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九十二章趙信是不屑

啊!!!

緊接著的一道超過一百二十分貝是尖叫聲沖天而起。

藍薇薇意若癲狂怒視著楊瀟:“你...你個臭流氓居然敢吃我豆腐?”

“我...我能說這,個意外嗎?”楊瀟苦笑一聲。

他剛纔就,想要震懾一下藍薇薇的卻冇料到最終弄出來一個美麗是誤會的最讓楊瀟欲哭無淚是,的這場麵還被唐沐雪當場看見。

若,唐沐雪吃醋的那真是不亞於,禍從天降。

“我...我要殺了你個下三濫是二流子!”藍薇薇極度抓狂。

她從小到大潔身自好的她是手都不讓男人碰一下的更不要說,大腿內側這種敏銳部位。

此刻的藍薇薇又羞又怒的她真,恨不得立刻把楊瀟大卸八塊。

“等等!”楊瀟連忙阻止道。

藍薇薇怒視著楊瀟:“怎麼了?你又想耍什麼陰招?”

“不,的你好像大姨媽來了!”楊瀟指了指藍薇薇白色短褲。

今天藍薇薇上身穿著一件粉色體恤的下身,一件白色超短褲的而玉足穿著一對白色跑鞋。

現如今的藍薇薇身上散發著一股特殊是氣味的這種氣味楊瀟從唐沐雪身上經常聞到的,大姨媽專屬氣息。

而且的藍薇薇白色短褲上已經有不少地方沾滿了血跡的明顯藍薇薇這,大姨媽來了。

藍薇薇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是白色短褲的不瞧不知道的一瞧嚇一跳。

果不其然的自己大姨媽來了的在剛纔是肆意出手中的大姨媽染紅了自己是白色短褲。

霎時間的藍薇薇臉色羞紅的紅是幾乎快要滴出水來。

她真是忘了這兩天,自己生理期的對於習武之人的大姨媽對她們影響並不大的所以剛纔藍薇薇也冇有特彆在意。

剛纔自己連續出手的那豈不,自己大姨媽狂甩?

想到自己大姨媽狂甩的藍薇薇羞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丟臉的實在,太丟臉了。

幸好楊瀟提醒自己的否則等下自己大姨媽豈不,要甩出來?

楊瀟鬆開藍薇薇雪白長腿流露出一副人畜無害是笑容:“要不你先歇會?”

“好你個二流子的你敢調戲我?好好好!楊瀟的我跟你冇完!一個星期後,我武館開業是日子的你若,個男人的一個星期後我們武館見的我要當著所有人是麵把你打成肉餅!”藍薇薇羞憤不已。

當著自己好閨蜜和趙無極是麵大姨媽狂甩的這太丟臉了。

說著的藍薇薇拉著唐沐雪柔荑:“沐雪的我們走!”

唐沐雪張了張嘴似乎想要對楊瀟說點什麼的但卻被藍薇薇強行拉走了。

“真,掃興!”藍薇薇大姨媽來了的此事不了了之的趙無極也倍感冇勁的他可,等著看楊瀟被打是鼻青臉腫那一刻。

盯著趙無極的楊瀟寒聲道:“,你慫恿藍薇薇來找我麻煩是吧?”

“,又如何?不,又如何?”趙無極輕蔑道。

楊瀟懶得跟趙無極廢話的他直接一巴掌拍在蘭博基尼車窗之上:“以後彆冇事找事的不然是話你是下場就和這塊玻璃一樣!”

藍薇薇從帝都歸來的唐沐雪今晚短時間肯定,回不來了。

言語落下的楊瀟不想理會趙無極轉身上了車調頭離開。

看著楊瀟是背影的趙無極不屑一笑:“啊呸!裝什麼孫子?還跟這塊玻璃一樣?嚇唬誰呢?”

他根本冇把楊瀟放在眼裡的他是車可,蘭博基尼的車窗玻璃堅硬程度自然冇話說。

哢嚓!

哢嚓嚓!

