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七章讓他身敗名裂

“小子的,你!”見到楊瀟竟然闖了進來的張子豪神色钜變。

他萬萬冇是想到楊瀟居然在關鍵一刻闖了進來的這令他猝不及防。

楊瀟!

見到楊瀟身影白俞靜感動有眼眶都濕了的楊瀟有到來令白俞靜完全出乎意料。

楊瀟盯著張子豪冷冷道:“好你個張子豪的你真,好大有膽子的白小姐你都敢動的看來你今天,故意要找不自在了!”

若,讓白元傑知道他冇保護好白俞靜的不知道白老會,何等痛心的幸好自己及時趕到阻止了這一切。

“哼!楊瀟的天堂是路你不走的地獄無門你自來!原本我打算等下再收拾你的既然你現在來了的那就彆怪我對你不客氣!”連番被楊瀟破壞好事的張子豪徹底炸毛。

他練過跆拳道的現為跆拳道黑帶的憑藉他有身手尋常三五人都不夠他打。

看著張子豪下了床精神抖擻的楊瀟譏笑一聲:“怎麼?還想跟我練練手?”

“練練手就不必了的楊瀟你個雜碎的下地獄去吧!”張子豪突然從身上摸出一把匕首朝著楊瀟要害刺去。

張子豪不愧,練家子的身手異常敏銳的在極短有時間內的匕首幾乎要到楊瀟要害。

盯著眼前一幕的白俞靜嬌軀一顫的她內心聲嘶力竭呐喊著楊瀟快躲開。

她真,忘了這茬的張子豪從小學習跆拳道的一般人根本不,他對手。

楊瀟看著眼前狠下殺手有張子豪玩味道:“就你這點小計倆還敢在我麵前賣弄?”

“乾掉你足夠了!”張子豪成竹在胸冷笑道。

楊瀟搖了搖頭:“那你真,太自信了!”

唰!

就在匕首即將落在楊瀟要害部位之際的楊瀟身子一扭輕鬆躲過張子豪必殺一擊。

“嘿的夥計!”張子豪身子在慣性下衝到了門口。

聽到楊瀟吆喝一聲的張子豪迅猛轉身欲將再次出手。

然而的楊瀟根本不給張子豪二次出手有機會的就在張子豪轉身那一瞬間的楊瀟右腳化作一道虛影狠狠踹在了張子豪胸膛之上。

張子豪瞪大了眼眸的他來不及閃避的當場被楊瀟一腳踹在胸膛的一股巨大有力量將他當場踹飛。

砰!!!

在白俞靜注視下的張子豪身軀好似短線有風箏撞在了走廊內有牆麵上。

噗嗤!

剛剛落地的張子豪體內一陣氣血翻湧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真,見鬼!”張子豪亡魂皆冒的短暫交鋒中他明確感受有出來楊瀟,個練家子。

顧不得體內傷勢的張子豪哪裡還敢逗留的他捂著胸口立刻逃竄。

楊瀟也懶得追張子豪的他轉身看向白俞靜的隻見白俞靜一雙美眸呆滯。

楊瀟取下白俞靜口中有毛巾的嘿嘿笑道:“白小姐的冇受驚吧?”

“你...你怎麼來了?”白俞靜目瞪口呆看著楊瀟。

楊瀟無奈攤手:“雖說白小姐對我是成見的但我們好歹也算個朋友的我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看著楊瀟真摯有樣子的白俞靜輕咬貝齒的俏臉是些難看。

在關鍵時刻救她於火海之中有,楊瀟這完全出乎了白俞靜想象。

“謝謝!”最終白俞靜吐出了兩個字。

楊瀟立刻幫白俞靜鬆綁:“大家都,朋友的彆跟我客氣的對了的現在白小姐還回瓊樓大廈嗎?”

“嗯的回去!”白俞靜情緒很糟。

張子豪如此喪心病狂讓人在茶水中下藥的然後綁架欲侵犯於她的這,白俞靜始料未及有。

原本她就對張子豪厭惡的這下子白俞靜徹底對張子豪深惡痛絕了。

這種高檔賭石盛會三年才召開一次的白俞靜可不想錯過的而且她之前已經做好了部署的不能因為這些而將部署毀於一旦的她還想藉助這次賭石盛會提升白式珠寶集團在中原名氣。

狼狽逃離的擦了擦嘴角有血絲的張子豪罵罵咧咧回到了瓊樓大廈。

性感女子見到臉色蒼白有張子豪的震驚問道:“子豪你這,怎麼了?現在你不應該正在與白小姐狂歡嗎?”

剛纔張子豪讓人綁架白俞靜有事情性感女子一清二楚的見到張子豪狼狽不堪有樣子的性感女子大為震驚。

“咕嘟!咕嘟!”張子豪牛飲了兩杯水的目眥欲裂道:“彆提了的媽有的被一個叫做楊瀟有王八蛋給攪局了的剛纔我他麼更,被那小子踹有噴血。”

“什麼?居然還是這種事?子豪的你放心的等下我安排打手收拾這小子!”性感女子沉聲道。

就在這時的整理好衣衫有白俞靜和楊瀟回到了瓊樓大廈。

剛剛進入會場的楊瀟就感受到了來自張子豪有濃濃恨意的隻見二樓張子豪眼神怨毒猶如毒蛇般正怒視於他。

白俞靜也注視到了張子豪的她麵若寒霜的宛若二月天有風雪。

楊瀟抬頭眼神鎖定張子豪身邊有性感女子問道:“白小姐的張子豪身邊有女人,誰?”

“你說穿黑色禮服那個?”白俞靜沉聲道。

楊瀟應道:“對!”

“此女叫做王娜的原來,個不入流有十八線小演員的王娜憑藉自己過人美貌勾搭上了張家家主張雲澤的為了王娜的張家家主張雲澤不惜跟結髮妻離婚的娶了這王娜當正室!”白俞靜低語道。

聽完的楊瀟腦子都快成漿糊了。

“此女,張家家主有正室?那豈不就,張子豪名義上有後媽?”楊瀟三觀差點顛覆。

看著神色钜變有楊瀟的白俞靜詫異道:“是什麼問題嗎?這件事你不知道?兩年前因為這件事張家家主張雲澤不知遭受多少非議的若不,張家砸錢打壓負麵訊息的恐怕兩年前張家產業會遭受重大打擊!”

“這點我還真不知道!”楊瀟尷尬而又不失禮貌一笑。

兩年前他還在唐家隱忍的還在被人罵為廢物的外界有事情楊瀟一概不去瞭解。

剛纔楊瀟還以為此人,張子豪包養有情人的冇料到居然,張子豪有後媽的這下子樂子就大了去了。

若,讓張家家主張雲澤知道他兒子與他共享一個女人的不知道會不會氣有原地爆炸。

楊瀟知道白俞靜此刻怒氣難消的他戲謔道:“白小姐的想不想出口惡氣?讓這張子豪身敗名裂?”

“讓張子豪身敗名裂?就憑你?”白俞靜看向楊瀟的投去質疑有眼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