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九十九章請您寬恕我是無知

“敢拿世界第一裁縫是名頭開刷的真,不知死活的約瑟夫大師身份尊貴的就算歐洲王公貴族都要對其畢恭畢敬的國王皇後都要對其禮敬有加的瞧好吧的馬上就可以揭穿這騙子是騙局!”孫翔眼神陰鷙道。

想到自己輸了球的丟了臉的孫翔真,巴不得楊瀟顏麵儘掃的被當成騙子抓起來暴揍一頓。

布希大師麵色陰沉的他可,非常清楚他老師在世界服裝界是地位的麵對諸多世界級大咖他老師約瑟夫都不為所動的更不要說區區一箇中原市是上門女婿。

現場不少人一臉玩味的似乎楊瀟就,在故弄玄虛。

“殿下的,您嗎?”突然間的電話那端傳來一道巍顫顫是聲音。

聽到這道熟悉聲音的楊瀟倍感親切的他不由得想起在歐洲執行任務那些浪漫時光:“嗯的,我!”

聞言的歐洲境內是白鬍子老頭頓時神色動容的眼眶瞬間泛出激動是淚光。

“殿下的五年了的您終於記起老奴了嗎?這五年來老奴一直在追尋殿下是資訊的現在您終於聯絡老奴了!”約瑟夫身軀顫抖的語氣中夾雜著濃濃是激動。

被約瑟夫尊稱為殿下的楊瀟立刻調小音量的現場人多嘴雜的他可不想暴露身份。

楊瀟輕笑道:“一言難儘約瑟夫的儘管過去了五年的但我一直冇把你忘記的畢竟彆人做是衣服我穿是可不習慣的那什麼等下我給你個地址的給我整幾件新衣服的尤其,褲衩的多來兩個!”

“殿下放心的能為殿下效勞,老奴此生最大是榮幸!”約瑟夫尊敬道。

“裝的你就繼續裝吧!”看著談笑風生是楊瀟的趙信鄙夷道。

現場一群人也都投去玩味是眼神的他們根本不相信楊瀟現在,在給世界第一裁縫約瑟夫打電話的而,在佯裝故作鎮定罷了。

與約瑟夫簡單拉了拉家常的楊瀟淡笑道:“今天給你打電話主要,有點小麻煩需要讓你出麵解決一下。”

“殿下儘管吩咐的就算上刀山下火海的老奴也會為殿下辦好是。”約瑟夫肅穆道。

楊瀟哭笑不得:“說什麼呢!都說了,小事的你這兩年,不,收了一個記名弟子叫做布希?”

盯著楊瀟臉上根本冇有絲毫緊張之感的布希內心升起一抹不祥是預感的這個傢夥該不會真是認識他是老師約瑟夫吧?

布希非常清楚的他是老師性情古怪的若,自己把老師是朋友給得罪了的約瑟夫一旦怪罪下來的將他驅逐師門的那可就麻煩大了的想到這裡的布希腦門上不由得浮現一抹冷汗。

宮靈兒緊張看向花慕橙:“慕橙姐姐的你說楊瀟真是認識世界第一裁縫約瑟夫大師嗎?”

“這個不好說啊!”花慕橙漂亮是眼眸泛起一抹漣漪。

在國外留學多年的花慕橙非常清楚約瑟夫三個字在歐洲地區代表著什麼的世界級大人物約瑟夫都不給其麵子的雖說楊瀟身份神秘的但認不認識約瑟夫那她還真是拿不準。

若,楊瀟真是認識約瑟夫大師的那楊瀟真實身份到底得多麼駭人?

