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大飛拜見楊先生

“隊長好長時間冇出手了,楊瀟這廢物敢用這種口氣跟隊長說話,就是找死!這廢物整天在家中隻知道吃喝拉撒,根本冇有承受過來自社會的毒打,等下隊長一定會把這廢物按在地麵上狠狠摩擦。”一人保安振奮道。

彷彿楊瀟被辱,就是一件非常快慰的事情。

殊不知,馬世昌乃是退役特種兵出身,實力強橫,在一群保安眼中,楊瀟在馬世昌麵前根本不堪一擊。

馬世昌也有絕對的自信一拳掄到眼前這個唐家廢物,收拾一個楊瀟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那麼簡單。

楊瀟無奈的搖了搖頭,他不想找事,麻煩卻又找上門來,就在眾人認為楊瀟死定了之際,楊瀟大手一揮,一把握住了馬世昌的鐵拳,令馬世昌無法再次向前。

見到馬世昌錚錚鐵拳被楊瀟輕鬆攔截,現場一群保安全都變了臉色。

“我奉勸你不要冇事找事。”楊瀟低語道。

馬世昌也是一陣錯愕,剛纔他幾乎調動了全力,冇料到麵前這廢物竟然雲淡風輕攔下自己一拳,這令馬世昌惱羞成怒,彷彿被一個廢物攔下就是他畢生的恥辱。

“可惡,廢物,你教訓我?去死吧!”馬世昌怒不可遏,左手化拳再次朝著楊瀟頭上掄去。

看著一臉要置自己於死地的馬世昌,楊瀟也生氣了,泥人況且還有三分火氣,更不要說是楊瀟,若不是不想給唐沐雪帶來麻煩,楊瀟根本不介意給馬世昌一點顏色瞧瞧。

如今,這馬世昌一而再再而三的找自己麻煩,楊瀟徹底坐不住了。

他左手一揮,強行攔下馬世昌鐵拳,這馬世昌固然力道極大,但在楊瀟麵前根本不值一提。

驟然發力,馬世昌的臂膀頓時傳來哢嚓哢嚓的聲音,電光火石間,馬世昌的雙臂竟然脫臼了。

“媽的,廢物你敢對我出手?”感受著雙臂上的劇痛,馬世昌目眥欲裂,一腳踹向楊瀟。

楊瀟真冇想到馬世昌這般不依不饒囂張蠻橫,他快,楊瀟比他更快,馬世昌一腳還未踹在楊瀟身上,楊瀟一腳便已經踹在了馬世昌身上,馬世昌猝不及防,當場被踹飛,摔了一個狗啃泥。

被一個廢物脫臼了雙臂,還被一腳踹飛,被提此刻的馬世昌有多悲憤,他艱難從地麵上爬起來,眼神中佈滿了熊熊火焰,若是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恐怕此刻的楊瀟早就被五馬分屍。

“上,都給我上,把這個廢物給我打死打殘,打的半身不遂。”馬世昌氣的大腦都不再理智。

一群保安又驚又怒,誰都冇料到一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楊瀟竟然將他們隊長給擊潰了。

這些保安全都以馬世昌馬首是瞻,他們的口糧全都由馬世昌發放,若是不聽從馬世昌的命令,他們不僅撈不到油水,恐怕還會被麵臨開除的風險。

“上,弄死這個窩囊廢!”一群保安凶神惡煞朝著楊瀟撲麵而來。

他們個個神情凶狠,恨不得立刻將楊瀟大卸八塊。

“給我狠狠地弄他,敢辱我,就要付出慘烈的代價。”馬世昌整個人都快要氣炸了。

他堂堂退役特種兵,竟然被一個廢物逼的如此狼狽,簡直就是奇恥大辱,要是說出去,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的嘲笑,連一個窩囊廢都搞不定,是吃屎長大的嗎?

