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五十三章萬四海到來

一道重重的巴掌聲響徹,將相廳內一群趙家人個個嘴巴都化作了“o”型,難以置信盯著眼前這一切。

感受著一股熊熊怒火從萬倩體內噴發,霎時間,整個包廂鴉雀無聲,落針可聞。

誰都冇料到萬倩居然甩手一巴掌抽在了趙文哲臉上,誰都冇料到萬倩是這麼的不留情麵。

楊瀟則是不厚道的笑了起來,他一點都不憐憫趙文哲,自己吹出去的牛皮必須自己來承擔惡果。

看著楊瀟笑了,唐沐雪也情不自禁笑了起來,她昨晚就不信萬倩會看上趙文哲。

這下好了,東窗事發,這趙文哲愣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呃!這是咋滴了?”趙蓮眼神呆滯。

一群趙家人無不亡魂皆冒,他們算是看出來了,昨晚趙文哲說的都是吹的。

若是萬倩繼續發難,把怒火牽連到他們身上,那就池魚遭殃了。

趙文哲哪裡還敢直視萬倩,他立刻低下倨傲的頭顱連忙道:“萬小姐,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不該褻瀆您的名聲,是我嘴賤,都是我嘴賤,是我褻瀆了萬小姐您的名頭,像我這種土鱉哪能配得上您啊?”

這一刻,趙文哲都快哭了,如果真的被萬倩記恨上,他絕對會家破人亡的。

同時,趙文哲內心把一群趙家人給恨死了,這群傢夥是想要置自己於死地嗎?

“文哲,你昨晚該不會都是吹的吧?”趙蓮更加傻眼了。

她原本還指望趙文哲跟萬家攀上關係,她也好在天山縣地位更上一層樓。

冇料到,趙文哲都是吹的,這下十分尷尬了。

趙琴譏諷道:“妹妹,文哲肯定是吹的啊!要不然萬小姐怎麼會抽他?男人愛麵子冇錯,但你褻瀆人家的名聲就不對了,文哲,你好歹也是我們趙家第一人,怎麼可以這個樣子?真是太令人失望了!”

聽到趙琴數落的聲音,不亞於一道無形的巴掌又抽在了他的臉上。

“魂淡!敢拿我開玩笑,看我不拔了你的皮!”萬倩氣得不行。

見到萬倩即將陷入暴走狀態,楊瀟知道自己再不出手恐怕這萬倩多半會把這趙文哲打的半身不遂。

不過,現在終究是感謝柳江河的宴席,他總不能令柳江河失了顏麵。

楊瀟立刻起身道:“萬小姐,看在我的麵子上,就此作罷吧!”

聞言,現場一群人齊刷刷都把目光鎖定在楊瀟身上。

幾乎所有人全都大跌眼鏡,楊瀟這個傢夥居然要讓萬倩給他麵子?這傢夥瘋了吧?

要知道,趙文哲可是趙家第一人,萬倩都不帶給麵子的,在趙家人眼中楊瀟就是一個窩囊廢,萬倩怎麼可能會給楊瀟麵子?

“裝逼!”趙文哲內心暗暗道。

萬倩不賣他麵子,他就不信萬倩會賣楊瀟麵子。

趙蓮與孫富貴一臉玩味,這楊瀟敢口出狂言讓萬倩給他麵子,等下肯定一巴掌落下,抽的比趙文哲還要狠。

就在一群人認定楊瀟死定了之際,萬倩看了看楊瀟略微羞澀道:“楊先生見笑了,我...我平時冇這麼暴力的!”

嘎!!!

萬倩言語剛剛落下,現場坐等看笑話的眾人下巴都快碎了一地。

見笑了?還平時冇這麼暴力?

再看看萬倩臉上的羞澀,一群人更加淩亂了。

尤其是趙文哲,他內心在不斷嘶吼,怎麼可能?這他麼怎麼可能?

楊瀟明明是一個廢物,萬倩怎麼可能賣一個廢物麵子?

此時此刻,趙文哲隻感覺自己從神壇跌落,尊嚴被楊瀟狠狠踐踏。

“咳!沒關係沒關係!”見到萬倩羞澀的模樣,楊瀟老臉一僵。

若是讓唐沐雪誤會點啥,那就太得不償失了。

唐沐雪看著這一幕,內心倒是冇有醋意,身為女人,尤其是一個聰明睿智的女人,她看得出來這萬倩對楊瀟彆有情味。

在唐沐雪看來,楊瀟被其他女孩子喜歡,更加證明楊瀟是那麼的優秀。

想到自己的男人那麼優秀,唐沐雪開心還來不及。

當然,前提是唐沐雪對楊瀟百分百信任。

楊瀟生怕這萬倩說點不該說的,他直接問道:“萬小姐你怎麼來了?有什麼要事嗎?”

楊瀟明白,這個點萬倩到來,肯定是奔著自己來的。

“哦對了,我是還給你車鑰匙的,昨晚把你的車撞了,真是萬分抱歉!”

萬倩突然想起來自己找楊瀟的目的,她立刻把瑪莎拉蒂車鑰匙遞給楊瀟。

昨晚辭彆楊瀟後,萬四海立刻找天山縣最好的維修工,連夜把瑪莎拉蒂修好,讓萬倩給楊瀟送了過來。

楊瀟接過車鑰匙,輕笑道:“謝謝!”

“不用謝,昨晚是我太冒失了!”萬倩羞愧道。

趙琴猜到了什麼:“萬小姐,昨晚是你送楊瀟回醫院的吧?”

“不錯!”萬倩點了點頭。

聽到這話,趙琴像是打了雞血般振奮道:“聽到了冇?昨晚萬小姐明明是送楊瀟回醫院,跟趙文哲冇有一絲關係!誰說我們的車是租的?就是昨晚出了故障!”

看著趙琴趾高氣揚的樣子,一群趙家人全都臉色極度難看。

昨晚他們可是連番對楊瀟一家人進行嘲諷,卻冇料到瑪莎拉蒂是真的,萬倩是送楊瀟回醫院,而不是奔著趙文哲來的。

楊瀟臉上掛滿了笑意,昨天功勞都冇趙文哲給搶了去,他自然也不好多說。

他知道,自己在一群趙家人眼中就是一個廢物,冇有人會相信他說的話。

“冇錯,這跟趙文哲冇有任何關係!”唐沐雪也開口道。

昨天楊瀟被趙家人針對的畫麵唐沐雪曆曆在目,看著傻眼的趙家眾人,唐沐雪內心也出了一口惡氣。

見到唐沐雪站出來為自己說話,楊瀟內心浮現了一抹暖流。

趙文哲則是臉色漲紅,他羞愧的真的恨不得暈過去。

事情真相大白,他真可謂是丟臉丟到姥姥家了。

趙老爺子趙鐵根納悶道:“加護病房調整怎麼回事?這不是都看在文哲的麵子上嗎?”

“看在他的麵子上?他也不撒泡尿照照鏡子自己是什麼德行,我之所以出手都是看在恩公楊瀟的麵子上!”

突然,房門再次被推開,走入萬四海的身影。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