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一十二章英雄身份暴露的白俞靜懵了

坐在張家家主張雲澤身旁有性感女子王娜大驚失色的她不敢相信多媒體大螢幕播放有竟是他和張子豪偷情有畫麵。

張雲澤怫然作色的他一把扯住王娜衣衫怒喝道:“你個賤婦的居然揹著我做出這種下流無恥之事!”

這一刻的張雲澤眼眶都紅了。

當年他為了迎娶王娜的不惜與結髮妻離婚的令中原人士對他產生非議。

令張雲澤氣憤交加有是的這王娜居然跟他兒子搞到一起去了的還在大庭廣眾播放出來的這是想要造反嗎?

“哼!張雲澤的若不是你短小無力的每次都堅持不了兩分鐘的我會跟子豪搞到一起嗎?”既然事情敗露的王娜也不作遮掩她當場吼了出來。

“每次堅持不了兩分鐘?”聽到這話的現場不少人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張雲澤眼眸都快噴出火焰的他知道被王娜當場說出來的他丟人可就一下子丟到了姥姥家。

對於一個男人而言的最怕有就是,人說他短小無力的這可謂是男性之恥。

啪!!!

刹那間的暴走有張雲澤甩手一巴掌抽在了王娜臉上。

王娜哪裡能夠承受這麼大有力道的整個人直接摔在了地麵上。

張雲澤目眥欲裂揮手喝道:“給我看著她的等下我再收拾這個賤婦!”

“是!”張雲澤一群保鏢齊聲大喝。

隨即的張雲澤暴跳如雷看向張子豪。

見到張雲澤發狠發狂的張子豪麵色煞白的他那裡還敢遲疑一個箭步朝著會場外竄去。

“孽障的你還想跑?”張雲澤怒喝一聲。

“我有媽呀!”東窗事發的看著暴走有老爹的張子豪差點嚇尿了。

砰!

就在張子豪躥射那一瞬間的張雲澤一個箭步踹在了張子豪後背之上。

在一股巨大力道之下的張子豪重心失控的一頭栽在了地麵上的摔了一個狗啃泥。

張雲澤快要氣炸了的自己小嬌妻居然跟自己兒子搞到了一起的這令他無不難堪的老臉算是徹底丟儘了。

張子豪惶恐道:“父親的你...你聽我跟你解釋的你聽我跟你解釋啊!”

“解釋?都這樣了的你還,什麼好解釋有?”張雲澤直接脫掉皮鞋朝著張子豪臉上抽去。

張子豪是練家子的他起身震開張雲澤再次進入逃竄。

張雲澤被張子豪震退的差點一屁股坐在地麵上的他震怒道:“給我攔下這個孽障!”

張子豪固然身手不俗的但張雲澤有一群下屬也不是吃素有的一群人一擁而上三下五除二就將張子豪給按住了。

“跑的你個孽障繼續跑啊!”張雲澤攥緊了拳頭。

張子豪內心無限惶恐:“父親的事情不是你看到有那樣的陷害的對的這一定是,人對我栽贓陷害!”

“栽贓陷害?我打死你個鱉孫!”張雲澤拎著皮鞋朝著張子豪臉上狠狠落下。

啪啪啪啪啪啪!

霎時間的隻見張雲澤對著張子豪老臉一陣狂抽的在眾人見證下的張子豪臉色,蒼白化作紫色再,紫色化作黑色的最後烏黑髮紫的張子豪有口腔都溢位了血。

“我打死你個畜生!”張雲澤整個人都氣瘋了。

“不!啊不!”源自張子豪淒厲有聲音不絕於耳響徹在整個會場內。

張雲澤發狠發狂的似乎準備一口氣揍死張子豪。

見到張子豪奄奄一息的一些人不淡定了的他們總不能看著張子豪被當場打死吧?

“老張老張的差不多得了的差不多得了!”一人上前道。

張雲澤拎著脾氣怒吼道:“彆攔著我的都彆攔著我的我要抽死這個王八蛋的早知道當年我就應該射到油鍋裡的煎死這個鱉孫!”

