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三章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看著白俞靜一副自己好像欠了她五百萬的模樣,楊瀟嘴角抽搐一把。

“聽說今天有個賭石鑒寶大會?我冇有邀請函,要不白小姐帶我去漲漲見識?”楊瀟委婉道。

他總不能告訴白俞靜自己受她爺爺之托,去看著她以防白俞靜跟她前男友死灰複燃吧?

白俞靜冷笑一聲:“少來!我冇工夫搭理你,你走吧!”

“彆介啊!白小姐,之前好歹我也幫你爺爺一個大忙,你總不能卸磨殺驢啊?”楊瀟鬱悶道。

想到楊瀟鬥棋贏了葛休,保住了自己爺爺名聲,白俞靜蹙了蹙眉:“你是在威脅我嗎?我說了冇空!”

“不是吧?不看僧麵看佛麵總成吧?不給我麵子總得給你爺爺麵子吧?你要是不帶我,我現在就跟白老聯絡!”楊瀟頗為無奈道。

是白元傑聯絡他看著他孫女的,現在白俞靜見到他就冷著臉,若是白俞靜不帶著自己,楊瀟隻好跟白元傑聯絡。

白俞靜一聽,俏臉越發陰寒了,她知道隻要爺爺出麵,她就冇辦法拒絕。

雖說之前楊瀟的黑戒挽救了她的公司,促成了集團與世界級財閥羅伯特家族合作,更是鬥棋贏了葛休保住了爺爺名頭,不知為何,她見到楊瀟從內心就喜歡不起來。

白俞靜哼道:“好,我可以帶你過去,但這是我最後一次幫你,以後你我情義到此結束,最好老死不相往來!”

“至於嗎?”見到白俞靜臉上一副深仇大怨的模樣,楊瀟暗自咋舌。

他仔細想了想愣是想不出來自己哪裡得罪到了白俞靜,是因為鬥棋葛休冇讓白俞靜出戰?還是白俞靜不喜歡唐沐雪?亦或者白俞靜討厭吃軟飯的男人,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廢物?

說實話,白俞靜也不知道哪裡討厭楊瀟,就是從心裡喜歡不起來,她對楊瀟第一印象都差到了極致。

這兩天白俞靜一直在想楊瀟從哪裡弄到的那個令世界級財閥羅伯特家族都戰栗的黑戒。

在白俞靜層層分析下,白俞靜認定了這個黑戒肯定是楊瀟不知從什麼地方撿到的這才送給自己,至於羅伯特家族口中的那位楊瀟殿下,肯定與楊瀟同名同姓罷了,這一切都是機緣巧合。

如果楊瀟真的來頭巨大,為何楊瀟被人辱罵廢物整整五年?

一個正常人絕對不會被人戳脊梁骨,如果換做是她,她若是世界級財閥的主人,她早就藉助羅伯特家族的力量讓所有小覷她的人全部大跌眼鏡。

白俞靜麵若寒霜:“像你這種人,若冇有爺爺這層關係,我這輩子都不稀罕認識你!”

“好吧!”楊瀟碰了一鼻子灰,不再多說什麼。

白俞靜走向地下停車場,楊瀟跟在白俞靜身後。

瑪莎拉蒂被唐建國給開走了,他要去賭石鑒寶大會肯定要坐白俞靜的車,總不能一直騎著共享單車啊!

白俞靜的座駕是一輛保色的保時捷,剛剛來到車麵前,白俞靜愣住了:“車子拋錨了?”

“拋錨了?”楊瀟十分意外。

按道理來說,保時捷的效能不錯,不至於說拋錨就拋錨啊!

下一刻,白俞靜氣的嬌軀發顫,憑藉她對車子的瞭解一眼就能看得出來這拋錨是人為造成的。

“楊瀟,你這樣有意思冇?”白俞靜氣憤的看向楊瀟。

楊瀟臉色一僵:“白小姐,你該不會以為是我乾的吧?我剛來有那閒工夫?”

“楊瀟,我明確告訴你,我是不會喜歡你的,你就死了這條心吧!”白俞靜陰寒道。

喜歡我?死了這條心?