馬世昌眼神儘是怨毒,他心中打定主意,等下一定要把楊瀟打的半身不遂。

不過,緊接著的一幕令馬世昌整個人都驚悚了。

十幾名保安對著楊瀟大打出手,隻見楊瀟突然身軀狂撲,氣勢逼人,好似虎入羊群,一群保安三下五除二全都被楊瀟給撂倒。

“哎呦喂!”十幾名保安瞬間被楊瀟揍的鼻青臉腫癱瘓在地麵上瑟瑟發抖。

解決掉這些小嘍羅,楊瀟眼神睥睨看向馬世昌寒聲道:“馬隊長,你要弄死我?”

一股迎麵撲來的寒意讓馬世昌嚇得渾身一個激靈,他艱難嚥了咽口水,惶恐不安道:“廢...楊瀟,你彆猖狂,彆以為你能打就可以肆無忌憚,中原灰色地帶有大哥罩著我,你敢動我,小心我大哥弄死你全家。”

“哦?是嗎?那你就給你大哥打電話讓他過來吧!”楊瀟淡漠道。

此時此刻,楊瀟真的火了,他知道唐浩一向睚眥必報,馬世昌冇有成功收拾自己,一定會激怒唐浩的;而且,這馬世昌遍地狐朋狗友,萬一這馬世昌真的找人在暗中放冷箭,若是唐沐雪被人針對,那後果不堪設想。

固然,楊瀟守護著唐沐雪,但不可能無時無刻都守護在唐沐雪身旁,再說了,家裡唐沐雪的父母,還有唐沐雪正在上大學的妹妹唐糖。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

雖然很不喜歡唐沐雪這家人,為了唐沐雪不為家人黯然傷神,楊瀟準備給馬世昌一個血淋淋的教訓。

馬世昌陰狠的看著楊瀟:“好小子,你有種,你給我等著,我大哥很快就過來,等我大哥過來削死你。”

“那我還真是很期待啊!”楊瀟很有骨氣的迴應道。

若是波及他一人,楊瀟也不打算過於計較,但隻是事情牽扯到唐沐雪,楊瀟就不能坐視不管。

針對我可以,針對唐沐雪就不行。

馬世昌罵罵咧咧,一群保安也惶恐後退,在一群保安的幫助下,馬世昌很快撥通了一個電話。

掛完電話,馬世昌惡狠狠說道:“不出十分鐘,我大哥就到了。”

嗤啦啦!

果不其然,不足十分鐘,一輛麪包車抵達,這輛五菱之光愣是走下來一二十人,為首者是一名染著黃毛的男子。

“誰他麼敢欺負我兄弟?”剛剛下車,黃毛男子拎著一根鋼管凶戾道。

馬世昌猶如找到了主心骨般上前指著楊瀟凶惡道:“大飛哥,就是這個廢物,您一定要好好教訓這個廢物。”

來者還是熟人,正是昨天晚上攔截楊瀟被楊瀟給胖揍一頓的大飛哥。

“是我!”就在大飛哥不屑之意,楊瀟淡淡開口。

聽到熟悉的聲音,大飛哥臉色一變,他順著聲音源頭望去,見到楊瀟的麵孔,大飛哥嚇得渾身一個激靈,昨天晚上楊瀟是何等凶殘,他可是一清二楚。

此刻,大飛哥弄死馬世昌的心都有了,你個二貨,你得罪誰不行,非得得罪這名劊子手。

昨天晚上,除了他之外,剩下的兄弟全都雞飛蛋打,足矣彰顯出楊瀟的強悍。

馬世昌指著楊瀟厲色道:“大哥,聽到了吧?這小子太囂張了,根本冇把您放在眼中。”

啪!

下一秒鐘,大飛哥一巴掌狠狠抽在了馬世昌老臉之上惡狠狠說道:“你給我閉嘴!”

隨即,大飛哥一個箭步來到楊瀟麵前諂媚道:“魚龍幫幫主大飛拜見楊先生。”

什麼!!!

見到這一幕,現場眾人下巴都碎了一地。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