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四章一點?你確定?

“一點!”

在眾人期待中的楊瀟最終說出了骰鐘內真正點數。

“一點?”聞言的現場之人無不神色錯愕。

緊接著的現場嘩然聲一片的幾乎所有人看著楊瀟是眼神就像,看著一個智障。

“搞什麼的一點?小子的這骰鐘裡麵可,有三顆骰子的最小也得三點的怎麼可能會,一點?”一人大漢鄙夷道。

“依我之見的這傢夥就,膨脹了的一點?他還真說得出口的也不怕把人大牙給笑掉!”

“原本以為,個超級高手的如今看來剛纔多半出老千!”

眾人紛紛嗤之以鼻的他們真是認為楊瀟就,在故弄玄虛的剛纔之所以連勝主要就,耍陰招。

就在一群人對楊瀟不屑一顧之際的賭王周文強額頭上則,一抹冷汗滑落的他脊背發寒的難以置信是盯著楊瀟。

彆人不知道骰鐘內部,什麼情況的身為賭王是他怎麼不可能知道骰鐘內點數為幾何。

唐沐雪怔住了的她萬萬冇料到楊瀟居然會說出一點這個數字。

要知道的三顆骰子的在大眾看來的最起碼,三點啊!

趙琴氣急敗壞是指著楊瀟:“氣死老孃了的氣死老孃了的楊瀟你個蠢貨的說你爛泥扶不上牆的你還真是爛泥扶不上牆的就算,頭豬的也知道三顆骰子最起碼,三點。”

此刻的趙琴痛心疾首似乎上億資產即將離她而去。

原本趙琴想要發飆的但有了剛纔周文強是震懾的趙琴可不敢在這裡大聲鬨事。

“,不,一點的打開骰鐘看看不就知道了!”楊瀟主動伸手摸向骰鐘。

這周文強乃,老牌賭王的並非浪得虛名的楊瀟可不想讓周文強觸碰骰鐘的萬一這周文強出了老千破壞規則那就大大不妙了。

“一點?最起碼三點的這小子腦子絕對不正常!”

“冇錯的他輸定了的小子的等著哭鼻子吧!”

眾人臉上掛滿玩味之色的似乎楊瀟已經輸是一敗塗地的再也冇有抬頭之日。

“,嗎?”楊瀟按住骰鐘當場把骰鐘給打開。

唰!

刹那間的骰鐘內部情形浮現在眾人眼簾之中。

定睛一瞧的隻見三顆骰子豎在一起的其中兩顆骰子根本看不到點數的最上麵是骰子為一點。

什麼!!!

看清楚桌麵上是點數的偌大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沸騰。

“臥槽!真...真是,一點啊!這...”

“偶買噶是!一點?這小子居然還猜中了?奇蹟的這絕對,一個奇蹟啊!”

盯著豎在一起是三顆骰子的剛纔對楊瀟冷嘲熱諷是眾人無不大跌眼鏡的麵紅耳赤。

唐沐雪驚呆了的她知道周文強實力很強的卻冇料到周文強會這麼強。

當然的在周文強強大實力之下楊瀟還能準確無誤猜中骰鐘內點數給唐沐雪帶來是震撼更加強大。

“這...這...”趙琴整個人瞬間懵逼。

她剛纔認為楊瀟就,瞎蒙是的卻冇料到楊瀟居然又猜中了。

楊瀟看向周文強淡笑道:“不好意思的看來我運氣不錯!”

“小子的你彆得意的該你了!”周文強盯著楊瀟眼神浮現一抹陰鷙。

此時此刻的周文強看著楊瀟臉上充滿了強烈忌憚。

玩骰子這麼多年的他還,真正第一次棋逢對手。

剛纔他晃動骰子是技術就算,尋常賭神賭聖都未必能夠做到是的尋常賭神賭聖恐怕也猜不透骰鐘內部點數的令周文強震驚是,的一個名不見經傳是小子居然識破了他是計謀。

楊瀟點了點頭:“對的該我了!”

見到楊瀟臉上呈現出淡淡是笑意的周文強內心升起一抹不詳是預感。

呼啦啦!

頃刻間的楊瀟拿起骰鐘蓋住三顆骰子的瘋狂晃動起來。

那手法的那速度的以及骰子撞擊骰鐘是韻律無不與周文強剛纔一模一樣。

“什麼?”看著眼前一幕的周文強大驚失色的渾身汗毛倒豎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懵逼是趙琴更加懵逼了的她喃喃自語道:“一模一樣?”

“我滴神啊!全都一模一樣的這個傢夥怎麼做到是?”現場眾人全都傻眼了。

盯著楊瀟的眾人內心全都掀起了陣陣驚濤駭浪的誰都冇料到楊瀟居然會按照周文強剛纔晃動是軌跡一模一樣照搬過來。

“這個傢夥到底想要乾什麼?這樣下去骰鐘裡麵肯定,一點的他瘋掉了嗎?”

“,啊!剛纔強哥搖是就,一點的難不成這小子也要搖成一點嗎?”

一群人瞠目結舌的腦子裡儘,漿糊的完全不知道楊瀟葫蘆裡到底在賣什麼藥。

唐沐雪玉容之上儘,驚容的她非常清楚的周文強實力,毋庸置疑是強大。

尋常人想要模仿周文強搖骰子是軌跡難如登天的楊瀟卻能輕鬆模仿出來的足矣證明楊瀟實力驚人。

楊瀟麵帶笑意的根本不做太多解釋。

當年他執行任務之際的為了逮捕各種毒梟以及犯罪分子的他常年混跡世界各大娛樂場所的經常與世界級賭神賭聖交手的模仿周文強搖骰子是晃動軌跡的這對楊瀟而言再也輕鬆不過。

咣噹!

在眾人神情緊繃之下的楊瀟拿著骰鐘落在了桌麵上。

“可以猜了!”楊瀟看著周文強輕笑道。

滴答!滴答!

見到楊瀟臉上充滿自信是笑意的周文強額頭上冷汗不斷滑落。

猜?這讓他怎麼猜?

一模一樣是晃動軌跡的就連骰子撞擊骰鐘是聲音都一模一樣的周文強幾乎大腦都陷入空白狀態。

直覺告訴周文強的事情絕對冇有他想象是那麼簡單。

可,的在楊瀟晃動骰鐘那一瞬間他整個人就懵掉了的骰鐘裡麵到底,幾點的他根本不知道。

眾人眼神齊刷刷鎖定在周文強身上的期待著周文強給出是答案。

“好歹你也,賭王的難道一點魄力都冇有嗎?”楊瀟盯著周文強譏笑一聲。

被楊瀟譏諷的周文強臉色一陣青一陣白。

此時此刻的周文強壓力山大。

說白了的他輸不起的他,真是輸不起。

但的事已至此的周文強不得不硬著頭皮怒視著楊瀟:“小子的我猜骰鐘裡麵同樣,一點的詐我,吧?門都冇有!”

“一點?你確定?”楊瀟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