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九章屁都不是

“就是,白老頭,難不成楊瀟跑路了?”葛休親傳大弟子王浩然譏笑道。

上次踢館王浩然鬥棋敗給了楊瀟,這令王浩然對楊瀟嫉恨到了極點。

這次他師父葛休親自點名鬥棋棋聖白元傑,誰料這白元傑居然避而不戰,派出楊瀟與自己的師父進行博弈,這差點把王浩然鼻子給氣歪了。

在王浩然眼中這楊瀟狗屁不是,上次自己之所以輸給楊瀟,是因為自己從未與落子天元的棋手博弈,這才著了道。

如若不然,憑藉自己一身超高棋術,足矣把這個混蛋楊瀟打的落花流水。

白元傑臉色有些掛不住:“時間未到,急什麼?”

他和葛休針鋒相對多年,若是這個時候楊瀟不能及時到場恐怕他的名聲會一落千丈,成為圍棋界的笑話。

這次派遣楊瀟鬥棋葛休,白元傑自己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現在整個國內圍棋界都在關注這件事,很多媒體都報道他年老體衰,這是故意避而不戰,技不如人。

如果今天鬥棋楊瀟贏了,足矣證明葛休跟他不是一個水平線上的,直接堵上了那些媒體的嘴巴。

若是楊瀟輸了,那自己棋聖的名聲可就毀於一旦。

宮天齊和宮靈兒也異常緊張,他們真是不知道楊瀟為何這個點還不抵達現場。

“哼!派遣一個毛頭小子跟我博弈,白元傑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葛休譏笑道。

被葛休嘲笑,白元傑氣憤道:“葛老頭,你彆太過分了!”

“我過分?我能有你過分嗎?當年如果不是你,素素能死嗎?”葛休眼眶內浮現一抹血絲。

素素,正是白元傑之妻,葛休的夢中情人。

當年,白元傑和葛休博弈,約定誰拿下棋聖名頭誰就迎娶素素。

白元傑和葛休全都是棋道高手,他們二人乾掉了所有參賽者,最終白元傑技高一籌贏了葛休。

葛休強顏歡笑隻能選擇祝福,並告誡白元傑此生一定要保護好素素。

誰能料到,一次夜晚歸途中遇到了歹徒,當時的白元傑年少輕狂,一名歹徒拿出匕首捅向白元傑,素素為了保護白元傑不幸遇難。

至此,葛休徹底與白元傑撕破臉皮,兩人仇恨長達幾十年之久。

今天,葛休就要跟白元傑來一個了結,他要讓白元傑名聲掃地,他要令白元傑晚年都不得安寧。

得知白元傑避而不戰,派遣楊瀟與他博弈,葛休無比氣憤。

不過,對於葛休而言,隻要白元傑迎戰,無論白元傑派遣的是誰,最後至少他贏了,結局都是一樣的。

提起素素,白元傑臉色同樣陰沉似水:“葛休,我知道你對我很有怨氣,這麼多年來了,我已經很少參與國內棋壇各項事宜,你到底還想怎樣?難道真的要魚死網破嗎?”

對於妻子的死,白元傑愧疚了幾十年。

這幾十年中,葛休連番對他施壓。

當年素素不幸遇難,白元傑放棄了所有名譽回到中原照顧剛剛出生的孩子。

這些年來,白元傑未娶,隻是心戀亡人。

現如今,白元傑是中原名譽圍棋協會會長,而葛休則是現任圍棋協會會長。

白元傑的名譽圍棋協會會長是終身的,葛休則是暫時的,這令葛休內心極其不服氣。

在葛休心中,白元傑就是一個匹夫,害人害己的匹夫。

他為愛癡狂,他這一生,隻愛素素一人,為了素素,葛休終生未娶。

今日,他必要踏破白元傑所有尊嚴,祭奠亡人。

“冇錯,我就是要跟你魚死網破,你我之間,隻能留下一個!”葛休陰狠道。

“你!”白元傑怫然作色。

宮天齊連忙拉著白元傑:“老白老白,差不多得了!”

“還有三分鐘,急什麼?等下楊瀟來了直接把你打的落花流水!”宮靈兒氣鼓鼓說道。

葛休強忍住心中怒氣,他看著宮靈兒哼道:“小丫頭,你太自信了,那小子來了,我會讓你明白什麼叫做天塹,不可逾越!”

“切!”宮靈兒翻了翻白眼。

見到葛休對白元傑咄咄逼人,宮靈兒對葛休真是冇有一點好印象。

三分鐘,轉眼即逝。

“怎麼回事?這個叫做楊瀟的小子不來了嗎?真跑路了?”

“汗!還用說嗎?肯定跑路了!葛休是誰?那可是國內數一數二圍棋界的常青樹,哪是一個毛頭小子可以對峙的?”

“這話說的不假,我感覺這小子也認慫了!不過,若是這小子跑路等下說不定棋聖前輩會親自出手,棋聖前輩可是幾十年冇有正麵出過手了,也不知道棋力如何!”

一時間,上千人竊竊私語,他們都認為楊瀟跑路了,根本冇有跟葛休一戰的勇氣。

看了看時間,葛休譏笑道:“白元傑,時間差不多了,既然人冇來,你就上吧!”

當年在圍棋大會上,葛休就僅僅輸了白元傑一招。

對此,葛休耿耿於懷好多年,今日他一定要戰敗白元傑,讓白元傑顏麵儘掃。

“這...”白元傑臉色難看了。

這個時候楊瀟還冇來,多半是楊瀟遇到了什麼麻煩。

這些年來,葛休經常為國出戰,代表天府之國圍棋界迎戰世界各國圍棋高手。

講真的,對峙葛休白元傑心裡一點底氣都冇有,他知道這葛休不是善茬。

王浩然傲然的看著白元傑:“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這是自然,我的老師乃是棋聖,棋聖之威不容褻瀆!”就在白元傑即將答話之際,一道不和諧的聲音突兀響徹。

隻見楊瀟和白俞靜迅速抵達現場,楊瀟臉上帶著一絲歉意:“不好意思諸位,路上堵車來的有些晚了!”

這次出戰,楊瀟隻能以白元傑親傳弟子身份出戰,否則根本無法代表白元傑。

“呦!這不是咱們中原市大名鼎鼎吃軟飯的廢物楊瀟嗎?我還以為是那個楊瀟,居然是這個廢物,白元傑派遣一個廢物出戰,確定不是來嘩眾取寵的嗎?”

“廢物楊瀟?就是中原第一美人唐沐雪那個廢物老公?不是吧?”

“冇錯,就是他!讓一個廢物來博弈國內圍棋界的常青樹?這是搞笑的吧?”

霎時間,不少人認出來楊瀟的身份,他們全都投去鄙夷目光,好似在說楊瀟在葛休麵前屁都不是。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