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三十四章唐老太太暴走

葛休走了,他冇有留下任何言語,但楊瀟看得出來,這一次葛休並未帶著沉甸甸的步伐離開。

看著葛休的背影,楊瀟知道,從今以後,葛休不會再找白元傑麻煩了。

不過,兩人想要徹底冰釋前嫌,恐怕還需一段時間。

兩人終究鬥了那麼多年,想要徹底和好如初,必須要經過一段時間來緩衝期。

“楊小子,多謝了!”白元傑和煦笑道。

這一次,楊瀟不僅鬥棋贏了葛休,不僅保住了他的名節,還令他和葛休僵化關係得到緩解,這令白元傑對楊瀟頗為感激。

宮天齊和藹笑道:“楊小子,就知道你不會讓我們失望的,不錯不錯!”

此時此刻,白元傑和宮天齊看著楊瀟眼神儘是濃濃欣賞之色,宮靈兒則是眼眸閃爍,她真的發現楊瀟越來越神秘了。

尤其是楊瀟那一句我曾是軍人,國有難召必戰的言語,令宮靈兒一顆少女心深深震撼。

離開之前,白俞靜與楊瀟擦肩而過:“狗拿耗子,多管閒事!”

感受著白俞靜對自己的冰冷態度,楊瀟摸了摸鼻子,哭笑不得。

自己好不容易跟白俞靜關係得到緩解,卻冇料到因為這件事導致兩人關係再次僵化。

這令楊瀟忍不住感慨,女人心海底針,古人誠不欺我。

“什麼?葛休前輩輸了?怎麼可能?”

“就是,葛休前輩怎會輸給一個廢物?開什麼國際玩笑?”

“不錯,葛休前輩輸給楊瀟,這笑話真的是太冷了,在葛休前輩麵前,這楊瀟算個什麼東西?”

葛休輸得起,縱使楊瀟說平局,對外宣告,葛休明確表示這盤棋確實是他輸了。

葛休這一生除了針對白元傑之外,行事光明磊落。

輸了就是輸了,技不如人他承認,楊瀟說平局是為了保護他的名節,葛休一向傲嬌,他可不願意欠楊瀟人情。

葛休博弈敗北,在整箇中原市掀起巨大轟動。

不足半個小時,整個天府之國圍棋界震動。

無數圍棋愛好者全都一臉懵逼,難以置信這一切。

葛休前輩輸了?

還是輸給了一個後輩?

這不可能吧?

葛休終究是天府之國圍棋界的常青樹,許多圍棋才俊都得到過葛休的指點,誰都不敢相信這樣的前輩高人居然會輸棋。

楊瀟渾然不知,自己的名氣無形中漲了一大截。

與此同時,唐老太太府邸內,一句震驚的聲音響徹。

“什麼?居然還有這種事?”

唐老太太接著電話,蒼老的麵容上儘是震驚與慍怒。

電話中正是西雙版納唐家族人打來的,一名唐家嫡係連忙道:“冇錯!唐浩唐穎他們已經失蹤好幾天了,我們群龍無首在酒店呆了好幾天,楊瀟跟唐沐雪他們提前回去了。”

“這...這到底怎麼回事?”唐老太太額頭浮現一抹冷汗。

唐浩唐穎可是她的親孫子親孫女,若是唐浩唐穎在西雙版納死了,這讓她這把老骨頭怎麼活啊!

諾大的唐家,隻有唐浩唐穎是她的牽掛,唐浩更是她指定的唯一繼承人,如果唐浩死了,這對於唐老太太而言不亞於天塌了。

此人苦澀道:“不...不知道啊!就這樣離奇失蹤了,打電話不接,發資訊不回,我們就差報警了!”

聽到這話,唐老太太神情緊繃,一顆心怦怦直跳,她內心不斷祈禱唐浩唐穎安然無恙。

“這次團建旅遊中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楊瀟唐沐雪這兩個賤人害的?”唐老太太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楊瀟跟唐沐雪。

在唐老太太眼中,楊瀟跟唐沐雪一無是處,跟她孫子孫女比起來,什麼都不是。

肯定是唐沐雪想要爭奪唐家未來家主之位,特地謀害唐浩唐穎。

這人遲疑道:“這...”

“廢話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唐老太太急得不行。

若是唐浩唐穎真的死了,那她活著就真的了無牽掛,整個世界都會陷入一片黑暗。

這名唐家嫡係實在是不敢有所隱瞞,一五一十將唐浩唐穎暗害楊瀟唐沐雪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唐老太太。

隨後,楊瀟認識陳凱與楊瀟購買西雙版納最大花海,贈送唐沐雪東方之星鑽戒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唐老太太。

聽完,唐老太太好似遭受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傻眼了。

“糊塗,浩浩穎穎你們糊塗啊!”唐老太太掛掉電話心如刀絞。

楊瀟這個廢物認識西雙版納第一家族陳家少主,你們兄妹還敢對楊瀟下狠手,這不是故意找死嗎?

此刻,唐老太太徹底明白了,肯定是唐浩唐穎二人想要謀害楊瀟唐沐雪不成,被楊瀟唐沐雪給反殺了。

想到自己親孫子親孫女死了,唐老太太雙眼一黑,一屁股坐在地麵上幾乎快要昏厥。

“老太太!”彆墅內的傭人見到唐老太太坐在了地麵上,她們驚慌失措連忙上前攙扶。

恨!一股濃濃的恨意從唐老太太體內散發。

唐老太太一臉狠厲:“一定是楊瀟唐沐雪這兩個雜碎乾的,一定是他們,快,備車,前往雁鳴湖畔彆墅群。”

“是!”傭人哪裡還敢遲疑,立刻開車把唐老太太送到雁鳴湖畔彆墅群。

接到唐老太太的電話,唐沐雪非常驚訝,她不知道唐老太太這個時候找她乾嘛。

唐老太太執意要見唐沐雪,唐老太太終究是唐沐雪的奶奶,雖然不是親生的,但也是她奶奶。

唐沐雪是個孝順的孩子,唐老太太指名道姓要見她,唐沐雪連忙整理了一下大廳洗好水果讓門衛把唐老太太給放進來。

嗤啦啦!

迅速的,一輛豪車停在了湖畔中心彆墅門前,走下唐老太太怒氣沖沖的身影。

唐老太太麵若寒霜,她一把推開彆墅大門來到唐沐雪麵前。

見到唐老太太到來,唐沐雪臉上堆滿了笑容:“奶奶,怎麼了?什麼事讓您這麼大火氣?來,喝杯茶消消火!”

說著,唐沐雪倒上一杯剛泡好的信陽毛尖給唐老太太遞了過去。

“唐沐雪,老身問你,唐浩唐穎是不是被你害死了?”唐老太太黑著臉質問道。

唐沐雪錯愕道:“什麼?奶奶,您在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害他們兩個?”

啪!!!

刹那間,暴走的唐老太太一臉凶戾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唐沐雪玉容之上。

唐沐雪猝不及防被一巴掌抽在臉上,嬌軀差點跌倒,手中茶杯當場跌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