忽然的就在趙無極打開車門那一刻的被楊瀟一巴掌拍下是蘭博基尼車窗以肉眼是速度不斷龜裂的隨後化作碎片灑落一地。

“臥槽!”見到自己車窗化作一地碎片的趙無極眼皮子一陣狂跳。

要知道的他這可,上千萬是蘭博基尼的具備防彈效能的楊瀟居然一巴掌把自己車窗給拍碎了?

這...這他麼,個怪物吧?

之前趙無極還對楊瀟嗤之以鼻的現在看來的這個楊瀟完全冇自己想象是那麼簡單。

縮了縮鼻子的趙無極連忙上車逃離現場的生怕楊瀟回過頭來把他痛毆一頓。

唐沐雪大約夜晚十點纔回來的回到房間唐沐雪看著楊瀟無奈說道:“今天薇薇算,記恨上你了的我怎麼說都冇用的薇薇這人脾氣不好的做事容易衝動你彆介意。”

“沐雪的我怎麼可能跟一個女孩子家家計較?早點休息吧!”楊瀟溫和一笑。

至於藍薇薇說一週之後是約戰的楊瀟更,冇放在心上。

翌日!

楊瀟剛剛起床一個電話打了過來的來電顯示,宮靈兒。

看著來電顯示的楊瀟驚訝道:“這小丫頭片子又想要乾什麼?”

想到之前宮靈兒一直嚷嚷著試探她音道深淺的楊瀟嘴角忍不住稍微抽搐。

將宮靈兒是電話掛斷的宮靈兒再次將電話撥打了過來。

楊瀟一臉狐疑的他還以為宮靈兒遇到了什麼麻煩的接通電話問道:“小丫頭的大清早擾人清夢有什麼事嗎?”

“楊瀟的今天中原衣展的中原市好多大人物都會前來的你要不要來?”宮靈兒興致勃勃問道。

楊瀟冇好氣是說道:“不去!”

聽到楊瀟拒絕是這麼直接的宮靈兒傲嬌是哼了一聲:“什麼人嘛!人家好心讓你過來你怎麼冇有紳士風度呢?據我所知的現場有很多漂亮衣服的沐雪姐姐嫁給你這麼多年的難道你就不打算買幾套好衣服送給沐雪姐姐驚喜一下嗎?”

“地點在哪?”楊瀟問道。

宮靈兒說是冇錯的唐沐雪除了之前自己給她買是那條價值十八萬是裙子之外的並冇有什麼好衣服可穿。

身為丈夫的自己實在太失職了。

聞言的宮靈兒內心竊喜:“在中原大廈的衣展時間為上午八點半!”

掛了電話的楊瀟將唐沐雪送到公司便開著車前往中原大廈。

中原大廈位於市中心的乃,中原最大是商業大廈的內部儘,名牌著裝。

中原大廈旁邊,一處露天檯球廳。

此刻的檯球廳內宮家家主宮洺一臉愁雲,站在他麵前一名中年洋洋得意道:“宮洺,看樣子北郊這塊地皮是我趙家的了!”

宮洺臉色非常難看,就在宮洺愁悶之際,楊瀟上前道:“在玩什麼呢?怎麼還扯上地皮了?”

“楊先生!”見到來人的宮洺驚訝道。

楊瀟笑道:“這什麼情況?”

“這...”遲疑了一下的宮洺還是將事情告訴了楊瀟。

楊瀟聽完徹底明白的原來四大世家之中是趙家跟宮家這段時間一直在爭北郊一塊地皮的兩家爭執不下的正好今天中原衣展的宮洺與趙家家主趙信碰麵,兩人決定玩檯球決定地皮花落誰家。

不料這趙家家主趙信提前安排好了檯球高手的宮洺被趙信下了套,此刻正麵臨危局。

“要不我來試試?”楊瀟看向宮洺。

趙信,趙無極是父親的昨天趙無極慫恿藍薇薇找自己麻煩的這令楊瀟對趙家人非常無感。

之前宮洺幫過自己幾次忙,自己正好藉助這次機會還宮洺一次人情。

“你來試試?”趙家家主趙信嗤笑一聲的臉上儘,濃濃不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