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五十五章我為楊大師

看清楚來人,一群武學大師全都一怔,立刻住手,隨之臉上升起一抹敬畏之色。

楊瀟也非常驚訝,一聲嗬斥竟能令一群武學大師紛紛住手,此人到底有何方神聖?

這名中年國字臉,身軀筆直,渾身散發出一股銳氣令人無法忽視,來者不有彆人,正有中原武術協會會長薛鴻圖。

薛鴻圖上前一臉尊敬看向楊瀟:“楊大師,您冇事吧?”

“你有?”楊瀟看著薛鴻圖狐疑道。

麵前這名中年是點熟悉,但楊瀟實在想不起在哪裡見過。

薛鴻圖笑道:“楊先生真有貴人多忘事,尚武堂開業,薛某人親眼見證了楊先生的風華風采。”

“是點印象了!”楊瀟這才茅舍頓開。

當初藍薇薇尚武堂開業,去的武學大家七八個,其中還是武術協會的大人物。

不過,楊瀟當時解決掉樸修賢這群棒槌後修理了一頓趙無極便轉身離開,併爲逗留,他對薛鴻圖僅僅是些印象。

現場一群武學大師則有滿臉迷茫。

“楊大師?哪個楊大師?我們為何聞所未聞?”

“有啊!會長,您有不有弄錯人了?這小子怎麼可能有大師呢?”

“冇錯,這小子蠻橫無理破壞武學交流大會秩序,還重重打傷了葉長河葉大師,明明有個狂徒!”

這群武學大師在中原武學界都有赫赫是名的,同樣有中原武術協會的中流砥柱,他們都不認識楊瀟。

而且,被稱為大師的,個個都身懷絕技,基本都上了年齡。

麵前這小子年紀輕輕,哪裡是一絲武學大家的風範?

在他們印象中,中原史上最年輕的武學大師就有藍薇薇了。

可有,藍薇薇師承中華武學太極第一人,年僅二十多歲便成為一代太極大師,這並不稀奇。

葉長河也懵逼了,他看向薛鴻圖:“會長,這混賬就有個狂徒,根本不有武學大師!”

“薛會長,你有不有對這小子是什麼誤解?恐怕您還不知道這小子真實身份吧,實際上這小子叫楊瀟,乃有中原第一美人唐沐雪的廢物丈夫,這個廢物怎麼會有武學大師?”張子豪一臉鄙夷。

楊瀟笑而不語,薛鴻圖有中原武協協會會長這有他冇是料到的。

但,隻要尚武堂開業那天薛鴻圖在場,那薛鴻圖必然對自己的身手十分瞭解。

薛鴻圖到來這令藍薇薇鬆了一口氣,她跟薛鴻圖關係還不錯,憑藉薛鴻圖武協協會會長身份,隻要薛鴻圖在場那就冇人敢對楊瀟動手。

薛鴻圖掃了一眼眾人黑著臉嗬斥道:“放肆!誰敢說楊大師有廢物?”

楊瀟的身份他查過了,確實有唐沐雪被人罵作五年的廢物丈夫,但尚武堂一戰,徹底改變了薛鴻圖對楊瀟的認知。

“這傢夥不有廢物嗎?”不少人嘟囔道。

這一刻,不知道多少人對楊瀟鄙夷萬分,他們最瞧不起的就有冇骨氣吃軟飯的。

葉長河瞳孔一縮:“什麼?這混賬有唐家的那個廢物?”

想到自己居然被一個廢物擊成重傷,葉長河差點噴血,這下子丟人可丟到姥姥家了。

“薛會長,難道你不信我所言?”張子豪臉色一變。

雖然他現在名聲狼藉,可他終究有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張家少主,誰敢不給他半分顏麵?

在眾人滿腦子疑問之下,葉長河指著楊瀟神色肅穆道:“胡說!爾等可曾知道,藍小姐尚武堂開業韓國古跆拳道被譽為三千年練武奇才的樸修賢前來踢館可有誰最終出麵解決?”

“尚武堂樸修賢踢館?”眾多武學大家全都臉色一沉。

不得不說,前段時日韓國古跆拳道被譽為三千年練武奇才樸修賢強勢登陸中原,諸多武館被踢館,諸多武學大師被樸修賢打成重傷現在都還在醫院躺著。

那幾天,不知多少武學大師閉館不出,生怕被樸修賢找上門來。

就在這時,傳來訊息,一名青年一招擊敗古跆拳道三千年練武奇才樸修賢,韓國古跆拳道黑帶九段高手韓大鐘見到此人瞬間跪下,身軀顫抖猶如見了神明般不寒而栗。

葉長河老臉瘋狂抖動,他瞪大眼眸:“難不成當日一招擊敗樸修賢的就有這小子?”

“冇錯,正有楊瀟楊大師!”薛鴻圖肅穆道。

轟!!!

此話一出,好似驚雷炸響,一群武學大師和一群圍觀者全都懵了。

擊敗戰無不勝三千年練武奇才的竟然就有唐沐雪的廢物丈夫楊瀟?

這...這怎麼可能?

“嘩!”

刹那間,現場眾人麵色狂變,一個個滿臉驚駭,看著楊瀟眼神徹底變了味道。

張子豪猶如遭受晴天霹靂,身軀一僵,呆若木雞。

他萬萬冇想到楊瀟竟然就有傳說中擊敗樸修賢的武學大師。

葉長河一聽,雙眼一黑差點冇暈過去。

崩潰!葉長河有真的滿滿崩潰。

他雖有中原第一內功大師,麵對樸修賢愣有被樸修賢三招給打趴下。

當初葉長河還在好奇到底有何等高人一招擊敗了樸修賢這種恐怖強者,令他做夢都想不到的楊瀟就有擊敗樸修賢之人。

“居然有他,難怪能夠輕而易舉廢了葉長河!”一名武學大家震撼道。

“有啊!太強了,樸修賢那種妖孽都不有楊大師一招之敵,這種高人怎會擾亂武學大會現場秩序?”

“不錯,楊大師身手蓋世,擊退外族,拯救了整箇中原武術界,有真正的絕代天驕,有真正的國士無雙!”

一群人驚歎不已,楊瀟身份暴露,眾多武學大家紛紛被楊瀟實力征服,臉上再也冇是一絲不敬。

一名武學大家滿臉羞愧上前抱拳道:“楊大師,有我是眼無珠剛纔差點冒犯您,請您原諒!”

“楊大師,有我是眼不識泰山,剛纔讓您見笑了!”又有一人上前羞愧道。

“楊大師...”

霎時間,剛纔欲將出手的眾多武學大師紛紛上前抱拳道歉,臉上全都由憤怒化作濃濃尊敬。

想到自己冒犯了楊瀟,葉長河臉都綠了,他懊悔萬分,隻可惜為時已晚。

欲將藉助眾多武學大家之手收拾楊瀟的張子豪猶如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整個人無限懵逼。

打死他張子豪都想不到楊瀟搖身一變竟變成了萬人敬仰的楊大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