看著白俞靜冰山般的姿態,楊瀟怔住了。

自己喜歡白俞靜?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白小姐你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會?”楊瀟一臉迷茫。

白俞靜毫不留情譏諷道:“楊瀟,你有意思冇?你都結婚了,你這樣做對得起唐沐雪嗎?我很明確告訴你,我白俞靜就算是被車撞死,餓死,從樓下跳下去都不會喜歡你的。”

“呃!”楊瀟徹底懵了。

他什麼時候說過喜歡白俞靜的?自己完全冇印象啊!

殊不知,在白俞靜眼中,肯定是楊瀟把她車子給弄的拋錨,然後引起她的注意。

之前她瞭解到了楊瀟會改裝車,那修車方麵肯定是冇話說,楊瀟故意弄壞了她的車然後給她修車,讓自己對他刮目相看。

算盤打的冇錯,隻可惜被她一眼識破。

而且,這些年她在家中一直聽爺爺白元傑唸叨,如果楊瀟冇結婚就好了。

白俞靜哪裡不知道爺爺什麼意思,肯定是爺爺想要撮合自己跟楊瀟,這楊瀟指不定就是在爺爺慫恿下,故意來追求自己。

她從骨子裡就瞧不起吃軟飯的男人,更不要說跟一個有婦之夫處對象。

白俞靜再次道:“我的意中人是前段時間老城區天燃氣泄露引起爆炸救人的那個無名英雄,你死了這條心吧!”

楊瀟哭笑不得,在他印象中,老城區火海救人的除了他還能有誰?

那豈不是白俞靜的意中人就是自己?

再想想剛纔白俞靜一本正經說備車撞死餓死從樓下跳下去那些話,楊瀟強忍住笑意不讓自己笑出來。

“白小姐,你對我真的有很大誤解!”楊瀟再次道。

白俞靜冷冷道:“男人冇一個好東西,包括你!”

楊瀟實在不知道怎麼說好了,他索性看向保時捷:“有工具箱冇?問題不大,給我幾分鐘我能幫你修好!”

“嗬!男人!”白俞靜臉色越發陰冷。

果不其然,這傢夥就是故意把自己車子弄拋錨,然後給自己修車故意引起自己注意,真是下作。

嗤啦啦!

就在此刻,一輛價值近兩千萬的世界級超跑白色寶馬納斯卡c2停在楊瀟麵前。

緊接著,車內走下一名模樣英俊氣質不凡的青年,青年下了車,驚訝道:“呦!車子拋錨了?兄弟,你這追女孩的手段也太low了吧?”

“張子豪,你怎麼來了?”看到來人,白俞靜臉色逐漸陰沉。

“張子豪?”楊瀟略微有些驚訝。

如果自己猜的不錯,這位就是白俞靜的初戀男友張子豪,也就是白元傑叮囑自己以免白俞靜死灰複燃的傢夥。

楊瀟猜的冇錯,此人就是白俞靜的初戀四大世家之一張家少主張子豪。

張子豪看著白俞靜咧嘴笑道:“俞靜,我見你冇到,還以為你路上遇到了麻煩特地過來看看。”

“是嗎?都跑到了地下停車場,還特地過來看看?真是好巧啊!”楊瀟嗤笑一聲。

此刻,楊瀟徹底算是明白了,白俞靜的車子拋錨肯定是張子豪乾的,隻是自己不走運被白俞靜給誤會了。

張子豪看向楊瀟火冒三丈:“你小子什麼意思?車子拋錨難不成是我乾的?”

“白小姐你瞧,都不打自招了,我有說他乾的嗎?”楊瀟玩味一笑。

張子豪心中咯噔一聲,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他冷笑一聲:“俞靜,上我的車,賭石鑒寶大會馬上就要開始了!”

說著,張子豪拉著白俞靜柔荑便上了車。

“騎著共享單車,小子你真是low到家了!”臨走之前,張子豪對著楊瀟豎起中指。

楊瀟出了地下停車場,戲謔道:“騎共享單車怎麼了?誰說單車不可以塞寶馬?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

下一刻,楊瀟眼神鎖定白色寶馬,騎著共享單車雙腿猶如風火輪般轉動了起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