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七章柳江河的震驚

趙琴騰地一下子站了起來,她怒視著楊瀟:“你個窩囊廢要乾什麼?還嫌不夠丟臉嗎?”

眾所周知,每一株野山參價格都極其昂貴,動輒好幾萬,上了年頭的更是幾十上百萬。

在趙家人眼中,楊瀟就是上不了檯麵的粗胚,他們纔不信楊瀟買得起珍貴的野山參。

“媽!”唐沐雪立刻站了起來。

趙家人針對楊瀟也就算了,她母親還針對楊瀟,這令楊瀟顏麵往那放?

一群趙家人看著楊瀟就像是看著一個笑話,他們認定了楊瀟這是為了麵子買了兩個乾癟蘿蔔丁來這裡濫竽充數。

畢竟,有些奸商專門用長得像是野山參的蘿蔔丁以此來牟取利潤。

再說了,現場一群趙家人幾乎連一般山參都冇見過,更不要說辨彆野山參真假了。

楊瀟搖了搖頭麵不改色對著趙鐵根說道:“外公,這真是野山參!”

“是嗎?不要告訴我,這還是野山參中的極品,百年野山參!”趙文哲譏諷道。

聞言,楊瀟略微有些驚訝看著趙文哲:“你怎麼知道這是百年野山參?”

噗!

聽到楊瀟這話,趙文哲當場笑噴了,他捧腹大樂指著被趙鐵根丟入垃圾桶的百年野山參狂笑道:“什麼?這是百年野山參?你是來搞笑的吧?你知道百年野山參有多罕見嗎?你知道一株百年野山參值多少錢嗎?”

“百年野山參?這廢物真他麼能吹啊!”

一群趙家人看著楊瀟眼神更加厭惡,雖然他們不知道百年野山參具體價格,但知道隻要是野山參最起碼都價值連城。

正宗的百年老山參,恐怕每一株最起碼得上百萬的天價吧?

在天山縣這種十八線小城市,上百萬對於一群趙家人而言,那可真是一個天文數字。

“楊瀟,我的老臉都被你丟儘了!”趙琴眼神凶戾,恨不得一巴掌抽死楊瀟。

她生活在中原市,多多少少知道百年野山參的價格。

楊瀟開口就是百年野山參,這不是明擺著令他們一家人難堪嗎?

唐沐雪完美無瑕的玉容上儘是濃濃震撼之色,百年野山參,這種好東西每一株都可是有價無市的存在。

若不是知道楊瀟國之利刃身份,恐怕她也難以置信。

但,自從知道了楊瀟真實身份,唐沐雪可是對楊瀟百分百信任。

趙鐵根寒聲道:“弄兩個蘿蔔丁是打我這老頭子的臉嗎?”

這時,趙鐵根對楊瀟厭惡到了極致,在他心中,楊瀟就是在嘩眾取寵,騙他們不懂鑒彆藥材罷了。

“楊瀟,你知道嗎?我這兩株山參雖然不是野山參,但也是天山縣市麵上頂尖的藥材了,這一株山參價格是一萬,兩株就是兩萬,你弄的這兩個蘿蔔丁頂多兩百塊吧?”趙文哲落井下石道。

麵對眼前的情形,楊瀟真是極度無語。

自己這兩株百年野山參是萬四海送給自己的,萬四海出手難道還有假?

孫富貴不屑道:“怎麼?說不出來話了吧?這就是不打自招!”

“就是,兩百塊的蘿蔔丁跟兩萬塊的山參有的比嗎?文哲不愧是我們趙家最有出息的人,腳踏實地辦事,不像某些人就知道弄虛作假!”

“可不是嘛!我要是他,我早就冇臉活在這世上了!”

一群趙家人你一言我一語,儘是輕蔑,他們打死都不信楊瀟拿的是百年野山參。

唐建國跟趙琴羞愧的無地自容,他們對楊瀟更加厭惡了。

他們二人知道,一群趙家人嘲諷楊瀟,無形中就是在嘲諷他們一家人。

就在此刻,外出買飯的趙蓮回來了,她看向楊瀟狐疑道:“剛纔在食堂見到你步行回來,你的瑪莎拉蒂呢?”

“出了點故障,正在維修!”楊瀟如實道。

趙文哲嗤笑道:“維修?真的假的?這車該不會是租的吧?”

“肯定是租的啊!他們一家人之前每次回來都是坐火車,這次突然開價值上百萬的瑪莎拉蒂,誰信啊?”

“反正我是不會信的,他們一家人虛榮的很,肯定是租的車,現在時間到了把車還了回去!”

被一群本家人嘲諷,趙琴鼻子都快氣冒煙了。

她看向趙蓮:“妹妹,上次你們來中原市,可是坐了瑪莎拉蒂,你可以給我們作證車是我們家的。”

“大姐,誰給你作證啊!指不定去中原市那輛車也是租的,現在你們回來又租了一個同款!”趙蓮一臉嫌棄。

上次他們前往中原市,他們的寶貝兒子被關進監獄捱了一頓暴打,這令孫富貴趙蓮二人氣壞了。

除此之外,他們一家人好不容易積攢的不到十萬塊也不翼而飛,趙蓮可是把趙琴一家人給痛恨到了極致。

這個時候趙琴一家人出醜,她內心開心著呢,怎麼可能幫趙琴說話?

見到自家妹妹都對自己百般鄙夷,趙琴氣的怒視著楊瀟:“看你這個廢物乾的好事!滾!給我滾!我不想看到你,你個廢物就知道給老孃丟臉,給我滾啊!”

“媽,清者自清,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楊瀟?”唐沐雪氣的七竅生煙。

趙琴隻感覺自己老臉都被楊瀟丟儘了,她指著楊瀟怒斥道:“沐雪,你彆為這個廢物說話,楊瀟,你若是再不滾,信不信老孃我脫了鞋抽死你?”

唐沐雪氣急敗壞,但她又無可奈何,趙琴終究是她母親。

對於趙琴,唐沐雪太瞭解了,她可不想看到楊瀟被打。

於是乎,唐沐雪拉著楊瀟離開現場:“抱歉,我媽這人就那樣,你彆在意,時間不早了,要不你先在附近找個旅店住下吧!”

“沐雪,你呢?”楊瀟並不生氣關懷道。

唐沐雪歎了一聲:“我在這裡等柳神醫到來!”

“好吧!”楊瀟隻能點了點頭。

夜晚九點,柳江河抵達天山縣第一人民醫院。

趙文哲立刻上前迎接:“柳神醫,您終於來了,我們一家人恭候您多時了!”

“柳神醫!”一群趙家人紛紛恭敬喝道。

柳江河做了一路車,身心俱疲,他禮貌性點了點頭。

剛剛來到加護病房,柳江河蒼老眼眸突然鎖定門口垃圾桶。

他身軀一顫,瞳孔一縮,好似發現稀世珍寶般驚呼道:“這...這是百年野山參?”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