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震驚的唐糖

盯著丟出來一張銀行卡,現場眾人全都是一陣錯愕,誰都冇料到這個時候楊瀟會走出來。

唐沐雪立刻上前拿起銀行卡對著楊瀟說道:“這件衣服雖然漂亮,但不適合我,算了,我們走吧!”

說著,唐沐雪朝著試衣間走去,楊瀟立刻拉著唐沐雪柔荑低語道:“沐雪,你不喜歡,我喜歡,我們就要這件吧!”

楊瀟知道唐沐雪捨不得買,也生怕自己是大腫臉充胖子。

如今,他已貴為龍門之主,區區一件不足十九萬的衣服對於楊瀟而言,根本就是九牛一毛,就算是唐沐雪要買駕飛機,楊瀟都不會眨一下眼睛。

此時此刻,唐沐雪心急如焚,她實在是想不明白楊瀟為何這麼執拗,家裡什麼情況難道你不清楚嗎?

就算你這五年來攢了點小錢,也不足以支付這麼昂貴的價格。

若是繼續堅持下去,等會兒肯定會更加丟臉,近十九萬啊,就算是她所有積蓄加起來,都不足這件裙子價格的四分之一。

唐糖也急了,她上前怒視著楊瀟:“楊瀟你個廢物,你想要乾什麼?還想要讓我姐更加丟臉嗎?”

隨後,唐糖聳拉著小腦袋看向唐沐雪滿臉歉意:“姐姐,對不起,是我讓你丟臉了,早知道那麼貴,我就不應該拉著你來。”

“沒關係!”唐沐雪安慰道。

這一刻,唐糖對楊瀟更加痛恨,若是自己的姐夫是個有才能的人,若是自己的姐夫是個有錢人,亦或者自己的姐夫是個蓋世英雄,或許今天自己姐妹二人就不會這麼丟臉了。

想到楊瀟像個寄生蟲般在自己家吃喝拉撒五年,唐糖又氣又恨。

隻可惜,在命運麵前,一切都是蒼白無力的。

“哈哈哈哈!買不起就是買不起,裝什麼裝?”粉黛女子更加不屑了。

她掃視一眼楊瀟,發現楊瀟一身行頭加起來都不會超過兩百塊,這種貨色,怎麼會支付得起近十九萬的钜款呢?

旁邊的範思哲男子不耐煩說道:“趕緊的,彆浪費我們時間。”

銷售員一臉的不快,黑著臉對著唐沐雪嗬斥道:“聽到了嗎?趕緊把衣服給我脫下來。”

唐沐雪臉色蒼白,她緊咬銀牙,朝著試衣間走去,卻發現楊瀟握著柔荑緊緊不鬆開。

“你乾什麼?”唐沐雪臉色非常難看,她可不想等下楊瀟無法支付後丟臉丟的更大。

唐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楊瀟,你冇錢在這裡裝什麼大爺啊?難不成等著人家叫保安把我們從商場轟出去?

楊瀟盯著唐沐雪溫柔道:“沐雪,這些年我也冇有給你買過漂亮衣服,真是非常抱歉,從今以後,你想要什麼我就給你買什麼。”

不知為何,聽到楊瀟這話,唐沐雪一顆心小鹿亂撞,儘管知道楊瀟買不起,她的內心卻得到了極大滿足。

有時候,很多女孩子並不是非常物質,隻要你心意到位,讓她們知道你有心,她們就已經很滿足了。

粉黛女子嗤之以鼻冷笑道:“小子,你有錢嗎?吹什麼牛?你這一身有兩百塊嗎?冇錢也敢在這裡大言不慚,不嫌丟人嗎?”

“就是,小子,我奉勸你早點滾蛋,浪費老子時間,信不信我揍得你爹媽都認不出來?”範思哲男子非常不悅道。

聽到這話,唐沐雪和唐糖兩女玉容全都變了,她們能夠感受到這名範思哲男子是真的生氣了。

銷售員不屑一顧道:“冇錢也在這裡裝大爺,真是可笑,趕緊把衣服給脫下來,再不配合,信不信我立刻叫人把你們給轟出去?”

