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上門的麻煩

“龍哥,來包煙!”停好了車,楊瀟來到唐人旁邊一家菸酒店。

菸酒店老闆淡淡道:“老地方,自己拿,賒賬記得自己記賬,給錢自己找零。”

楊瀟哭笑不得:“我說龍哥,你這樣能掙到錢嗎?也不怕彆人賴賬跑路。”

不過,龍五的菸酒店門口常年擺放著幾個西瓜,也不賣就這麼擺著,也不知道這是做什麼,所以在很多人眼前龍五就是一個怪人。

正在看報紙的龍五看了看楊瀟哼哼道:“這就不勞你小子操心了,我也很好奇,你小子言談舉止不凡,為何屈尊在一個小小的唐家?還給人家當上門女婿?”

小小的唐家?

聽到這話,楊瀟略微有些錯愕,唐家好歹在中原市也是二流豪門啊,居然在菸酒店老闆龍五眼中如此不值一提,這令楊瀟對龍五有了新的認知。

五年前楊瀟就看得出來這個菸酒店老闆不是尋常人,卻冇料到開口就這麼大口氣。

龍五的眼神睿智,彷彿楊瀟所有的秘密都要被他給看破,楊瀟淡笑一聲:“我說我是為了一個女人你信嗎?”

“我信!”龍五點了點頭,他一臉複雜道:“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唐沐雪是個不錯的女人,隻可惜她父母和唐家這群人實在是太噁心了一點。”

楊瀟並未反駁,丟下一百塊錢,楊瀟拿著兩包煙走了,龍五也不找零,下次不收錢就是了。

盯著楊瀟離去的背影,龍五神色落寞低語道:“你是為了一個女人,我何嘗不是呢?十年了,為了你,我在這裡守護你十年。”

“萊萊,這十年每天你都從我的店門口路過,你最喜歡吃西瓜,我為了準備了十年西瓜,你都不曾多看一眼,難道我龍五就那麼不堪嗎?”

楊瀟還以為龍五是跟自己開玩笑,卻不曾料到龍五也是一個用情至深的漢子。

身為國之利刃,楊瀟見識過太多太多的不凡之輩,龍五給楊瀟的感覺非常奇怪,說他是隱士高人吧也不像,渾身充斥著江湖氣息,倒像是混跡灰色地帶的人物,如今退隱江湖,不當大哥好多年。

“楊瀟你個蠢貨給我滾過來。”剛剛來到公司,保安隊長馬世昌便對著楊瀟怒叱一聲。

楊瀟還未來得及點燃一根菸,連忙上前問道:“怎麼了馬哥?”

馬世昌,唐人醫藥集團保安隊長,手下統領幾十名保安,平時花天酒地,來到唐人總部也是在保安室內吹著空調悠然自得。

仗著跟唐浩有點關係,一向肆無忌憚,就算是唐家不少嫡係也不敢招惹馬世昌。

馬世昌一臉厲色訓斥道:“蠢貨,我問你,昨天你當班過程中貨物少了些許,你怎麼搞的?知不知道,這些醫藥我們還要向李家分部那邊運送過去,現在出現了差池,你擔待得起嗎?”

現在秦家將合作權限全部交給李明軒,以後唐家的貨物隻向李明軒提供。

因為楊瀟在市場部無作為,所以楊瀟偶爾還要去囤貨場區看貨。

他和唐浩狼狽為奸,這些年不知道私下吞掉了多少醫藥,轉向黑市賤賣,從而獲取油水。

因為馬世昌這人非常上道,也被唐浩所看重,唐浩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不僅在公司內部做假賬,還聯手馬世昌吞吃藥物,獲得更多的利潤。

唐人內部做假賬已經司空見慣,隻要是唐家嫡係人員冇有一個不做假賬的,憑藉那點微薄的工資,根本無法支撐他們的大手大腳,在尋常人眼中,唐家嫡係可都是土豪,真正的有錢人。

但,私吞醫藥這種事情唐人僅有唐浩一個人在乾。

剛纔接到唐浩電話,馬世昌立刻想了一個歪點子準備誣陷給楊瀟。

在馬世昌眼中,楊瀟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窩囊廢,任由他欺淩,敢得罪唐浩,真是找死。

馬世昌打定主意,等下帶著一群人把楊瀟給暴打一頓,若是楊瀟敢上報唐人高層,自己就說楊瀟私吞藥物,到時候楊瀟這小子百口莫辯,不僅弄的自己一身騷,還要牽連唐沐雪。

楊瀟蹙了蹙眉,他昨日值班根本冇有發生任何異常情況,怎麼好端端的就說醫藥貨物少了些許?這不明擺著誣陷自己嗎?

“馬隊長,你好好想想,是不是弄錯人了?”楊瀟拿出一根菸遞給馬世昌。

楊瀟不想鬨事,他之所以做保安就是為了守護唐沐雪,否則,他根本是不屑於做唐人保安的。

馬世昌甩手打掉了這根小蘇煙,凶戾道:“少給我來這套,說,藥物是不是被人偷走販賣了?好啊你個楊瀟,你還真是膽大包天,也不怕被唐老太太知道對你展開懲戒嗎?”

楊瀟臉色逐漸難看,這明擺著是有人要針對自己啊!

整個唐人醫藥集團除了唐浩楊瀟實在是想不出第二個人,再想想唐浩和馬世昌的關係,楊瀟更加確定背後的始作俑者是唐浩。

“馬隊長,明人不說暗話,是唐浩讓你針對我的吧?”楊瀟質問道。

馬世昌心中略微有些驚訝,這廢物也不蠢啊,這麼快就想到了背後主使人,不過,他可不會出賣唐浩,他還指望巴結唐浩以後多撈一點油水呢!

“哼!廢物,少在這裡胡攪蠻纏,以前藥物根本不會有丟失的現象,你一來,藥物就丟了不少,除了你還會有誰?楊瀟你個廢物,我勸你最好乖乖承認,否則,彆怪我對你不客氣。”馬世昌氣勢逼人厲色道。

楊瀟攤了攤手:“馬隊長,事情不是我乾的,我也不會做這種雞鳴狗盜之事,我建議你還是調一下監控好好看看吧!”

說完,楊瀟也不打算跟馬世昌繼續浪費唇舌,朝著外麵走去。

見到楊瀟竟然不鳥自己大步離去,馬世昌徹底火了,他揮手大喝道:“給我攔下這小子!”

“是,隊長!”一群保安麵色不善立刻攔在楊瀟麵前。

楊瀟臉色微沉,他轉身看向馬世昌寒聲道:“馬隊長,你過分了!”

“我過分?我還有更過分的呢!”

馬世昌不屑一笑,掄著拳頭朝著楊瀟頭上狠狠掄去,他一臉陰狠,使出渾身解數,欲將一拳把楊瀟打成腦震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