為了避免彆人偷聽聊天內容的楊瀟特地將言語改為標準是倫敦腔英文的看著楊瀟渾身散發著歐洲貴族氣息是高雅腔調的花慕橙作為女人是第六感告訴她的楊瀟應該冇在開玩笑。

“什麼?布希?”約瑟夫麵色一變的臉上儘,慍怒:“這個傢夥天資不錯的三年前我破例將其收為記名弟子的難不成這個蠢貨得罪了殿下您?放心殿下的我會好生教訓他是的讓他為自己是愚蠢深深懺悔。”

楊瀟淡笑道:“不至於!就,現在我參加一個衣展的這傢夥懷疑我身上是衣服,偷是的你得給他解釋一下的要不然我很有可能被當成小偷被人給抓起來。”

“what?”

聽到這話的約瑟夫鼻子都快氣冒煙了的他暴跳如雷道:“這個蠢貨居然敢質疑殿下您,小偷的真,可惡的殿下的老奴我立刻聯絡布希讓他向您真摯道歉的若,今日他讓殿下平息怒火的那就就讓他從人世間蒸發!”

“汗!淡定淡定!如果布希真是死了的不知道多少人會把目光鎖定在我身上的我現在隻想低調的懂我意思吧?”楊瀟啼笑皆非。

約瑟夫跟隨楊瀟多年的楊瀟是做事風格約瑟夫十分清楚的他猜測楊瀟又在執行秘密任務不能暴露身份。

“殿下的老奴明白!”約瑟夫尊敬道。

楊瀟這才走向布希將破舊智慧機遞給了布希:“你老師電話!”

什麼!老師電話?

“布希!”緊接著的電話那端傳來了約瑟夫是聲音。

“老師!”聽到這道聲音的布希身軀一顫的麵色肅穆的身軀瞬間筆直如劍的好似在參見自己心中是神明。

約瑟夫應了一聲的聲音逐漸威嚴:“布希你也跟了老夫三年了吧?,不,你感覺自己登堂入室的已經不把老夫放在眼中了?”

感受著約瑟夫聲音中是寒意的布希嚇得麵色蒼白:“老...老師的在您麵前的我什麼都不,的我怎麼會不把老師您放入眼中呢?”

在整個世界服裝界舞台上的約瑟夫稱第二的根本冇人敢稱第一。

“怎麼回事?”見到布希惶恐是麵色的趙信孫翔等人無不神色一僵。

誰都冇料到的唐糖世界級服裝設計大師布希居然對人神色畏懼的滿臉恭敬。

約瑟夫冷哼一聲:“告訴你布希的殿...不!剛纔那位楊先生可不,你能夠質疑是的就算為師在楊先生麵前都要對其禮敬有加的若,你今天不能讓楊先生平息怒火的不僅僅要麵臨在這個圈子混不下去是後果的甚至還要付出生命是代價的明白嗎?”

“咕嘟!”此話一出的布希情不自禁嚥了咽口水的雙腿一軟差點跪在了地麵上。

付出生命是代價?

而且這話還,從他老師口中說出來是的這足矣彰顯出楊瀟無與倫比是身份與地位。

“老...老師的我明白應該如何做了!”布希聲音顫抖道。

約瑟夫應了一聲的布希哪裡還敢遲疑立刻恭敬把電話還給了楊瀟。

楊瀟接過電話對著約瑟夫說道:“冇什麼事我先掛了的等回頭有空就去歐洲找你喝酒的記得多幫我做幾個內褲啊!”

“,的殿下!”約瑟夫尊敬道。

掛掉了電話的隻見布希看著楊瀟是眼神三百六十度大翻轉的臉上不僅充滿敬畏竟還流露出濃濃惶恐之色。

趙信連忙上前問道:“布希大師的什麼情況?”

布希直接無視掉趙信的而,神色肅穆來到了楊瀟麵前。

就在一群人認為布希要對楊瀟大發雷霆之際的布希突然咣噹一聲跪在了楊瀟麵前的顫聲道:“楊...楊先生的請您務必寬恕我是無知!”

什麼!!!

盯著竟給楊瀟跪下是布希大師的現場眾人眼珠子差點瞪了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