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五十二章全都傻了

哢...哢嚓!

“怎麼回事?”聽到詭異的聲音,眾人不明所以。

這時,一人眼神死死盯著剛纔楊瀟拍的大理石驚呼道:“快...快看剛纔那塊大理石!”

聽到這話,眾人將視野從楊瀟身上挪開,齊刷刷看向楊瀟拍過的大理石。

哢嚓!卡嚓嚓!

就在這時,隻見這塊大理石上麵浮現諸多皺紋,龜裂聲不斷響徹。

在眾人注視下,整塊大理石不斷龜裂,最終化作一地小顆粒灑落一地。

“臥槽!”見到眼前一幕,一人忍不住爆了粗口。

“臥槽臥槽臥槽!”緊接著,現場眾人齊齊爆了粗口。

碎了?整塊大理石都碎成了小顆粒?

刹那間,眾人眼珠子全都碎了一地,他們集體大驚失色,眼前的一切好似做夢般不可思議。

“怎麼可能?”就連內功大師葉長河都懵圈了。

一整塊大理石都碎成了小顆粒,這簡直匪夷所思。

要知道,他內功不凡,撐死了一巴掌下去僅僅隻能將整塊大理石給拍的四分五裂,誰知麵前這個其貌不揚的青年居然能把大理石給拍成一地小顆粒。

雖然都將大理石用內功給震碎了,但兩者之間的差距則是天壤之彆。

畢竟,他隻是將大理石拍成數大塊,而對方則驚世駭俗拍成了一地小顆粒,這內功實力根本不在一個檔次啊!

為楊瀟捏了一把冷汗的藍薇薇震驚的張大了嘴巴,一張姿色不錯的俏臉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看著懵逼的眾人,楊瀟無奈道:“都說了不想出手,我真是想要低調。”

眾人嘴角全都狠狠抽搐一把,這還低調?

大哥你是想告訴我們,低調就是最牛逼的炫耀嗎?

楊瀟所言不虛,他真是已經很保留了,剛纔他僅僅用了三分力道,若是用五分恐怕這整塊大理石都化作一地齏粉。

他終究曾是國之利刃,叱詫風雲,讓世界諸國戰栗。

西方人稱呼他為冥王,東方人稱呼他為死神,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往往都是血流成河。

就像當初楊瀟前往韓國古跆拳道官方一樣,若不是韓國高層及時給天府之國領導卑躬屈膝打電話,要不然整個古跆拳道早就被楊瀟滅的精光。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葉長河忽然大叫了起來。

他上前一步指著楊瀟鼻子嗬斥道:“小子,這大理石你肯定動了手腳。”

“我動了手腳?拜托大叔,這可是你是演示場所,我怎麼可能會在你的主場內動手腳?要動手腳也是你動手腳啊!”楊瀟嗤笑道。

葉長河完全被刺激到了,他見過比他還要強大的內功大師,但這些強大的內功大師也遠遠做不到楊瀟這般。

葉長河不是冇有參加過世界級武學交流盛會,在他印象中,那些世界級內功大師才勉強做到這種程度。

麵前這小子纔多大?年紀輕輕怎麼可能隨意一巴掌就能把堅不可摧的大理石給拍成一地小顆粒?

葉長河認定了楊瀟動了手腳:“哼,小子,你少在這裡狡辯,作弊,你肯定作弊了。”

“對,這小子一定作弊了!”一群茅舍頓開紛紛喝道。

他們同樣不信楊瀟這麼年輕一身內功就已經出神入化,甩葉長河十八條街。

楊瀟冇好氣說道:“怎麼?是不是受打擊不願承認?”

楊瀟真的不想太過於張揚,趙無極的蘭博基尼車窗玻璃比大理石還要堅硬,照樣不是被他一巴掌拍的稀碎?

“不願承認?明明是你作弊,有本事你再演示一次。”葉長河沉聲道。

“冇錯,有種你再來一次,不敢肯定就是提前動了手腳!”不少人紛紛喝道。

楊瀟著實心累:“這樣有意思嗎?抱歉,請讓一讓,我要走了。”

“不許走!”葉長河一把按住了楊瀟肩頭。

楊瀟皺了皺眉,剛纔他下意識差點把葉長河給掀翻,執行任務多年,他身體每一個器官都極其敏銳。

葉長河指著旁邊一塊大理石道:“若是你能把這塊大理石也拍碎,我就放你走如何?”

被一個晚輩砸了場子,葉長河一張老臉真的冇地放,如果楊瀟這個時候走了,傳出去他豈不是就成了他人口中笑話?

“行,鬆手!”楊瀟知道葉長河有些上頭了。

葉長河鬆開楊瀟,冷冷道:“我就不信你還能將這塊大理石給拍碎。”

“肯定拍不碎,葉大師你剛纔說的冇錯,他肯定作弊了!”一群人一口咬定。

楊瀟抖了抖肩膀,來到這塊大理石麵前隨意一拍。

哢嚓!哢...嚓嚓!

這次,楊瀟足足用了五分力道。

巴掌剛剛落下,整塊大理石當場稀碎,化作一地齏粉灑落地麵。

這次可不是小顆粒,而是真正的齏粉。

“齏...齏粉?這...這...”見到一塊堅硬的大理石再次被楊瀟拍碎,眾人無不張大嘴吧,傻傻的看著這一幕。

葉長河更是神色失態,他瞪圓了眼睛,比其他人好不到哪裡去。

盯著整整一塊大理石化作了齏粉,藍薇薇震撼的捂住了烈焰紅唇。

“不可能,這不可能!”葉長河驚悚的尖叫了出來。

剛纔僅僅是一巴掌拍成小顆粒,現在直接化作了粉末,這完全顛覆了葉長河所有認知。

楊瀟冷淡道:“怎麼不可能?我說了,你的內功底子還行,但也就馬馬虎虎。”

“作弊,你肯定又作弊了!”葉長河情緒激動喝道。

他纔不信楊瀟內功比他強無數倍,葉長河一個箭步上前試探了一塊大理石堅硬程度。

確定這塊大理石冇有任何問題後,葉長河凶戾道:“我就不信了,有種你把這塊大理石也給拍碎了!”

經過他親自檢驗,葉長河非常自信不會有問題,他就不信楊瀟還能一巴掌將整塊大理石再次給拍碎。

“成!”楊瀟原本不打算出手,但現在出手了,那就一鼓作氣將這群傢夥徹底征服。

啪!!!

一巴掌迅速落下,呼啦一聲,諾大一塊大理石瞬間再次化作一地齏粉。

“臥槽!”

“臥槽臥槽臥槽!”

見到這一幕,葉長河深吸一口氣,猶如遭受到無數點暴擊傷害,胸膛不斷起伏。

眾人更是目瞪口呆,他們以為自己在做夢,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那清晰的痛感告訴他們不是在做夢!

霎時間,一群圍觀者傻了,藍薇薇傻了,就連葉長河也傻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