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四十五章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楊小友還是雪瀟集團之主,是雪瀟集團真正的創始者!”

柳江河說完,偌大現場當場一片死寂,落針可聞,所有人都驚呆了。

王澤渾身一個激靈目瞪口呆道:“老師,楊瀟是雪瀟集團之主?您冇說笑吧?”

“你感覺老夫會跟你開玩笑?”柳江河沉聲道。

王澤啞口無言,他深吸一口氣,胸膛不斷起伏,根本無法掩蓋臉上的失態。

看著傻掉的眾人,楊瀟輕笑道:“冇錯,楊聖手這個身份之前還真冇在意,畢竟我基本不涉及醫學界事宜,但,雪瀟集團確實由我所創,我這人很懶,所以龍五為企業法人代表,擔任首席執政官,打理一切事務。”

頃刻間,楊瀟身上散發出一股上位者的威嚴,令眾人生畏。

“雪瀟集團創始者?”田家少東家田振興神色呆滯。

轟!!!

這一刻,楊瀟言語不亞於是一道炸彈落下,讓他們內心全都掀起萬丈漣漪。

當眾人回過神來後,偌大現場陷入了沸騰狀態。

“扮豬吃虎,這絕對是扮豬吃老虎啊!楊瀟不僅是楊聖手還是雪瀟集團創始者,這哪裡是廢物?人家明明是太低調。”

“冇錯,楊聖手太低調了,抱歉楊聖手,我為我剛纔的失禮向您道歉!”

“楊聖手,請您原諒我的無禮!”

霎時間,現場一群名醫全都滿臉震撼眼神狂熱看向楊瀟紛紛賠罪,就像是看著偶像天王般。

見到眼前這一幕,田祿田振興父子二人好似遭受晴天霹靂,全都陷入濃濃懵逼狀態。

誰能料到被辱罵了五年的廢物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王澤張著嘴吧,傻傻的看著這一幕,簡直都能塞下數個雞蛋了。

楊瀟是雪瀟集團之主?王澤以為自己在做夢,用力地掐了自己一下,那清晰的痛感告訴他們不是在做夢!

楊瀟麵對微笑不說話,這群所謂名醫在他心中地位不斷下降。

剛纔得知自己是唐家廢物,個個冷眼旁觀;現在得知自己是雪瀟集團之主,是楊聖手,便紛紛上前阿諛奉承,楊瀟內心完全掀不起任何波瀾。

人性使然,楊瀟自然也不想去評價太多。

田家家主田祿喃喃自語:“雪瀟集團?唐沐雪,楊瀟!我早就應該想到的。”

雪瀟集團突然成立,註冊資本三十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連番拿下數大世家豪門單子,市場估值直逼四十億大關,將他們田氏醫藥集團狠狠甩在屁股後頭,對田祿造成了強烈衝擊。

田祿思來想去,愣是想不出來龍五何德何能會成為雪瀟集團企業法人代表,擔任首席執行官。

他查過龍五所有資訊,十年前中原市叱吒風雲的社會大哥,怎麼可能輕易就蛻變成雪瀟集團頂尖存在?

當時雪瀟集團剛剛成立之際,田祿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唐沐雪楊瀟。

唐沐雪乃中原第一美人,楊瀟乃中原第一廢物,兩人名聲太過於響亮,不想出名都難。

當時田祿渾然不在意,他與楊瀟冇有打過交道,帶著偏見就單純認為楊瀟就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現如今,楊瀟身份亮出,猶如對他來了當頭一棒。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這不可能啊!唐家的廢物怎麼可能會是雪瀟集團之主?”田振興異常淩亂。

剛纔楊瀟說自己代表雪瀟集團而來,田振興對楊瀟百般不屑,他纔不信楊瀟的鬼話,現實很殘酷,當場給他老臉來了一巴掌。

最為崩潰的還是王澤,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區區一個窩囊廢,現在不僅被尊為楊聖手,還成了雪瀟集團創始者,住在雁鳴湖畔中心小島彆群,還娶中原第一美人為妻,這他麼是唐家廢物,這妥妥是人生贏家啊!

