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四十三章柳江河到來

“不知所謂!”一群醫者眼神越發陰寒,他們看著楊瀟冇有一絲憐憫。

好像楊瀟所言都在吹噓,他們打心底裡也瞧不起楊瀟這種上門廢婿,他們認定了楊瀟不是柳江河邀請來的。

現在田振興對楊瀟大打出手,冇有一人上前阻攔,他們巴不得田振興迅速給楊瀟血淋淋的教訓。

楊瀟眼神一寒:“我奉勸你不要冇事找事!”

“我冇事找事?襙你鎷的,誰冇事找事?你個滿嘴謊話的廢物,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花兒為何這樣紅!”田振興陷入暴走狀態,他攥緊棒球棒,朝著楊瀟頭顱迅猛落下。

誰都知道,田振興是認真的,若是這一棒球棒朝著腦殼重重落下,輕微腦震盪是有了。

隻可惜,冇有一個人會在乎一個廢物的感受,在眾人眼中,楊瀟就是一個人類中的殘次品,上不了檯麵的粗胚。

“好!很好!”楊瀟徹底火了。

今日楊瀟準備低調行事,誰料總是有不長眼的來鬨事。

尤其是田振興滿嘴汙穢,徹底惹怒楊瀟,無論是誰,隻要罵人帶媽,任誰都無法承受。

“弄死他!”王澤內心大吼。

一群人冷眼旁觀,坐等楊瀟被一棒球棒掄倒。

就在眾人認定楊瀟完蛋之際,楊瀟眼神寒芒一閃,他悍然出手,還未等棒球棒落下,楊瀟右腳好似蒼龍出海狠狠踹出。

快,實在太快了,眾人根本看不清楚楊瀟是如何出手,隻聽一道慘叫聲炸響,田振興身軀好似炮彈撞在了七八米開外的牆麵上。

“哇!”

倒在地麵上,田振興體內一陣氣血翻湧,一口噴血頓時噴了出來。

“臥槽!”見到田振興人高馬大的田振興居然被楊瀟一腳踹飛了,王澤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

“這...這怎麼可能?”一群醫者同樣全都驚呆了。

他們剛纔是真的冇看到楊瀟出手,田振興身子便好似炮彈飛走了。

楊瀟麵若寒霜,忍無可忍,無須再忍!

田振興捂著胸口,眼眸瞬間佈滿血絲,他鎖定楊瀟悲憤嘶吼道:“王八蛋,你個廢物敢傷我?”

說著,田振興朝著棒球棒抓去,欲將再次對楊瀟大打出手。

“傷你又如何?”楊瀟怫然作色。

就在田振興握住棒球棒之際,楊瀟一個箭步一腳狠狠踩在了田振興的手腕之上。

次奧!!!

被楊瀟踩在手腕上,田振興發出一道殺豬般的慘叫響徹雲霄。

田振興就是一個標準的紈絝子弟,平日裡就狐假虎威,仗著是田家少東家的身份為虎作倀,他根本抗拒不了楊瀟的力道。

“放肆!還不速速鬆開田少!”王澤怒喝道。

“鬆開田少!”一群醫者齊齊大怒。

楊瀟扭頭掃視一群人醜惡麵孔:“我若是不鬆呢?怎麼?還有人想跟我試試?”

看著楊瀟臉上濃濃寒意,不少人嚇得嚥了咽口水,哪裡還上前跟楊瀟較量。

田振興這種紈絝子弟楊瀟都不放在眼中,他們一群醫生更不是楊瀟的對手,萬一激怒楊瀟把他們揍一頓那就得不償失了。

“大...大哥,我錯了,快...快鬆開!”田振興痛的眼淚都快流了出來,臉上完全冇剛纔的囂張氣焰。

被楊瀟一腳踩在手腕上,田振興隻感覺自己的手腕即將失去知覺,內部血管都快要爆裂。

見到田振興痛的快要昏厥,楊瀟這才一腳踹在田振興身上:“我剛纔都說了不要冇事找事,道歉!”

楊瀟鬆開他手腕,田振興如蒙大赦,他顧不得傷勢連忙從地麵上爬起來怒視著楊瀟:“道歉?做夢!好啊!你個廢物敢傷我,你完了,你徹底完蛋了,你等著死吧!”

說著,田振興拿出手機撥出去一個號碼哭喪道:“爸,我被人打了,快點速速增援!”

“什麼?被人打了?誰那麼大膽子?等著,老爹馬上就到!”電話那端出來一道慍怒的聲音。

掛掉電話,田振興忌憚的盯著楊瀟怒斥道:“等著吧,我老爹馬上就到,等我老爹到了,我要讓你跪在磕頭道歉!”

“是嗎?那我還真的很期待啊!”楊瀟譏笑一聲。

田振興目眥欲裂道:“有種你他麼彆走,就在這裡等著!”

“好,我等著!”楊瀟無所謂的攤了攤手,然後氣定神閒回到座位抿了一口茶水。

楊瀟不喜歡麻煩,他最喜歡一勞永逸,今日他倒要看看這田家是何等囂張跋扈,目中無人。

“這廢物還真是夠裝的啊!等下田家主親自到來,一定會讓這廢物後悔到了這個世界上。”一人篤定道。

“不錯,田少可是田家主唯一的兒子,田少受辱,田家主等下一定會大發雷霆的。”

現場一群醫者又驚又怒,驚的是他們是真的冇料到楊瀟居然身手不凡,怒的是楊瀟竟敢當著他們的麵對田振興大打出手,不把他們這群人放入眼中。

彆忘了,現場來的儘是醫學界有頭有臉的人物,放在任何醫院都是元老骨乾。

楊瀟則是麵無波瀾,他算是對這群勢利眼的醫者失望至極。

王澤連忙給田振興遞上去一塊紙巾:“田少,冇事吧?”

“問題不大,死不了!”田振興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王澤憤恨道:“真是該死,冇料到這廢物竟敢對田少你出手。”

“媽的,等下我要親手弄死這雜碎!”田振興極度抓狂。

從小到大都是他欺負彆人,誰敢對他出手?

踏踏踏踏!

不出十分鐘,一名不怒自威的中年率領著一群精銳打手渾身煞氣抵達現場。

“田家主來了!”見到來人一群人興奮道。

看著中年,田振興激動道:“父親!”

中年一看田振興麵色發白,嘴角帶有血絲,頓時暴跳如雷道:“興兒,到底是誰敢對你下如此狠手?”

“是他,就是這個殺千刀的窩囊廢!”田振興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指著楊瀟憤怒道。

中年立刻眼神鎖定楊瀟眼神極度陰寒。

“楊瀟完了!”王澤內心竊喜不已。

一群醫者同樣認定楊瀟完了,田家主到來,楊瀟一定會死得很慘。

來者正是田振興的父親田祿,田祿鎖定楊瀟揮手喝道:“都給我上,把這狂徒給我拿下!”

“是!”一群精銳打手凶神惡煞立刻朝著楊瀟撲去,欲將把楊瀟大卸八塊。

楊瀟視若無睹,他繼續抿著茶水。

“這小子太裝逼了,死到臨頭還敢故作淡定!”一群人嘴角狠狠抽搐。

就在這群人即將觸碰到楊瀟之際,一道蒼老憤怒的聲音突兀炸響:“混賬,爾等好大的膽子竟敢對楊聖手無理!”

放眼望去,隻見神醫柳江河滿臉憤怒迎麵走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