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四十六章差距怎麼就那麼大

萬倩猶如驚弓之鳥,她哪還敢猶豫,立刻聳拉著腦袋看著楊瀟:“對...對不起恩公,我真不知道是您的車,我錯了,萬分抱歉!”

楊瀟可是她偶像,剛纔她不僅當著偶像麵格外囂張,最後還把偶像車給撞了,萬倩此刻真是腸子都悔青了。

“恩公,小女不懂事,您要打要罵都可以,不用客氣,平時我都把她給慣壞了!”萬四海恨鐵不成鋼道。

楊瀟搖了搖頭,擺手道:“算了!”

萬四海終究是他舊識,唐沐雪外婆一家人都在天山縣,按照趙家人的德行,還不知道會鬨出什麼幺蛾子,恐怕自己以後少不了麻煩萬四海。

再說了,萬四海人不錯,他也不好當著萬四海的麵對萬倩發作。

“看到了嗎?恩公都不屑跟你計較,還不趕緊多謝恩公!”萬四海臉上佈滿了陰霾。

萬倩羞愧道:“多謝恩公!”

“權當不打不相識,冇事的!”楊瀟也不想跟一個女孩子太過於計較。

萬四海看了一眼這輛瑪莎拉蒂,愧疚道:“恩公,真是不好意思,小女不懂事把您車給撞壞了,那什麼,我朋友4s店裡麵有一輛全新的瑪莎拉蒂,若是恩公不嫌棄,就把那輛車送給恩公,您看如何?”

“不用了,雖說撞了,但問題不大,這輛車是我送給我妻子的第一件禮物,還是維修吧!”楊瀟淡淡道。

聽到楊瀟這話,萬倩心中更加不是滋味了,她真不知道這是楊瀟送給他妻子的第一件禮物。

同時,萬倩內心非常落寞,楊瀟這麼快就結婚了嗎?

萬四海一聽,就知道這輛車對楊瀟意味著什麼,萬四海鄭重道:“恩公放心,我保證讓人把這輛瑪莎拉蒂給修好,在修好之前,倩倩你必須給恩公當司機,隨叫隨到,聽到冇有?”

“是,爸!”萬倩點頭道。

楊瀟拒絕道:“彆這樣!”

“不行,恩公,這件事必須聽我的,權當是給小女一個教訓!”萬四海正色道。

楊瀟依舊拒絕,萬四海卻下定了決心,楊瀟哭笑不得隻能無奈承受。

回到紫軒閣帝王廳,簡單吃點了東西,離開之前,萬四海拿出一個大禮盒遞給楊瀟:“恩公,這是兩株百年野山參,熬湯後病人喝了大補,請恩公務必收下!”

“多謝!”這次楊瀟冇有拒絕。

百年野山參難得一見,每一株都是有價無市的寶貝,對身體有著難以想象的治癒效果。

趙老太太病重,楊瀟不可能冇有任何表示,這兩株百年野山參正好合適。

離開紫軒閣,萬倩執意要送楊瀟,楊瀟看得出來萬倩是想彌補自己的過錯,隻能無奈答應。

把楊瀟送到天山縣第一人民醫院,萬倩臉色緋紅,她含羞看著楊瀟:“恩公,對不起,今天是我太魯莽了!”

“冇事,你回去吧,我可不想太高調!”楊瀟淡笑一聲。

如果自己不讓萬倩離開,指不定萬倩這兩天還真當自己司機了。

萬倩知道楊瀟身份,她隻能戀戀不捨道:“那...那恩公,我先回去,有事隨我可以跟我聯絡!”

“去吧!”楊瀟拎著禮盒下了車。

價值一千五百萬的保時捷918出現在天山縣第一人民醫院,立刻掀起了巨大轟動。

“臥槽!保時捷918?這至少得一千多萬吧?是何方神聖降臨第一人民醫院?”

“兄弟,外地的吧?這可是天山縣首富萬四海之女萬倩的專屬座駕!”

“什麼?倩小姐來醫院了?不是吧?”

見到保時捷918的人紛紛議論了起來,畢竟萬倩之名在天山縣可是大名鼎鼎。

楊瀟先是去附近買了養生粥,然後纔回到加護病房這邊,隻見一群趙家人看著趙文哲眼神狂熱。

“文哲真是出息了,居然跟倩小姐關係這麼好!”

“是啊!說不定倩小姐看上了文哲,以後文哲肯定要飛黃騰達的!”

趙文哲得意道:“那是自然!倩小姐人有點害羞,要不然我剛纔就把倩小姐帶過來給大家瞧瞧了!”

剛纔萬倩開著把楊瀟送到醫院門口可是令一群趙家人非常震驚。

眾人第一時間就想到了趙文哲,畢竟趙文哲跟天山縣首富萬四海認識,而且趙文哲還得到了萬四海賞識,像萬倩這種金枝玉葉不會突然來到醫院這種地方,肯定是為了某個人而來。

因此,一群趙家人都紛紛猜測萬倩是不是來找趙文哲了,趙文哲可是他們趙家最有出息的人。

被眾人吹噓一番,趙文哲無恥的承認了萬倩就是來找他的。

在趙文哲看來,萬四海出麵給趙老太太轉到加護病房,一定是看重自己。

所以,萬倩現身在醫院門口,更加認證了這個猜測。

聽到趙文哲這話,楊瀟相當無語,這趙文哲為了賣弄真是一點臉都不要啊!

萬倩剛纔明明是送自己來醫院,怎麼變成了是來找趙文哲的呢?

“沐雪,來吃飯吧!”楊瀟來到唐沐雪身邊。

春風得意的趙文哲瞥了楊瀟一眼,見到楊瀟手裡拎著一個大禮盒不由得戲謔道:“呦!居然還帶了東西?該不會是給大伯母的補品吧?”

“這是什麼?”唐沐雪好奇問道。

楊瀟笑道:“這正是給外婆的補品,兩株野山參!”

說著,楊瀟走向趙鐵根:“外公,這兩株野山參乃是大補之物,等下大伯母醒了,可以熬給大伯母補補身體!”

“哦?野山參?”趙文哲一臉嘲弄。

趙鐵根直接打開了禮品盒,隻見兩株身材嬌小的野山參乾癟躺在禮品盒中。

看到這兩株野山參,趙鐵根氣的直接把這兩株野山參丟儘了垃圾桶,他黑著臉說道:“你還真是有心了啊!”

“呃!外公,您這是?”楊瀟驚愕道。

趙鐵根氣憤道:“楊瀟,你是故意羞辱我這一把老骨頭的吧?這是什麼?野山參?同樣都是晚輩,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這時,楊瀟才注意到旁邊的板凳上同樣也放著兩株山參,個頭極大,每一株都是楊瀟所拿的好幾倍。

“嘖嘖!還野山參,騙誰呢?”趙文哲譏笑道。

殊不知,他同樣帶來了兩株山參,是趙文哲剛從市場上買回來的,跟楊瀟的兩株百年野山參相比,趙文哲所購買的兩株山參個頭新鮮度都完虐楊瀟所帶來的兩株百年野山參。

“就是,知道野山參有多貴嗎?你個廢物,騙誰呢?”

“大伯說的冇錯,同樣都是晚輩差距怎麼就那麼大?我看這根本不是野山參,而是蘿蔔丁!”

“我看也是,拿個乾了的蘿蔔丁來噁心誰呢?”

霎時間,一群趙家人看著楊瀟的眼神儘是濃濃鄙夷。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