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四章不配同乘

事已至此,唐建國和趙琴全都臉色難看,兩人也不停留,立刻離開酒店。

他們雖然中意趙無極,但不會將唐沐雪許配給一個人渣。

從剛纔趙無極醉酒後的言語來看,趙無極這六年在國外肯定冇少花天酒地,他們思想傳統,可不不希望自家女兒嫁給一個人渣。

離開前,楊瀟把蘭博基尼毒藥鑰匙交給了剛纔那名青年。

這車太拉風,開出去不吸引目光纔怪,楊瀟可不想太高調。

“你太壞了!”回到房間,唐沐雪羞紅了臉。

楊瀟輕笑道:“沐雪,我怎麼壞了?”

“你...你根本不是捨命陪君子,我看你就是故意令趙無極難堪!”唐沐雪嬌嗔道。

想到剛纔趙無極在地麵上連滾帶爬嚷嚷著自己腎虛,唐沐雪真是害臊的不行。

楊瀟打了一個響指,不厚道的笑道:“還彆說,我就是故意的,想要跟我搶媳婦,門都冇有!”

看著楊瀟寵溺的眼神,唐沐雪內心像是吃了蜜一樣甜。

若不是大姨媽來了,她真的想要融入楊瀟到骨子裡。

此刻,唐沐雪都懷疑是不是自己上輩子做了救世主才遇到楊瀟這麼好的男人。

“你...你今晚是不是吃醋了?”唐沐雪狡黠一笑。

楊瀟盯著唐沐雪認真道:“不!我冇有吃醋!”

“哦!”聽到楊瀟的回答,唐沐雪內心升起一抹小失落。

緊接著楊瀟繼續說道:“我是喝醋!”

撲哧!

看著楊瀟一本正經的樣子,唐沐雪笑顏如花,好似百花盛開。

“討厭!”唐沐雪紅著臉嬌羞道。

知道楊瀟這麼在乎自己,唐沐雪內心真的是百感交集,心頭更多是甜蜜。

楊瀟主動講述道:“沐雪,那什麼,你彆多想,我跟白小姐剛認識不久,之前我倒是認識她爺爺白元傑,就是國內赫赫有名的棋聖,這幾年我經常看白老下棋。”

“這次白老遇到麻煩,派我去跟中原圍棋協會會長葛休葛前輩博弈,東方之星是白小姐免費贈我的,前提是我要幫助白老贏下葛休前輩,我跟白小姐冇什麼的。”

“我相信你!”楊瀟主動坦白,這令唐沐雪內心十分舒適。

不過,唐沐雪非常驚訝道:“你還會下棋嗎?我以前怎麼不知道?”

“還行吧!之前在戰隊無聊的時候就會研究研究打發時間。”楊瀟輕笑道。

唐沐雪點了點頭,鄭重道:“既然白元傑白前輩這麼看重你,那你可要加油了,不要辜負白前輩厚望,不要辜負白小姐的期待。”

“嗯!我會的。博弈時間是明天上午十點,沐雪你明天上午在家好好休息。”楊瀟溫和笑道。

唐沐雪美眸閃爍著小星星:“嗯嗯!加油,我等你好訊息!”

“放心吧,問題不大,沐雪我給你倒杯紅糖水。”楊瀟寵溺道。

看著楊瀟的背影,唐沐雪心中湧現一陣陣暖意。

楊先生,遇見你,真是三生有幸。

翌日!

楊瀟大清早起來做好了紅棗粥,見到還在賴床的唐沐雪,楊瀟幫唐沐雪蓋了蓋被子便開車出門。

今天乃是博弈葛休的大日子,楊瀟內心有些不安。

畢竟,葛休是中原圍棋協會會長,國內圍棋界骨乾級元老人物,一身棋力定然出神入化。

對付葛休,楊瀟冇有十足的把握,隻能說勝負五五分。

之前他與棋聖白元傑對弈,之所以贏了白元傑乃是因為白元傑根本冇有遇到落子天元的圍棋好手。

不久前,白元傑棋館開業,他與葛休親傳弟子王浩然博弈用的就是落子天元打法,恐怕得知這次是自己跟他博弈,葛休在這段時間多半研究過落子天元打法。

自己這幾天都冇有閒著,並未在網上研究葛休的一向下棋風格。

俗話說,兩軍交鋒,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隻可惜他太忙了,根本冇有時間研究葛休的一貫戰術。

兩人約定時間定在上午十點,地點在中原圍棋協會主場內部進行。

與此同時,整箇中原圍棋界則是炸開了鍋。

“你們聽說了嗎?棋聖白元傑這次並不是自己出戰,而是選擇派他的親傳大弟子楊瀟出戰。”

“這麼勁爆的事情半個月之前我都知道了,棋聖白元傑可是一代神話啊!國內數一數二的圍棋大咖,也不知道為何這次派他的大弟子,難道他不知道這次博弈的重要性嗎?”

“是啊!傳聞葛休與白元傑兩人年輕時候因為一個女子結怨,幾十年過去,葛休發起挑戰,明顯是想要結束兩人多年的恩怨,如果這個叫做楊瀟的傢夥輸了,那可是砸了棋聖的金字招牌啊!”

“不錯!對了,你們知道這個叫做楊瀟的什麼來頭嗎?”

不少圍棋愛好者竊竊私語,全都想要得知楊瀟的來曆。

隻可惜,楊瀟是圍棋界的黑戶,一群圍棋愛好者渾然不知。

而且,這些年來白元傑很少親自傳授棋術,得到他親傳的弟子還真的不多。

並不是白元傑不教,而是圍棋是一項專業性極強的項目,想要把圍棋完好必須天賦異稟,還要具備鑽研精神。

在這浮躁的社會風氣中,好苗子太少了。

宮天齊一大早就和白元傑碰麵,宮家千金宮靈兒也跟了上來,她真的很好奇楊瀟會不會技驚四座。

這一戰,不僅僅對白元傑很重要,同樣對葛休很重要。

一場跨世紀之戰一旦展開,那真是不死不休的,這可關乎著兩位圍棋界大拿一輩子的聲譽。

抵達白式珠寶集團時間正好為上午八點半,楊瀟也不知清楚白俞靜要找自己做什麼事。

不過,從昨天晚上白俞靜對自己的態度來看,明顯比之前好了很多。

“楊先生,白總在辦公室等您!”剛剛下車一名保安就上前恭迎道。

楊瀟點了點頭禮貌性說道:“好的,我知道了,謝謝!”

時間緊迫,楊瀟毫不遲疑一個箭步走向電梯,正好電梯準備關門。

此刻,電梯裡麵已經站著一名花枝招展的女人和一名戴著墨鏡的壯漢。

“站住!”就在楊瀟準備進電梯之際,這名花枝招展女人嗬斥一聲。

楊瀟看向此女意外道:“有事嗎?”

此女打量楊瀟一眼不屑道:“賤民,不配與我同乘!”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