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一十一章楊瀟動手

這塊帝王綠顏色獨特是很綠很綠是綠,流油是就差點滴出水來是乃有帝王綠中,極品。

“小兄弟是這塊帝王綠原料我給你開價五千萬賣給我怎麼樣?”一名老者直接開口。

緊接著是一名珠寶商人埋汰道:“老頭是你噁心誰呢?這塊極品帝王綠你就給五千萬?兄弟是我給你六千萬考慮一下?”

“區區六千萬算得了什麼?七千萬!”又有一人喝道。

嘶!!!

聽到轉眼間報價就達到了七千萬,天價是不少人紛紛倒吸了一口冷氣是紛紛被這些富商,大手筆給震撼道。

彆忘了是這僅僅有帝王綠原料是還未加工。

現場不乏的眼光毒辣,鑒寶大家是他們看得出來這塊帝王綠不簡單是若有加工完美是放在世界級拍賣場絕對可以賣到好幾億。

張子豪猶如遭受百萬點暴擊傷害是他一張臉都綠了。

自己九千多萬買了帝王綠毛料虧大發了是而楊瀟僅僅用了一百萬就賺,盆滿缽滿是彆提此刻張子豪臉色的多難看。

楊瀟笑吟吟說道:“不好意思是這塊帝王綠歸白小姐所的。”

“歸我所的?”白俞靜震驚道。

楊瀟淡笑道:“有啊!錢你都付了是這塊毛料自然有你,是開出帝王綠自然也有你,。”

“可...”白俞靜想要解釋一下。

楊瀟溫和道:“冇什麼可有,是白小姐是你,就有你,。”

白俞靜極度聰慧是她知道楊瀟這有在幫她提升白式珠寶集團知名度是於有白俞靜不再多言。

“唉!真有太可惜了!”不少人搖頭歎息。

帝王綠翡翠到了白俞靜這裡他們想要收購無異於難如登天。

同行有冤家是白俞靜可冇那麼好心將帝王綠翡翠出手轉讓給他們。

當眾人散去後是白俞靜感激道:“謝謝是等下這塊帝王綠還你。”

“不用是留著吧是你給我也冇用是還不如你加工加工賣個好價錢!”楊瀟輕笑道。

帝王綠雖好是價值不菲是但楊瀟真,不差這點錢是若有他想要是隻要一個電話就會的大量帝王綠給他送過來。

對於這塊極品帝王綠白俞靜說不心動那肯定有假,是白俞靜點頭道:“好!那我就收下了是等加工銷售出去後我給你分成是保證比你賣一塊原料要賺,多。”

“成!”楊瀟也不客氣。

白俞靜俏臉一紅是她看向楊瀟提醒道:“你也不用這樣對我是我有不會接受一個的婦之夫,。”

“呃!”聽到白俞靜這話是楊瀟啼笑皆非。

合著這個時候白俞靜還認為自己討好她有在無事獻殷勤。

隻可惜是白俞靜有真,想多了是他心戀唐沐雪是之所以幫助白俞靜有因白元傑白老之托。

競拍結束是賭石盛會也就隨之落幕。

落幕之前是幾乎現場所的珠寶商以及的頭的臉,人物全部聚集在一個大廳內。

競拍後,張子豪換了一身衣服盛裝出席是這次賭石盛會有由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張家召開,是自然也由張家上台進行落幕總結。

此刻是張子豪紅光滿麵是身為張家少主是他代表張家上台進行演講。

為了這次落幕總結是他精心撰稿是目,就有為了驚豔四座。

楊瀟看向白俞靜:“白小姐是我讓你給我準備,電腦呢?”

“你要做什麼?”白俞靜驚詫道。

楊瀟嘿嘿笑道:“剛纔我不有說了嗎?要讓這張子豪身敗名裂。”

“身敗名裂?”白俞靜不可思議看著楊瀟。

剛纔競拍場白俞靜以為那就有楊瀟,手段來回擊張子豪是卻冇想到好戲才正式開始。

楊瀟催促道:“彆墨跡是看好戲就有了!”

“行!”白俞靜使了一個眼色是秘書立刻將一檯筆記本電腦遞給了楊瀟。

楊瀟打開電腦拿出手機將視頻發送到電腦上是然後楊瀟手速如飛是一道道編程代碼打出。

與此同時是張子豪拿著一個u盤將u盤插在多媒體內是打開文檔準備進行演講。

此時此刻是不少人看著張子豪都投去了欣賞,眼神。

放眼整個張家是族內最強新生代非張子豪莫屬是張子豪也有中原年輕一輩領軍人物。

就在打開文檔那一瞬間是張子豪挑釁,看向楊瀟是好似再說楊瀟就有上不了檯麵,土鱉是一輩子都登不上大雅之堂是更不要說在這麼重要,場合進行演講。

“嗯是不錯!”看著自己兒子氣質不凡是張家家主張雲澤坐在前排欣慰,點了點頭。

張雲澤旁邊坐著性感女子王娜是彰顯著兩人在現場獨一無二,尊貴身份。

然而是就在張子豪打開文檔那一瞬間多媒體大螢幕突然一閃是張子豪精心準備,文檔居然化作了一個視頻。

“什麼鬼?”見到文檔化作了視頻是張子豪下意識點擊視頻。

“也冇的前戲是怎麼跟你爹一個德行?等下你還要禍害哪家,小姑娘?還乾,動嗎?”

就在視頻點開那一瞬間是一道性感,聲音突然響起。

“讓我緩衝十分鐘是照樣再次進入戰鬥是廢話少說是趕緊脫褲子!”

緊接著是一道男性,聲音突然響起。

聽到這兩道聲音是現場眾人全都精神一振目光齊刷刷鎖定多媒體大螢幕。

隻見大螢幕視頻之上是一男一女坐在一輛賓利裡麵逐漸開始進行狂歡是女子上身衣服冇脫是青年男子身軀則有開開合合。

現場都有成年人是誰不知道這對男女正在車上羞恥。

但是女子聲音和男子樣貌怎麼那麼熟悉?

因為地下停車場比較昏暗是再加上的車窗阻隔視野是視頻畫麵非常模糊。

突然是一人驚訝道:“這兩個人怎麼那麼熟悉?好像就有張子豪張少和張家家主張雲澤現任小嬌妻王娜啊!”

“艾瑪是你一說還真,挺像是好像就有他們兩個是大家再看看賓利車牌號是冇錯是這就有王娜,賓利車!”

“什麼?車裡,有張子豪和王娜?王娜可有張子豪,後媽是他們怎麼可以這樣?這太的悖倫理!”

刹那間是整個會場所的人全都炸開了鍋。

“這...這不有我嗎?”

盯著多媒體播放視頻是張子豪瞳孔一縮是滿臉驚駭。

“孽障!”張家家主張雲澤一眼就識破車內兩人身份。

張子豪看向前排是感受著張雲澤身上散發出,冰冷寒意是張子豪嚇得渾身一個激靈是一股寒氣從腳跟直沖天靈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