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這個吻,有點甜

唐沐雪羞的不行,身為商場精英的她非常清楚,自己在聚會上飲下的酒水一定被人動了手腳,這個人多半就是對自己心懷不軌的秦朗,想明白這些,唐沐雪更是對秦朗好感全無。

唐沐雪撲過來楊瀟完全猝不及防,他連忙道:“沐雪,空調都開了,怎麼還這麼熱?你該不會發燒了吧?”

“冇...冇有!”唐沐雪小臉通紅,就快滴出水來。

遭受五年的冷嘲熱諷,將唐沐雪的心性打磨的非常不錯,她的忍耐力無疑是巨大的,就在剛纔下車那一會兒唐沐雪就感到有所不適,直到現在才陷入失控邊緣。

同時,唐沐雪也咬牙切齒,楊瀟這個呆子,看不出來你老婆有問題嗎?還發燒,發燒你個鬼哦!

“快,快送我回家。”唐沐雪備受煎熬,強大的自尊心令她無法張口,這種事情,無論換在誰身上,恐怕都難以啟齒。

“哦哦!”楊瀟一踩油門,顧不得限速,第一時間衝向家中。

過了清明路,距離家中不足幾分鐘路程,楊瀟剛停好車,唐沐雪精神都快要崩潰:“楊瀟,你過來抱我上去。”

此時此刻,唐沐雪好似體內被抽空了所有力氣,整個人有氣無力坐在副駕駛上,她隻感覺體內好似有一萬隻螞蟻爬來爬去,折磨急了。

楊瀟暗自咋舌,唐沐雪這是怎麼了?不是發燒,難不成是中暑了?可是,大晚上的有冇有強烈的日頭,怎麼可能會中暑呢?

若是唐沐雪知道楊瀟的想法,咬死楊瀟的心思都有了,這個笨蛋,居然能聯想到中暑,這個傢夥到底具備多麼豐富的想象力啊!

“你還在猶豫什麼?趕緊過來抱我啊!”唐沐雪情緒徘徊在失控邊緣,她是一個非常愛麵子的女人,就算是情緒失控也要在自己房間失控,若是在外讓人看到自己那一麵,還不把人給羞死了。

楊瀟哪裡還敢猶豫,立刻抱著唐沐雪的嬌軀回到了家中。

躺在床上,唐沐雪幾乎都急促了,她隻感覺渾身好似有火再燒。

見到難受的唐沐雪,楊瀟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疑問:“沐雪,你是不是中暑了?”

什麼!中暑?唐沐雪眼眸逐漸呆滯。

哇!這個呆瓜竟然聯想到自己中暑?天啊嚕,唐沐雪真的想要把楊瀟的腦殼給打開看看楊瀟腦子裡到底想的是什麼。

此刻,爸媽都已經睡了,唐沐雪雖然意誌力堅定,可是她終究是個女人,著了道,不發泄,這會把人給憋壞的。

想到結婚五年自己還是完璧之身,想到這兩天楊瀟的驚人變化,想到楊瀟今晚帶來自己的一係列感動,唐沐雪咬了咬銀牙,心中打定主意,既然無法忍受,那就釋放吧!

“楊瀟,你過來!”唐沐雪輕咬貝齒道。

“怎麼了?”楊瀟立刻走了過去。

唐沐雪盯著楊瀟含羞問道:“我美嗎?”

楊瀟實在是不明白唐沐雪為何問這種問題,你都是中原第一美人了,能不美嗎?

不過,楊瀟還是點了點頭:“美,沐雪,你美極了!”

聽到這話,唐沐雪再也無法忍受體內的躁動,她嬌靨火紅癡迷道:“楊瀟,希望此生你以後不要辜負我。”

說完,唐沐雪徹底失去理智,性感紅唇朝著楊瀟嘴唇上落下。

楊瀟整個人都懵掉了,他真的冇有料到唐沐雪會突然吻自己,這可把楊瀟給激動壞了,要知道,兩人在一起五年,連手都冇怎麼拉過,更不要說接吻了,這可是唐沐雪第一次吻自己。

太開心了,楊瀟此刻無法形容自己激動的心情,而且,唐沐雪還那麼靚麗動人,守著這麼一個嬌滴滴的大美人不心動那肯定是假的,這五年來,不知道有多少夜晚楊瀟是那麼的難熬。

緊接著,失去理智的唐沐雪對著楊瀟撲了過去,見到唐沐雪這麼主動,楊瀟忽然意識到情況不對。

他能夠從唐沐雪的唾液中感受到這裡麵有藥物成分!

不好,唐沐雪被人下藥了。

楊瀟神色一變,儘管秀色可餐,他可不想趁人之危。

“沐雪,剛纔你的酒水裡麵被人下了藥,你彆激動,我現在就給你排毒。”楊瀟深吸了一口氣鄭重道。

隻可惜,唐沐雪早就迷失了理智,她不斷朝著楊瀟撲去,楊瀟無可奈何,隻能點了唐沐雪的穴道,令唐沐雪動彈不得。

楊瀟毫不遲疑,找出自己破舊的羊皮包,從裡麵取出幾根銀針。

將唐沐雪嬌軀平放在床上,楊瀟按照平生所學紮入唐沐雪各大部位,不足三分鐘,唐沐雪臉上的紅潤逐漸散去,眼眸迷失潰散,隨之化作的是清明。

回過神來的唐沐雪整個人都驚呆了,楊瀟竟然施展銀針對自己排毒,並未對自己進行動手動腳。

排毒成功,楊瀟抽出銀針,解開唐沐雪穴道,如釋重負道:“沐雪,剛纔你著了道,現在我已經給你解毒成功,現在冇事了,剛纔身體有異樣你怎麼不給我說?”

唐沐雪紅著臉不敢直視楊瀟眼睛,這種羞人的事情她怎麼好意思張口。

“謝謝,我去洗個澡!”出了不少汗,唐沐雪狼狽逃離房間衝向洗手間。

在洗澡的過程中,唐沐雪氣的牙癢癢,自己都那樣了,這個傢夥不僅冇有做出逾越之事,竟然還給自己解了毒,這傢夥的腦子裡麵到底在想什麼?難道是姑奶奶不漂亮吸引不了你嗎?

不得不說,此刻的唐沐雪嚴重的遭受挫敗感,她甚至都懷疑楊瀟是不是同性戀。

那麼一個大美人在你麵前,你居然做出這種事,難道不怕遭受天譴嗎?

回到房間,看著躺在地麵上的楊瀟,唐沐雪氣得不行,她拿起床頭的咖啡貓狠狠摔在了楊瀟身上冷冰冰道:“今晚,你去睡沙發。”

“哦,好!”楊瀟立刻起身,不敢抗命,朝著外麵走去。

這一刻,楊瀟鬱悶極了,自己好心幫唐沐雪解了毒,怎麼還對自己冷暴力?故人誠不欺我,女人心海底針,無法揣測。

不過,摸了摸嘴唇,楊瀟流露出幸福的笑容。

還彆說,這個吻,有點甜。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