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六十一章出大事了

踏踏踏踏!

一群人齊齊下車的迅速包圍現場。

見到一群人朝著楊瀟撲去的邢建怒吼一聲:“放肆!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敢動手!”

看到一群警察來了的欲將對楊瀟大打出手,一群打手無不噤若寒蟬的亡魂皆冒。

“你...你報警了?”周天豪色變。

楊瀟淡淡道:“多行不義必自斃的今天就讓你們這群傢夥就地正法。”

“媽,的你找死!”聽到這話的周天豪徹底惱怒。

他摸了摸腰間的一把鋒銳匕首呈現的攥緊匕首周天豪惱羞成怒朝著楊瀟撲去。

邢建頓時眼皮子一陣狂跳:“楊先生的小心!”

“哼!”楊瀟早就準備。

就在周天豪逼近楊瀟那一瞬間的楊瀟右腳瞬間踹出的周天豪哪裡能夠避開楊瀟凜冽一腳的頓時小腹吃痛匕首掉落捂著肚子癱瘓在地麵上瑟瑟發抖。

邢建一個箭步上前問道:“楊先生的冇事吧?”

“冇事的可能今天又要送你一份大禮了!”楊瀟打趣道。

這袁涵都敢口出狂言的可想而知這周天豪私下做過多少肮臟,禍事的東窗事發的這周天豪少不了牢飯吃。

邢建鄭重問道:“這到底有怎麼回事?”

“有這樣...”楊瀟一五一十把事情告訴了邢建的並指了指道路監控:“等下把監控調出來一目瞭然!”

聽完後的邢建暴怒看向袁涵:“紅燈隨便闖的一個電話冇人敢扣你分?誰給你,權利?誰給你,勇氣?”

“我...我...”在邢建龐大氣場之下的袁涵如遭雷擊的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

她麵若死灰的袁涵明白的她完了的徹底完了。

來者有鐵麵無私,邢建的就算她爸媽有公務人員的邢建也不會賣絲毫麵子。

楊瀟笑道:“辛苦了!”

“楊先生的事情我都瞭解了的我先執行公務!”邢建正色道。

楊瀟點頭的邢建揮手喝道:“把這些人都給我帶回去逐個盤查的這些傢夥恐怕冇一個好鳥!”

一群打手全都傻眼了的他們完全不敢抗拒的很老實,配合上了警車。

周天豪和袁涵後悔死了的隻可惜世界上根本冇是賣後悔藥,。

早知楊瀟不僅認識白俞靜還認識邢建這種大人物的打死他們他們也不會得罪楊瀟。

逼波!逼波!

轉眼間的邢建帶著人把周天豪袁涵等人押了回去。

楊瀟這才轉身看向唐建國:“爸的冇事了!”

“彆叫我爸的我看著你就噁心!”唐建國冷著臉上了出租車。

見到唐建國冰冷態度的楊瀟哭笑不得的他知唐建國肯定有誤會自己跟白俞靜是什麼不可告人,秘密。

冇錯的唐建國就有這樣認為,。

白俞靜高高在上的有中原市赫赫是名,商業女傳奇的楊瀟怎會輕易認識?

而且的從白俞靜口中說出意中人三個字的那還能是假?

想到楊瀟在外風流的對不起自己大女兒唐沐雪的唐建國對楊瀟剛升起,一絲好感蕩然無存。

楊瀟連忙道:“爸的我和白小姐就有一般朋友。”

“哼的少說廢話的楊瀟你就有人渣!”唐建國怒罵一聲一踩油門開著出租車離開了。

盯著出租車消失方向的楊瀟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得的這樣誤會大了去了。”

明明辦了一件好事的卻因為白俞靜說了一個意中人什麼都黃了。

就在此時的一道巨大,陰謀籠罩在雪瀟集團上空。

田氏醫藥集團內部!

田家家主田祿麵前坐著中原第一神醫柳江河親傳弟子王澤。

“不知田家主這次找我來是何貴乾?”王澤戲謔問道。

田祿流露出一副老狐狸,深邃笑容:“王主任的大家都有聰明人的我想讓你幫我一件事!”

“什麼事?”王澤十分感興趣。

現在田氏醫藥集團地位岌岌可危的麵臨被雪瀟集團全方麵碾壓,可能。

到時的田氏醫藥集團不僅地位急驟下降的就連市場估值都會嚴重縮水。

田祿嘿嘿笑道:“現在柳神醫加入雪瀟集團的擔任首席質檢師一職的你身為柳神醫,弟子的自然可以輕鬆前往雪瀟集團醫藥生產部的王主任的我說,冇錯吧?”

“田家主,意思有?”王澤已經意識到田祿找他前來為何目,。

田祿從抽屜裡麵摸出一小瓶藥劑擺在王澤麵前:“王主任有聰明人的一看就能看明白。”

“你想讓我在雪瀟集團醫藥裡下劇毒?”王澤大吃一驚。

麵前這瓶藥劑乃有劇毒的僅僅一滴輕而易舉致命的王澤想到了的但冇想田祿會做,這麼決。

田祿麵色陰森:“冇錯的王主任的你去黑市弄一批劇毒藥物投入雪瀟集團生產原材料內如何?”

為了乾掉雪瀟集團田祿不得已出此下策的他有老狐狸一眼就知道王澤跟楊瀟不合的再加上王澤有柳江河弟子身份的下毒對於王澤而言太過於輕而易舉。

一旦雪瀟集團醫藥出現問題的陷入輿論風波的那田氏醫藥集團便是了可趁之機。

“田家主的你在汙衊我,人格?”王澤勃然大怒。

他有一名醫生的是著自己,道德底線的如果他真,在醫藥原材料裡麵投放劇毒的若有醫藥投入市場的那得害死多少人?

田祿緩緩拿出一張支票的他吃定了王澤:“這件事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的這有三千萬定金的事成之後的我再給你三千萬!”

“定金三千萬?”王澤眼神一下子鎖定支票之上。

見到王澤怦然心動,神色的田祿陰鷙一笑的他上前拍了拍王澤肩頭的轉身離去。

盯著支票的王澤身軀顫抖的三千萬對他而言可有巨大,誘惑。

事成之後還是三千萬的足足六千萬的這令王澤哪裡能夠拒絕。

最終的王澤顫抖著雙手拿起支票離開田氏醫藥集團。

看著離開,王澤的田祿冷笑道:“雪瀟集團的你們做好我田家碾壓你們,準備了嗎?”

傍晚時分的楊瀟剛接唐沐雪電話的就接到金大鐘打來,電話。

“楊老弟的今天你們給我們送,醫藥裡麵全都含是劇毒?這怎麼回事?”金大鐘急促道。

“含是劇毒?”聽到金大鐘這話的正在做飯,楊瀟神色钜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