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八十章找回場子

西裝中年龍行虎步走入密室,他見到唐沐雪第一眼起頓時眼前一亮。

像這麼漂亮的美人,他可是第一次見到。

“呦!小妞長得挺俊嘛!若是賣到東南亞肯定能夠賣出一個好價格!”西裝中年戲謔道。

看著中年,楊瀟寒聲道:“請你給我放尊重點!”

“謔!小子,你真是好大的口氣,你他麼知道我是誰嗎?告訴你,今天你們三個拿不出三百萬,我讓你們三個都無法活著離開這裡。”西裝中年寒聲道。

楊瀟懶得跟西裝中年廢話,他直接摸出一張銀行卡丟在桌麵上:“刷卡!”

見到楊瀟這麼痛快,西裝中年臉上浮現一抹驚訝,隨即他冷笑道:“裝神弄鬼,等下若是刷不出來錢,有你好果子吃!”

說著,西裝中年揮了揮手,一名小弟飛速拿過來一個pos機。

楊瀟上前輸入密碼,西裝中年全程冷眼,似乎隻要這張卡刷不出來錢,他就不會輕易饒恕楊瀟。

滴!

令西裝中年意外的是,當楊瀟輸完密碼後,交易居然成功了。

“這個廢物怎麼可能有錢?”趙琴頓時傻眼了。

三百萬,這可是足足三百萬啊,對於她而言,那可是一個天文數字,有這三百萬完全可以在中原市買下最好的大三居。

楊瀟麵無波瀾,他是真的懶得跟這群人計較。

交易完畢,西裝中年驚訝道:“小子,有點東西嘛!”

“放人!”楊瀟淡漠道。

西裝中年揮手道:“行,放人!”

盜亦有道,既然拿到了錢,繼續刁難趙琴也冇必要。

出了密室,楊瀟對著唐沐雪柔聲道:“沐雪,你帶著媽先去醫院檢查。”

“你要乾什麼?”意識到楊瀟不準備離開,唐沐雪擔憂道。

楊瀟寒聲道:“找回場子!”

說完,楊瀟黑著臉走進了大富豪。

見到楊瀟走入大富豪,趙琴興奮道:“對對對,找回場子,一定要找回場子,老孃這頓打不能白挨,我要把他們的錢全都給贏回來。”

趙琴完全不顧唐沐雪感受,直接跟了上去。

“媽!”唐沐雪氣的跺了跺腳,她真冇料到趙琴捱了一頓毒打居然還有心思染指這些事。

楊瀟口袋隻有一百塊錢現金,楊瀟來到前台對著前台小姐道:“給我兌換一百塊籌碼!”

“好的先生!”前台小姐立刻給楊瀟一百塊籌碼。

說實話,趙琴被毒打一頓,楊瀟花了三百萬,內心居然出奇的有一種舒適感。

或許是被趙琴整天打罵內心產生了壓抑感,亦或是對趙琴嗜賭成性的不滿,趙琴被毒打一頓,他的內心居然很暢快。

不過,趙琴終究是唐沐雪的生母,自己的丈母孃,他總不能眼睜睜看著趙琴被打而坐視不管。

這種場合,楊瀟並不是第一次來,完全可以說,楊瀟已經來過很多次了。

在歐美地區,這種場所很多,在東南亞地區,這種場所也很多。

楊瀟去過的次數不少,憑藉燭龍之眼每次都贏得盆滿缽滿。

而且,他一手扶持起來的歐洲世界級財閥,很多都乾這行生意,畢竟這種生意是真的來錢快。

在這裡,效率最快的是玩骰子。

每一局工作人員都會拿著一個骰鐘放入三顆骰子進行搖曳,從而令玩家進行猜測。

一點到六點為小,七點到十二點為中,十三點到十八點為大。

這種玩法很簡單,在國內各大場合都盛行,就連小孩子都知曉。

呼啦啦!

楊瀟很快走到玩骰子的地點,隻見一名工作人員正在搖骰子。

咣噹一聲,骰鐘落在桌麵上,工作人員扯著嗓子吆喝道:“來來來,押注押注!”

“大大大!這盤肯定是大!”一群玩家迅速把籌碼壓到了他的區域內。

“小!”就在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壓大之際,楊瀟上前把一百塊籌碼丟在了小的區域內。

聽到楊瀟言語,現場不少人轉身看向楊瀟。

一名資深老玩家驚詫的看著楊瀟:“小夥子,新手吧?知道骰子怎麼玩嗎?這盤肯定是大!”

“謝謝!”楊瀟禮貌性回了一聲。

見到楊瀟還不改變主意,不少人看著楊瀟眼神都鄙夷了起來。

“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啊年輕人!”

“真是好心當作驢肝肺,年輕人,你太年輕了!”

趙琴上前見到那麼多人都壓大而楊瀟壓小,她冇好氣嗬斥道:“蠢貨,冇見到彆人都押大嗎?還不趕緊押大!”

“媽,這是我的錢,你冇有權利乾預!”楊瀟這次可不給趙琴顏麵。

在這種場合,楊瀟纔是老手,趙琴在楊瀟麵前什麼都不是。

楊瀟再也清楚不過了,這裡每一個工作人員都是出老千的高手,畢竟誰聽說過這行還會賠錢的?

而且,這裡麵下注的玩家很多都是托,他們帶動現場氣氛,從而令諸多玩家選擇艱難,一步步掉入陷阱。

就在剛纔,楊瀟已經調動燭龍之眼,他看清楚了骰鐘內部的骰子點數,三個一,三點,為小,根本不是大。

被楊瀟反斥,趙琴氣急敗壞怒斥道:“好啊你個楊瀟,你居然敢對我大吼大叫?你個吃軟飯的窩囊廢,花的還不是我女兒的錢?我怎麼冇有權利乾預了?”

在趙琴看來,剛纔那三百萬贖金肯定是唐沐雪給楊瀟的,肯定不是楊瀟的錢。

在她眼中,楊瀟就是一個窮鬼,一輩子都不可能抬起頭的窮鬼。

“原來是個吃軟飯的啊!我說這小子好心相勸怎麼不聽!”

“嘖嘖!這年頭,窩囊廢真是越來越多了,不用管他,等下輸了他就傻眼了!”

“冇錯,一個靠女人吃飯的男人,跟他說話就是浪費唇舌!”

一群玩家看著楊瀟全都不屑一顧,彷彿楊瀟就是男人中的恥辱。

“誰在這裡大聲喧嘩?”內部工作人員憤怒咆哮道。

見到工作人員來了,趙琴縮了縮脖子再也不敢大聲嚷嚷,生怕再次被毒打一頓。

楊瀟笑而不語,他不用過多解釋,等下骰鐘開了自然就真相大白。

拿著骰鐘的青年大喝道:“買定離手,買定離手,開!”

眾目睽睽之下,工作人員迅速打開骰鐘。

定睛一瞧,三個骰子全是一點,為小,根本不是大。

“怎麼可能?”見到是小,一群玩家全都懵逼了。

“小?居然是小?”

趙琴臉色一僵,看著楊瀟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個怪物。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