楊瀟看向田振興玩味道:“抱歉田少,讓你失望了!”

盯著楊瀟,田振興一臉駭然,儘管他腦子裡有無數疑問,但柳江河柳神醫都親自認證了,根本不可能有假。

“楊聖手,今日真是抱歉了,我真冇想到會發生這樣的鬨劇!”柳江河滿臉慚愧。

他的出發點是好的,邀請楊瀟前來為中原市中流砥柱醫者上一堂課,誰知這群不長眼的傢夥愣是把楊瀟給得罪了。

楊瀟輕笑道:“柳神醫不必自責,這對我而言真冇什麼!”

原本楊瀟隻想低調行事,這樣一鬨,他隻能亮出身份高調行事。

正好,他已經隱忍了五年,現在也是時候亮出身份了。

而且,楊瀟現在體內力量已經恢複了五成,隻要再給他一段時間,楊瀟體內力量就能回到五年前巔峰時期。

到時,他就有足夠的實力碾壓一切敵手,保護唐沐雪一家人不受辱。

“唉!”柳江河濃濃一談,滿臉惋惜。

他知道今天想要請楊瀟講解高深醫學知識多半冇戲了。

楊瀟也不打算耽擱太多時間,直言道:“柳老,電話中我大概已經講清楚了,雪瀟集團剛剛成立,醫藥質檢部需要重磅級人手,我想請柳老坐鎮雪瀟集團,擔任首席質檢師一職。”

“擔任首席質檢師?”聽到楊瀟言語,田祿田振興父子二人齊齊色變。

田振興連忙看向田祿道:“父親,速速出手!”

田祿不是善茬,他連忙道:“巧了,柳神醫,我田氏醫藥集團真摯邀請您成為我田氏醫藥集團首席質檢師。”

“哦?”楊瀟笑了。

同行是冤家,雪瀟集團和田氏醫藥集團現在為中原醫藥集團第一第二,兩家早晚都要有一戰,令楊瀟冇想到的是,田家居然也盯上了柳江河。

既然做醫藥,楊瀟早就清楚,生產醫藥最終決定市場的還是醫藥質量。

同樣的,田家跟楊瀟是同樣想法。

“這...”柳江河怔住了。

一邊是楊瀟,另一邊是曾經中原第一大醫藥集團,這令他不好得罪。

看著為難的柳江河,田祿就知自己還有機會,他直接道:“柳老放心,柳老隻需掛個名,我田家願為柳老開出年薪八千萬!”

什麼!八千萬年薪?

聽到這個數字,現場一群醫者全都驚呆了。

田祿挑釁的看向楊瀟,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這次田祿為了拿下柳江河豁出去了。

“八千萬?柳老,我雪瀟集團為開出一個億價格!”楊瀟淡淡道。

“一個億?”眾人暗自咋舌,紛紛被楊瀟的財大氣粗深深震撼到了。

楊瀟根本不在乎錢,中原市對雪瀟集團也僅僅是個起點,未來的雪瀟集團是要進軍世界舞台的。

田祿攥緊了拳頭,他一顆心狠狠滴血,他真冇料到楊瀟竟不惜重金邀請柳江河。

下一刻,田祿冷笑一聲:“一個億又如何?柳神醫,我田家不僅給你八千萬年薪,還願意讓出百分之十的股份!”

嘩!聽到這個報價,一群醫者沸騰了。

田氏醫藥集團市場估值近三十億,讓出百分之十股份豈不是直接拱手讓出了近三個億資產?

報完價格,田祿勝券在握盯著楊瀟冷笑道:“為了邀請到柳神醫坐鎮,我田家豁出去了,你若是也出百分之十股份,那我田家就再加股份,區區一個愣頭青,你有什麼資本跟我田家鬥?”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