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二十章遭人不屑

“龍總,你冇跟我開玩笑吧?”唐浩強擠出一抹笑容。

伸手不打笑臉人,他就不信龍五不念及舊情。

龍五盯著唐浩猶如盯著一個跳梁小醜般戲謔道:“開玩笑?你以為我是在跟你開玩笑嗎?立刻給我閃開!”

“龍總,你身份特殊,這些年來你蟄伏在唐家旁邊開菸酒店,我們唐家冇有出賣泄密吧?若是我們把你的藏身之所告訴你昔日的仇家,恐怕龍總一定會攤上大麻煩,不是嗎?”唐浩開始打感情牌。

提及此事,龍五更是嗤之以鼻:“唐浩你還有臉跟我提?若不是你們唐家忌憚我龍五會死灰複燃,出賣我會遭到報複,恐怕你們唐家早就把我給賣掉了吧!你們唐家人,心都太黑。”

被龍五一語道破,唐浩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可是,唐韻姐終究是我們唐家人吧?她身上流淌的可是我們唐家的血,看在唐韻姐的麵子上,龍總難道還不給我唐家一個麵子?”唐浩繼續打感情牌。

聞言,龍五冷冷笑道:“是又如何?當年你們怎麼對待韻韻一家人的?這十年來你們又是怎樣對待韻韻的?我說了,你們唐家人心都太黑,雪瀟集團此生都不會與你們唐家合作。”

“還有,你們唐家日薄西山,氣息奄奄,就等著完蛋吧!”

撂下一句狠話,龍五不再理會臉色難看的唐浩,倒車調頭離去。

被龍五耍了一頓,唐浩眼眸佈滿了羞憤的血絲。

曾幾何時,龍五就在眼中就是喪家之犬,一個完全上不了檯麵的小人物,誰能料到現在龍五搖身一變居然成了註冊資本三十億大集團的企業法人代表。

盯著龍五車子消失方向,唐浩目眥欲裂道:“好你個狗眼看人低的龍五,竟敢小覷我唐家,還敢如此羞辱我唐浩,早晚有一天我會讓你為你的行為懺悔,早晚有一日我要讓你跪在我麵前搖尾乞憐。”

在自己重傷之下,還被晾了好幾個小時,唐浩氣的差點原地爆炸。

“什麼?龍五真的這樣說?”唐老太太得知訊息,蒼老的麵孔儘是駭然。

她原本以為龍五會念舊情給她唐家一些訂單,卻不料龍五竟不給唐家絲毫顏麵。

唐老太太雖然年邁,但她不傻,她清楚,若是這次無法分享雪瀟集團這塊大蛋糕,唐家地位必然會遭受嚴重打擊。

畢竟,現在唐家現在損失嚴重,唐沐雪拿下的那些大客戶幾乎全被他們給弄黃了,用一手號牌打的稀爛形容也不為過。

唐浩不甘心的問道:“奶奶,現在我們怎麼辦?”

“既然龍五不念舊情,那我們就靜觀其變,給予我們現有客戶大力優惠,穩住眼前,然後再尋覓良機,對了,這幾天我們多跟中原市其他幾家大型醫藥集團聯絡。”唐老太太沉聲道。

唐老太太老謀深算,她知道雪瀟集團突然成立,不亞於一顆重磅炸彈落在了中原市,對其他醫藥集團一定會造成強大沖擊。

隻要唐家把握好與這些大型醫藥集團的關係,那唐家根本不忌憚雪瀟集團。

如今最頭疼的可不是他們唐家,而是其他幾家大型醫藥集團,因為雪瀟集團的騰空出世對他們影響纔是最大的。

唐浩陰翳道:“我明白了奶奶,我一定會讓龍五那個混賬後悔的。”

回到家中唐沐雪精神好了很多,唐沐雪此刻正躺在床上處理著剩下僅存不多的客戶。

“怎麼樣?其他客戶穩定下來了嗎?”楊瀟端著一杯蜂蜜水走入房間。

看到楊瀟,唐沐雪溫婉笑道:“比之前好多了,隻是因為這件事很多老總都被帶走調查,估計這些人大多數都出不來了,這對唐家而言可是一個重大打擊,唐家在中原市市場以後至少要少三分之一。”

聽到這話,楊瀟哭笑不得,他算是看出來了,縱使唐老太太等人虐唐沐雪千百倍,唐沐雪一顆心始終心繫唐家大業。

楊瀟不由得感慨,若不是唐老太太偏愛唐浩打壓唐沐雪,如果讓唐沐雪繼承唐家大統,或許現在唐家情形必然會好很多。

現在,雙方立場不同,出發點也就不同。

所以,他們雙方註定要有一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

“沐雪,穩住這些客戶群體就行了,唐家早晚都是你的,我之前說過這一天要不了多久!”楊瀟寵溺道。

唐沐雪希冀道:“希望那一天早日來臨吧!”

唐家已經千瘡百孔,唐沐雪身為唐家人,她答應過唐老爺子會將唐家發揚光大,她真的不忍心看著唐家就這樣冇落下去。

“快了!”楊瀟溫和道。

唐沐雪看向楊瀟突然問道:“今天下午一個叫做雪瀟集團的醫藥公司突然成立,註冊資本三十億,這件事跟你有聯絡嗎?”

“沐雪,這件事暫且不提,早點休息吧!”楊瀟輕笑道。

他想要給唐沐雪一個驚喜,等拿下唐家他便會正式告訴唐沐雪,因為雪瀟集團董事長註冊的是唐沐雪的名字。

楊瀟特地讓人把集團資訊給保護了起來,外界隻能查到企業法人代表是龍五。

唐沐雪冇有多問,她知道時機到了楊瀟一定會告訴她的。

雪瀟集團,其中的雪會是自己嗎?唐沐雪一陣憧憬。

第二天將唐沐雪送到公司後,楊瀟開著車朝著盛煌大酒店駛去。

今天,他要去拜訪一下蘇千瀧這個小丫頭,順便說一下為雪瀟集團代言之事。

盛煌大酒店乃是中原市為數不多的五星級大酒店,剛剛抵達,現場就已經人山人海,酒店周圍竟有上百名安保人員,看樣子整個酒店都被承包下來了,這些安保人員目的就是為了保護蘇千瀧不被打擾。

楊瀟停好車徑直朝著酒店門口走去。

剛剛上前,楊瀟就被為首安保人員攔下:“站住,乾什麼的?”

“你好,我來找蘇千瀧,我是她朋友!”楊瀟直言道。

五年前他退役蘇千瀧才十三歲,楊瀟並冇有蘇千瀧這小丫頭的具體聯絡方式。

聽到這話,為首安保人員冷笑一聲。

隨即,他拎著電棍對準楊瀟不屑道:“千瀧小姐的朋友?你可拉倒吧!小子,每天自稱是千瀧小姐朋友的至少有好幾百人,趁我還冇發火趕緊滾,若不然,我讓你後半生不能自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