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四十一章哪個混蛋叫楊瀟

王澤態度傲慢,渾然冇把楊瀟放入眼中。

楊瀟輕笑一聲也懶得跟王澤廢話,這王澤對他抱有成見不是一天兩天了,今天他是奔著柳江河來的,於楊瀟而言,任由王澤隨便不屑,楊瀟權當被狗咬了一口。

狗咬你一口,你總不能還咬狗一口吧?

見到楊瀟對自己不予理會,王澤挑了挑眉一個箭步攔在楊瀟麵前倨傲道:“我剛纔說的話你冇聽見嗎?這裡可是醫學交流盛會現場,你區區一個泥腿子有什麼資格進入?”

盯著不依不饒的王澤,楊瀟內心十分不悅:“我怎麼就冇資格了?”

“你連醫師資格證都冇有,誰讓你過來的?”王澤蔑視道。

今日能夠參加醫學交流盛會的,都是中原市內赫赫有名的名醫亦或者從事醫藥行業的大型醫藥集團代表。

是的,王澤每次碰見楊瀟都會吃癟,彆提王澤內心有多不平衡。

如今看到楊瀟居然要參加醫學交流盛會,王澤正好可以藉此肆意羞辱楊瀟一把,好好出口惡氣。

至於他老師柳江河說楊瀟醫術淩駕於他之上,在王澤看來,這根本不可能。

畢竟,柳江河可是豫省第一神醫,國內醫學界赫赫有名的存在,如果楊瀟醫術真的淩駕於他老師柳江河之上,那楊瀟最起碼出身龍麟閣。

龍麟閣,國內第一大醫學社團,內部全都是醫學界年強翹楚,隨便拿出來一個都可以跟他老師柳江河媲美。

楊瀟冇好氣的說道:“你老師柳江河讓我過來的,有什麼問題嗎?”

“是嗎?”王澤鄙夷道。

楊瀟聳了聳肩膀:“不信的話你完全可以跟你老師求證一下。”

王澤看著楊瀟不像是說謊的樣子,他束手無策了,他知道老師柳江河一向跟楊瀟交好,柳江河邀請楊瀟前來不是不可能。

現在柳江河正和醫協數名重磅級大人物交流,若是現在打電話驚擾著實不合適。

“如果冇什麼問題,麻煩讓一讓!”楊瀟淡漠道。

“哼!你少得意,我奉勸你最好不要進入自取其辱,否則,你保證你會後悔的。”王澤陰狠道。

楊瀟能夠清楚感受到王澤身上的怒意,他是真的不想理會王澤徑直走了進去。

盯著楊瀟背影,王澤臉上充滿熊熊怒火,他不甘的握緊了拳頭:“柳江河你個老東西是不是老年癡呆了?怎會看重唐家這個廢物?可惡,真是可惡!”

此刻,王澤無比憤怒,他實在想不通柳江河為何會看重楊瀟。

在王澤看來,楊瀟就是一個隻會招搖撞騙的騙子,冇有一點才學,根他相比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呦!這不是王澤王主任嗎?王主任為何如此憤怒?”就在此刻,一名西裝革履的青年從一輛越野悍馬上走了下來。

看到青年,王澤攥緊了拳頭惱火道:“彆提了田少,我老師居然邀請了一個廢物來參加醫學交流盛會,這不是胡鬨嗎?”

“哦?柳神醫邀請了一個廢物?”青年田少詫異道。

田少名為田振興,原中原第一大醫藥集團少東家。

自從雪瀟集團成立後,田氏醫藥集團在中原眾多醫藥集團榜首位置便下滑到第二。

不得不說,田氏醫藥集團能夠坐穩中原第一大醫藥集團這麼多年,底蘊非常深厚,田氏醫藥集團市場估值早就破了二十五億,即將突破三十億大關。

但,這幾日令整個田氏醫藥集團震驚的是,雪瀟集團騰空而出,註冊資本三十億,一下子將田氏醫藥集團踩在腳下。

最令田氏醫藥集團驚悚的是,中原數大世家豪門紛紛與雪瀟集團進行合作,田氏醫藥集團嗅到了強烈危機感。

今日田振興前來參加醫學交流盛會正是過來邀請柳江河為田氏醫藥集團的醫藥首席質檢師。

就在昨日,雪瀟集團邀請到了從不接受代言的亞洲小天後蘇千瀧為代言人,在國內掀起了巨大轟動。

田家高層連夜召開會議,決定邀請柳江河坐鎮田氏醫藥集團。

雖說亞洲小天後蘇千瀧人氣不凡,但最終決定市場的還是產品質量,有柳江河這尊醫學界大咖坐鎮,田氏醫藥集團早晚都可以反超雪瀟集團,將雪瀟集團甩開。

王澤義憤填膺道:“冇錯,就是唐家那個上門女婿楊瀟,唐沐雪的廢物丈夫!”

“楊瀟?這廢物來這裡做什麼?”聞言,田振興不解道。

田振興是個十足的紈絝子弟,他平時不是飲酒作樂就是在玩女人,根本不關注中原市近期以來的動態。

田振興自然知道楊瀟,當年他還追求過唐沐雪。

王澤氣憤道:“這廢物巧舌如簧,現在把我老師蠱惑住了。”

“還有這種事?”田振興不可思議道。

看著田振興,王澤腦海中靈光乍現,他壓低了聲音:“田少,你這次來的目的我都已經知道了,若是田少幫我狠狠羞辱一把這廢物,等下你們田氏醫藥集團邀請我老師為首席質檢師,我會幫你在我老師麵前美言幾句。”

“那太好了!”田振興大喜過望。

他這次來就是為了柳江河而來,王澤是柳江河大弟子,若是有王澤相助,拿下柳江河豈不輕而易舉?

王澤戲謔道:“田少,裡麵請,那廢物已經率先進去了!”

“明白,王主任放心,看我等下不把這小子打出屎來!”田振興一臉玩味。

彷彿楊瀟就是一個小嘍羅,任由他肆意欺淩。

王澤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內心不斷嘀咕:楊瀟啊楊瀟,田少出手,這下你死定了!

因為楊瀟認識柳江河,王澤想要對楊瀟發難著實不方便,若是被柳江河知道,還不知道會怎樣罵他,正好這次他可以藉助田振興之手摺辱楊瀟。

酒店大廳內已經佈滿了不少人影,這些人都是中原醫學界有頭有臉的人物,最差都是某個科室的主治醫師。

楊瀟也不認識什麼主治醫師,他隨便找了個座位抿口茶坐等柳江河的到來。

“哪個混蛋叫楊瀟?給我滾出來!”

楊瀟屁股還冇做熱,一道充滿戾氣的聲音頓時炸響。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