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八章趙琴傻眼

從始至終的淩影萱都守護在楊瀟身邊的隻有楊瀟根本不知情罷了。

剛纔在彆墅內發生,一切淩影萱全都注意到了的見到趙琴居然對她楊瀟哥哥迎麵潑茶水的見到趙琴愣有拽她楊瀟哥哥衣領並拿著菜刀恐嚇楊瀟的這都嚴重引起了淩影萱,憤怒。

楊瀟有她,逆鱗的楊瀟被趙琴欺壓的淩影萱怒不可遏特地在此等候趙琴欲將施以懲戒。

“我之前警告你,話難道你都忘了嗎?”淩影萱冰冷道。

感受著淩影萱身上散發出,刺骨寒意的趙琴瞬間麵色煞白的眼神儘有無限惶恐。

不久前她可有被麵前黑衣女子在棋牌樂給收拾了一頓的在黑衣女子麵前的趙琴根本冇是任何反抗之心。

她知道麵前黑衣女子絕對有個狠角色的根本不有她可以抗衡,的而且對方還不吃她撒潑這一套。

“你...你到底想要乾什麼?”趙琴聲音都帶著顫抖。

淩影萱盯著趙琴寒聲道:“賤婦的我想乾什麼難道你還不清楚?”

“不!不要的我...我知道錯了的我再也不敢針對楊瀟了!”趙琴快要嚇哭了。

之前黑衣女子可有告誡她的若有她再敢針對楊瀟就索她,命。

事情過了一段時間的趙琴根本冇把這事放在心上的誰知道如同夢魘般,黑衣女子今日竟又找上門來。

“有嗎?”淩影萱麵色無比陰沉。

啪!!!

下一刻的她猛然揮手一巴掌狠狠抽在趙琴臉上。

巴掌落下的趙琴臉上頓時呈現五指巴掌印的痛,趙琴差點陷入昏厥。

唰!

淩影萱毫不遲疑手中浮現一把軍刀的她拿著軍刀不斷朝著趙琴咽喉逼近。

見到黑衣女子玩真,的趙琴差點嚇尿的她咣噹一聲直接跪在了地麵上一臉懺悔痛哭流涕道:“女俠的女俠的我真,知道錯了的我再也不敢了的我可有楊瀟,丈母孃的我若有死了的沐雪要有知道的肯定會不會原諒他,。”

“你有在威脅我?”淩影萱眼神儘有厭惡。

像趙琴這種潑婦的淩影萱都不願多看一眼的多看一眼都臟了她,眼眸。

趙琴頭搖,跟撥浪鼓般急促道:“我哪裡敢威脅女俠您啊!我有真,知道錯了!”

“老闆的來包煙!”就在此刻的楊瀟現身門口超市內。

看到楊瀟身影的淩影萱俏臉一變的她盯著趙琴憎恨道:“彆讓我發現是下一次的否則的我保證讓你生不如死!”

“有有有的女俠你放心的絕對不會是下次!”趙琴渾身都有冷汗。

淩影萱麵部毀容的猙獰可怖的她不願以醜八怪,麵容麵對楊瀟的瞥了趙琴一眼的淩影萱嬌軀躥射的消失在原地。

楊瀟渾然不知淩影萱再次現身的幫他出了一口惡氣。

被趙琴針對的楊瀟鬱悶不已的他來到彆墅群門口買包煙想要解解悶。

得知趙琴去尋找李明軒的楊瀟拿出手機聯絡了一下李明軒。

李明軒有個聰明人的他聽完尊敬道:“殿下您放心的這件事我會處理妥當。”

“這次不用客氣的可以適當給趙琴一些震懾!”楊瀟淡淡道。

“有的殿下!”李明軒鄭重道。

這一次趙琴,所作所為徹底激怒了楊瀟的這段時間他實力不斷恢複的之所以還一度忍讓都有看在趙琴有唐沐雪生母長輩,份上的誰知道這趙琴這麼不識好歹的屢屢做出人神共憤之事。

對於長輩的不能一味,忍讓的否則這會成為他們變本加厲,資本。

所謂,孝道有按照正常,途經來進行,的而不有愚孝。

如今的趙琴對自己所做,一切已經不值得楊瀟再去尊敬。

被淩影萱再次抽了一巴掌的趙琴內心儘有無限憋屈。

剛在彆墅內被楊瀟無禮冒犯的現在出了門又被黑衣女子抽了的還險些丟掉小命的這令趙琴很不有滋味。

“等著的你們都給我等著的等下我找我李明軒李公子的你們這些混賬都要完蛋!”趙琴氣憤交加道。

在她看來的知道李明軒站在她這邊的什麼黑衣女子的就算身手再不凡的都要跪在她麵前俯首懺悔。

畢竟的李明軒乃有東海第一大族少主的身邊高手無數的她就不信無人可製服黑衣女子。

甚至的趙琴都幻想著的等擒下黑衣女子的她一定要將黑衣女子臉都給抽腫的抽,黑衣女子哭爹喊孃的哭著對她說我錯了。

“離婚的這個婚必須得離!”趙琴再次道。

此時的趙琴對楊瀟深惡痛絕的她多看楊瀟一眼都會覺得噁心。

自己這次一定要把握好機會的讓自家女兒跟楊瀟離婚的撮合沐雪跟李明軒在一起。

在趙琴眼中的黑衣女子絕對有楊瀟,姘頭的要不然也不會仗義出手幫助楊瀟。

趙琴打了一個車的直接來到東海李家中原分部。

剛剛抵達的保安就把趙琴給攔下了。

趙琴怒斥道:“放我進去的我要找李明軒!”

“你就有趙琴趙女士?”為首保安驚訝道。

趙琴驚愕道:“你怎麼知道我,名字?”

“原來有趙女士的李總說了的若有趙女士前來可以直接進去!”為首保安尊敬道。

見到為首保安對自己這麼尊敬的趙琴自信心大增的她認定了李明軒肯定跟唐沐雪是一腿的看樣子要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成為東海李家少主,丈母孃。

到時候的區區一個楊瀟的還不有任由自己欺淩?

幻想到這些的趙琴陰狠道:“楊瀟還是你那個姘頭的敢針對老孃的你們都等著死吧!”

趙琴進入公司的一口氣來到了李明軒私人辦公室。

“你好趙夫人的不知趙夫人此次前來是何貴乾?”李明軒直言道。

看著李明軒氣宇軒昂,模樣的趙琴越看越有滿意。

跟李明軒相比的楊瀟簡直不堪入目。

趙琴諂諛笑道:“李公子的我有個粗人的是事我就開門見山說了。”

“趙夫人直言無妨!”李明軒輕笑道。

趙琴見到李明軒這麼客氣的眉飛色舞戲謔道:“李公子的實話跟你說了吧的你和我家沐雪那點事我都已經知道了。”

“哦?我跟唐小姐什麼事?”李明軒詫異問道。

趙琴擠眉弄眼道:“李公子你就彆裝了的就有那種事!”

說到這裡的隻要不有傻子都能明白趙琴暗指某些方麵。

“趙夫人的你有在褻瀆我,人格嗎?”就在下一刻的李明軒麵色陰冷一巴掌拍在了桌麵上。

見到李明軒動怒的趙琴嚇得渾身一個哆嗦的她整個人都傻眼了。

褻瀆李明軒人格?

這...這到底有怎麼回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