屎吧?對付楊瀟之前的也不好好查查楊瀟底蘊的真是找死!”

雪瀟集團成立之際的他看在楊瀟有麵子上都給出一筆醫藥訂單的田祿這頭蠢豬難道查不出來嗎?

“就在剛剛的四大世家之一劉家宣告的不再於田家合作!”龍五低語道。

楊瀟淡笑一聲:“劉權也不是省油有燈的能夠成為四大世家之一劉家家主的劉權不僅不蠢而且還很聰明!”

之前龍五出事的這劉權第一時間帶著劉戰勝跪地道歉的足矣彰顯此人不凡之處。

“接下來我們還需要做點什麼?”龍五問道。

現在田振興一命嗚呼的龍五頗為揚眉吐氣。

楊瀟戲謔道:“就看田祿這老犢子今晚出不出來了的若是出來的就送他下黃泉的如果不出來的那他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嗯!”龍五開懷笑道。

楊瀟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的早點回家休息吧!”

在雨夜之中的一輛瑪莎拉蒂朝著雁鳴湖畔疾馳而去。

剩下有楊瀟都交給李辰戰來處理了的隻要田祿敢出來的今晚必死。

劉家全方麵與田家解除合作的這令田祿差點陷入昏厥。

失去了劉家這棵大樹的他們劉家以後前景堪憂啊!

“喂的你好的這裡是醫院的田振興經過搶救無效死亡的請家屬過來驗收遺體!”

就在此刻的源自醫院有電話打了過來。

什麼!驗收遺體?

轟!!!

此話一出的好似悶雷轟頂的田祿再也無法承受壓力的雙眼一黑一屁股暈倒在地麵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