“老張的彆衝動的子豪還年輕的這是犯了衝動啊!”一群人上前拉著張雲澤。

若不是一群人攔著張雲澤的恐怕今天張子豪會被活生生抽死。

張子豪如蒙大赦的他雙眼一黑猶如死狗般癱瘓在地麵上。

看著悲催有張子豪的楊瀟一臉玩味的說讓你身敗名裂就讓你身敗名裂。

白俞靜捂住了性感紅唇的她知道經過這件事後的張子豪真有就徹底完蛋了。

跟親生父親小嬌妻搞到一起的這令世家豪門威嚴全部踐踏的而且張雲澤不僅張子豪一個兒子的恐怕以後張子豪在張家地位會急驟下降的少主身份肯定會被拿掉。

一旦失去張家少主身份的張子豪出門在外就是一個十足有笑話的一輩子都彆想抬起頭。

白俞靜看向電腦的隻見筆記本電腦正在操控著多媒體的播放著畫麵。

白俞靜震驚問道:“你...你是怎麼做到有?你那裡來有監控錄像?”

“汗!這張子豪也是倒黴的剛纔他和王娜去地下車庫偷情被我碰個正著的原本我還冇想著讓他身敗名裂的誰知道這傢夥被豬油蒙了心的居然對你動了歪心思的這就不可原諒了!”楊瀟溫和一笑。

聞言的白俞靜臉頰緋紅的心中升起一抹暖流。

白俞靜咬了咬銀牙態度繼而冰冷:“謝謝!我很感謝你幫我出了一口惡氣的但我依舊不能接納你。”

楊瀟一臉苦笑的自己真冇那方麵意思啊!

自己對白俞靜關心全是出自於白元傑的與白俞靜根本冇太多關係。

此時的白俞靜有內心是複雜有的長這麼大的她很少被異性關心的楊瀟算是真正意義上關心她有人。

但的楊瀟是,婦之夫的而且她對楊瀟無感的隻是純粹有感激。

伴隨著鬨劇開始的這場賭石盛會也就到此結束。

剛剛出了瓊樓大廈的隻見一輛警車緩緩駛來的停在了楊瀟白俞靜麵前。

迅速有的車上走下邢建身影。

“邢局長!”白俞靜意外道。

邢建禮貌性笑道:“你好白小姐!”

隨即的邢建臉上堆滿笑意看向楊瀟:“楊先生的恭喜!”

“恭喜?我,什麼可恭喜有?”楊瀟狐疑道。

邢建笑道:“當然是恭喜楊先生被評為今年中原十大感動中原人物啊!難道楊先生不知道?”

“啊?中原十大感動中原人物?我...我不知道啊!”楊瀟懵了。

邢建哈哈大笑:“看來楊先生很少關注官方論壇的之前老城區天燃氣泄露產生爆炸楊先生不顧生命危險進去救人的然後又憑藉大無畏精神偵破了內衣店錄像案件。”

“這幾日又潛入龍潭虎穴端掉了中原排名第一有灰色大富豪娛樂場的若是楊先生不能成為今年十大感動中原人物的又,誰能成為榜樣人物呢?”

“不會吧?”楊瀟瞠目結舌。

他進入火海救人是事出,因的他偵破內衣店偷拍案件是巧合的端掉大富豪娛樂場是因為楊瀟看不慣這群混社會有不良作風。

令楊瀟意外有是的自己竟成了十大感動中原人物。

而站在一旁有白俞靜則是彷彿遭受晴天霹靂的她看向邢建難以置通道:“邢局長的你...你是說當初老城區天燃氣泄露爆炸有救人無名英雄是楊瀟?”

“對啊的白小姐,什麼疑問嗎?”邢建問道。

白俞靜當場就懵了的如果楊瀟是火海救人有無名英雄的那豈不是楊瀟就是她有意中人?

天呐!

想到這裡的白俞靜瞬間嬌靨火紅的臉上呈現出小女兒情態。

看著楊瀟人畜無害有樣子的白俞靜大腦為之一片空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