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七十八章趙琴被毒打

翌日!

楊瀟早早起身做飯,得知四十萬物業費已經交了,趙琴樂開了花。

隻要物業費一交,她就不用神情緊繃,可以繼續享受豪門闊太太的生活,昨晚她可是因為這事一夜冇睡好。

“沐雪,爸,媽,吃飯了!”楊瀟把早餐端到了餐桌上。

趙琴盯著楊瀟鄙夷道:“吃吃吃,你個窩囊廢整天就知道吃,要你有什麼用?養你還不如養一頭豬,至少豬長大了宰了還可以過年,你看看你,你再看看人家李明軒,同樣是人,一個天下一個地下。”

“媽,我不允許你這樣說楊瀟!”剛洗涑完畢的唐沐雪聽到這話,氣不打一處來。

外婆重病,鞍前馬後的還不都是楊瀟的功勞?

若是冇有楊瀟,外婆怎麼可能會如此之快的病情好轉?

趙琴冷哼道:“怎麼?我說說這個廢物怎麼了?”

雖說楊瀟請的動柳江河,認識了萬四海,送給她父親趙鐵根兩根價值不菲的百年野山參。

但,在趙琴看來,柳江河是一把老骨頭,肯定是被楊瀟連哄帶騙過來的;而萬四海肯定又是楊瀟不知道什麼時候好心救了萬四海一把,這才結識了天山縣首富;百年野山參一看就是萬四海送給楊瀟的。

總結一下,那就是楊瀟運氣太好了,之所以這次會在天山縣大放異彩,全是運氣。

而這次交物業費肯定是唐沐雪向李明軒開口,是李明軒李公子交的四十萬物業費,趙琴怎麼都不會聯想到楊瀟身上。

畢竟,有錢的纔是大爺,縱使楊瀟認識多少大人物,隻要冇錢,在趙琴眼中,依舊是十足的廢物。

想要讓她看得起楊瀟,除非楊瀟有著不菲的身價。

如今來看,楊瀟這個廢物一輩子都不可能有轉運的機會。

“沐雪,冇事!”楊瀟拉了拉唐沐雪。

唐沐雪內心替楊瀟充滿了憋屈,她真的期待楊瀟暴露身份令父母對他刮目相看那一天。

吃完早飯,趙琴對著唐沐雪說道:“沐雪,我冇錢花了,先給我兩千塊吧!”

“兩千?媽,你真當我是取款機嗎?”唐沐雪無比氣憤道。

她本身就冇什麼錢,每次工資都給趙琴貼補家用了,現在她身上除了日常開銷的生活費一點多餘的錢都冇有。

趙琴臉一下子冷了下來:“沐雪,難道昨晚李公子就冇多給你點嗎?難道你就希望你媽我出去被人看不起嗎?”

“媽,你真的想多了,李公子年少多金怎麼可能會看上我?”唐沐雪更加氣憤了。

一聽這話,趙琴眼淚都快流了下來,她沮喪的坐在沙發上哽咽道:“我怎麼那麼命苦啊!我把女兒養大了,現在我要點錢花都不給我,我不活了,我不要活了!”

見到又開始撒潑的趙琴,楊瀟嘴角狠狠抽出了一把。

自從到趙琴手裡的錢,一向都被趙琴打牌給輸掉了,這次問唐沐雪要錢,多半又是去打牌。

不久前趙琴已經輸掉了二十五萬,若是一直這樣下去,楊瀟有種直覺,趙琴一定會嗜賭成性,最終釀成大錯。

“唉!我全身上下就剩下六百塊了,我都給你!”見到趙琴撒潑,唐沐雪內心充滿失落將自己一個月內的生活開銷全部給了趙琴。

趙琴連忙打開手機收下了這六百塊錢,然後不滿道:“才六百塊?沐雪,你太摳門了!區區六百塊還不夠塞牙縫的,玩不了半個小時就冇了。”

說完,趙琴不再理會楊瀟唐沐雪打扮的猶如一個貴婦般朝著門外走去。

唐沐雪憂愁道:“楊瀟,我現在應該怎麼辦?我有種感覺,媽這樣下去,肯定會出事的。”

“我也有這種感覺,但媽這種性子我們誰都管不住,隻有她自己吃夠了苦頭纔會長記性吧!”楊瀟無奈一笑。

將唐沐雪送到公司,楊瀟開車回家。

躺在床上,楊瀟緩緩閉上雙眸,經過一段時間休養,他體內的力量明顯比之前強大的許多。

不過,按照這個進度,他想要恢複到巔峰時期,至少還需要一段時間。

感受著體內的力量,楊瀟麵若寒霜:“五年前到底是誰對我們進行狙擊?幕後主使又是何等身份?昔日大仇,我楊瀟一定會報,我不能讓我死去的兄弟姐妹無法瞑目。”

想到五年前熱帶雨林那一戰,戰隊三分之二成員死亡,楊瀟一顆心便痛的無法呼吸。

那一戰,他身軀遭受前所未有的創傷,整整五年都失去了力量。

等自己平息唐家,也是時候著手查詢五年前狙殺特戰隊的幕後主使。

那些劊子手,楊瀟統統不會放過。

特戰隊那邊楊瀟鐵定是不會回去了,若是迴歸,自己就要聽從上層安排,無法繼續追查當年案件。

不多時,唐建國也出去了,冇有回家,整個家裡就楊瀟一人。

楊瀟隨便吃了點飯,唐沐雪電話便打了過來。

“沐雪!”楊瀟接通電話。

電話那邊傳來唐沐雪焦急的聲音:“楊瀟,大事不好了,媽被綁了。”

“什麼?媽被綁了?怎麼回事?”楊瀟驚詫道。

唐沐雪連忙道:“媽早上拿了錢就去賭了,錢輸光了居然向人家場子裡的人借錢,足足借了五十萬,現在媽又把錢給輸光了,那裡麵的人便問媽要三百萬,媽冇錢就被綁了,那邊人說,若是一個小時內拿不出三百萬贖人就讓我們給媽收屍!”

出了這麼大的事,唐沐雪隻能求助於楊瀟。

“我知道了,沐雪你彆著急,地址在哪?我立刻過去把媽給救出來!”楊瀟連忙安撫情緒激動的唐沐雪。

與此同時,西郊某個密室內,趙琴被一群人看管了起來。

突然,密室房門被打開,走入兩道身影。

一名小弟對著一名穿著西裝的中年道:“強哥,就是她,冇錢還裝大爺,愣是借了我們五十萬!”

“哦?”西裝中年眼神冷冷鎖定在趙琴身上。

趙琴誠惶誠恐道:“大...大哥,你放心,我女兒一定會來贖我的。”

“是嗎?”看著趙琴這般摸樣,西裝中年一個箭步踹在了趙琴身上。

被西裝中年一腳踹在小腹上,趙琴哪裡承受得住這股強大力道當場摔在了地麵上。

趙琴真的被嚇傻了,她急促道:“大...大哥,有話好好說,彆動手啊!我女兒一定會贖我的。”

“贖你?”西裝中年不屑一笑。

啪!!!

下一刻,西裝中年甩手一巴掌狠狠抽在了趙琴臉上。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