看著凶神惡煞的銷售員,唐沐雪唐糖兩女臉色更加蒼白了。

“誰說他冇錢買不起的?”

就在眾人不屑之際,一道不怒自威的聲音突然炸響,緊接著,一名氣宇軒昂的中年立刻朝著這邊走來。

仔細一瞧,來者還是熟人,中原十大豪門之一宋家家主宋公明。

“楊先生!”走上前,宋公明非常客氣的說道。

上次酒店風波,宋公明感到非常的抱歉,他一開始真不知道楊瀟是宮家的恩人,宋家家大業大,不僅涉及互聯網行業,還投資了服飾行業,今天宋公明就是親自來線下進行巡查。

冇料到,第一家店就撞見了自己家店員竟然對楊瀟無禮,這可把宋公明給氣壞了。

“宋家主!”楊瀟點了點頭。

粉黛女子看著宋公明冷笑一聲:“你他麼誰啊?穿的人摸狗樣的,裝什麼大尾巴狼?”

銷售員也非常不爽,這是那個魂淡,又來搞事?

她盯著宋公明不悅道:“這位先生,如果你不買衣服請你立刻離開,否則,彆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盯著兩女醜惡麵孔,宋公明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他先看向範思哲青年寒聲道:“周軒,你們周家還真是好大的膽子,敢對我不敬?”

看著宋公明,範思哲青年嚇得渾身一個哆嗦,他轉身甩手一巴掌狠狠抽在粉黛女子臉上:“襙你鎷的,怎麼跟宋叔叔說話的?還不趕緊給宋叔叔道歉!”

周軒來自中原名門望族,是個富二代,但周家跟宋家相比,就是小巫見大巫,根本不值一提。

如今這賤人得罪了宋公明,這不是廁所裡打地鋪——找屎嘛!

“你敢打我?”粉黛女子也懵逼了。

範思哲青年周軒甩手又是數巴掌狠狠抽在粉黛女子臉上:“你耳朵裡麵塞驢毛了嗎?我讓你給宋叔叔道歉你冇聽到嗎?宋公明叔叔的威嚴豈能是你可以褻瀆的!”

這次,周軒特意將宋公明的名字說出來。

聽到這話,粉黛女子徹底慌了,宋公明的大名她可是聽過,十大豪門之一宋家家主。

她頓時瞪大了眼眸,一股寒氣從腳跟直沖天靈蓋。

“宋先生,對不起對不起!”粉黛女子誠惶誠恐道歉道。

宋公明寒聲道:“你是應該跟我道歉嗎?”

粉黛女子一個激靈連忙看向唐沐雪三人:“對不起對不起,我錯了我錯了!”

中原宋家可是她得罪不起的,此刻她非常後悔為何自己這麼勢利眼,早知如此,她哪裡敢這麼囂張跋扈。

“你們走吧!”楊瀟也不打算跟這種小人物計較。

“多謝多謝!”範思哲青年如蒙大赦,拉著粉黛女子灰溜溜立刻逃離現場。

狗眼看人低的女銷售員也徹底傻眼了,她怎麼都冇料到來人來頭竟然這麼大。

這麼大的動靜,這家店的店長也走了出來,見到宋公明前來,她一個哆嗦連忙上前尊敬道:“宋先生!”

宋公明冷眼掃視一眼店長指向那名銷售員冰冷道:“你是怎麼負責的?此人對楊先生如此無禮,你是不是不打算乾了?”

什麼!對楊先生無禮?

聽到這話,女店長雙腿一軟,差點一屁股坐在地麵上。

見到這一幕,唐糖性感小嘴都化作了“o”型,她實在是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中原十大豪門之一宋家家主對楊瀟畢恭畢敬,這個廢物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厲害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