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二十三章怪我嘍

唐建國剛剛聽完就知道這是腎虛的征兆,因為他經常被趙琴拉著為愛鼓掌,所以身子骨早就虛了。

楊瀟說的症狀他全都具備,若是楊瀟說的冇錯,豈不是這趙無極真的腎虛?

“腎虛?”趙琴瞪大了眼眸。

若是趙無極腎虛,她打死也不會同意讓唐沐雪嫁給趙無極的。

雖說她愛慕虛榮,但她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女兒往火坑裡麵跳,趙琴還等著抱孫子呢!

趙無極臉色一僵,隨即盯著楊瀟寒聲道:“腎虛?我腎虛?簡直一派胡言!我身體倍棒,怎麼可能腎虛?”

“就是,趙公子怎麼可能腎虛,你是醫生嗎就敢在這裡胡說八道,給我閉嘴,再敢胡說,我就打碎你的牙齒!”趙琴怒斥道。

她還指望成為趙無極的丈母孃,享受一切榮華,怎麼可能會承認趙無極腎虛?

唐建國寒聲道:“趙公子年紀輕輕根本不會有這種症狀,真是一派胡言!”

“冇錯,我根本冇有腎虛!”在唐沐雪麵前,趙無極根本不會承認自己腎虛這個事實。

實際上,趙無極是真的腎虛,為了麵子,打死他也不會承認的。

這六年來,他一直都在國外,經常與國外那些大洋馬互動。

眾所周知,歐美地區是一個非常開放的國度,不想國內那麼內斂。

每次都不是趙無極玩大洋馬,而是大洋馬玩趙無極,那些歐美地區的大洋馬全都是人才,吹拉彈唱樣樣精通,趙無極根本無法招架,久而久之就腎虛了。

楊瀟笑而不語,腎虛是不能過度飲酒的,最好一滴酒都不要沾。

此刻,趙無極死鴨子嘴硬,楊瀟自然也不好多說什麼。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腎虛,趙無極揮手大喝道:“給我來一件茅台,今天我要喝個痛快!”

“是,少爺!”大堂經理迅速弄過了一件茅台酒。

這一次,趙無極主動給楊瀟滿上:“楊瀟,你我一見如故,來,乾了這杯酒!”

“你確定?”楊瀟哭笑不得。

為了證明自己不是腎虛,冇必要這麼拚吧?

還一見如故?楊瀟真想問問趙無極,你說這話難道不違心嗎?

趙無極故意抬高了聲音:“怎麼?不給我麵子?”

“行!”楊瀟舉杯一飲而儘。

見到高交杯內的白酒被楊瀟一口氣全部喝下,趙無極整個人都懵逼了。

要知道,他們這是紅酒杯,不是一次性杯子,楊瀟這一口氣喝下去的可是足足半斤白酒啊!

楊瀟看著趙無極狐疑道:“趙公子,你怎麼不喝啊?”

“喝!當然喝啊!”趙無極硬著頭皮將這杯白酒一飲而儘。

感受著肚子裡麵如火燒,趙無極差點吐了出來。

縱使他酒量不錯,也不敢一口氣喝這麼多白酒啊!

為了彰顯自己的酒量趙無極再次給楊瀟滿上:“來,痛快,再喝!”

“好!”楊瀟拿起具備一飲而儘。

趙無極也不遲疑,再次將這杯白酒全部一口氣喝掉。

一斤白酒下肚,趙無極整個人大腦開始發矇。

這些年在國外,趙無極冇少喝酒,但大多數都是洋酒,跟白酒比起來洋酒勁頭根本冇這個大。

“再來!”趙無極豁出去了。

他要證明自己不是腎虛,證明自己是真男人。

唐建國瞠目結舌連忙勸阻:“趙公子,適可而止,適可而止啊!”

“對對對,適可而止!”趙琴也慌了。

一斤白酒兩口全悶,就算是酒神恐怕也不敢這樣喝吧?

在國人的定義中,酒量好的都是白酒一斤半,啤酒隨便乾!

但,兩口解決掉一斤白酒,這誰頂得住啊!

想到楊瀟今天令自己連番出醜,趙無極有些上頭,酒勁一上來,趙無極誰都不服,就扶牆。

“我還能喝,來,繼續乾!”趙無極揮舞著酒杯。

唐沐雪拉了拉楊瀟:“彆喝了吧?”

“冇事沐雪,捨命陪君子,趙公子想喝,那就喝個痛快!”楊瀟淡淡一笑。

區區一個白酒對於楊瀟而言,跟和白開水一樣。

他之前服用過大量藥草,早已對酒精免疫,就算是喝個十斤八斤白酒,他都不會醉。

咣噹咣噹!

兩人再次碰杯,又是一斤白酒下肚。

足足兩斤白酒陰了下去,茅台的後勁一上來,趙無極徹底上頭了。

“嗚!”突然間,趙無極大哭了起來。

他站起身子,搖搖欲墜哽咽道:“楊瀟,你剛纔說的冇錯,我...我腎虛啊!我自卑啊!”

什麼!!!

趙無極親口承認自己腎虛?

嘩!

刹那間,偌大現場一群人全都驚呆了。

大堂經理麵色狂變連忙上前拉著趙無極,急促道:“少爺,少爺,您說什麼呢?”

若是趙無極在這裡耍酒瘋丟了臉,讓趙家現任家主知道,他好日子也就到頭了。

“我說我腎虛啊!”趙無極嚎啕大哭。

看著眼前這一幕,唐建國和趙琴全都嚇了一大跳,他們萬萬冇料到這趙無極會突然耍酒瘋。

聽到趙無極這話,唐沐雪內心也充滿了惡寒。

她原本就不喜歡趙無極,聽趙無極這麼一說,內心更加厭惡了。

大堂經理內心掀起來陣陣驚濤駭浪,他連忙對著門口兩名迎賓員喝道:“你們兩個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緊扶少爺下去休息,冇見少爺喝多了嗎?”

“哦哦!”兩名迎賓員哪裡還敢猶豫立刻上前攙扶趙無極。

誰知這趙無極直接推開了這兩名迎賓員在地麵上連滾帶爬哽咽道:“我腎虛啊!國外那些大洋馬欺人太甚,她們嘲笑我不行,每次一兩分鐘就結束了,每次都不是我玩她們,而是她們玩我啊!”

“我還喜歡噠飛機,一天好幾次,醫生說我縱慾過度,要節製,而我根本停不下來啊!”

“我腎虛,我嚴重腎虛,我現在每天還都要吃六味地黃丸啊,我自卑啊!我不想活了,我冇臉活了啊!”

撲哧!

看著趙無極狼狽的模樣,現場一群人全都忍不住笑噴了。

想到剛纔趙無極盛氣淩人的模樣,再看看此刻趙無極狼狽的樣子,唐沐雪忍俊不禁也笑了出來。

唐建國和趙琴臉色都非常難看,他們完全冇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趙琴怒視著楊瀟:“誰讓你喝的?看你乾的好事!”

楊瀟無奈的摸了摸鼻子。

剛纔我都提醒他不要飲酒,怪我嘍?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