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一十章除非,忍不住

見到楊瀟被自己撲倒,唐沐雪完美無瑕的臉蛋羞的幾乎快要滴出水來。

看著楊瀟呆滯的神情,唐沐雪心中打定主意,這一次自己一定要把握好機會把自己全身心交給楊瀟。

之前連續好幾天好事都被打斷,這令唐沐雪啼笑皆非。

今天,她務必要把自己身子獻給楊瀟,用自己的身軀來溫暖眼前這個男人的身心。

“這些年憋壞了吧?”唐沐雪紅著臉說道。

“咕嘟!”楊瀟嚥了咽吐沫,然後點了點頭。

唐沐雪極其羞澀道:“那...那你就為我寬衣解帶吧!”

“寬...寬衣解帶?”楊瀟雙手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唐沐雪上身是一間白色襯衫,隻要把釦子給解開,便可看到裡麵的異樣風景。

唐沐雪輕咬貝齒:“嗯!”

隨即,唐沐雪緩緩閉上了雙眸,等待著神聖一幕的降臨。

楊瀟熱血沸騰,他再也忍不住顫抖著雙手解開唐沐雪上身衣釦。

看著唐沐雪晶瑩的肌膚,楊瀟呼吸都變得格外急促。

這一天,他不知道期待多久,現在終於來臨了。

唐沐雪很美,雪白的肌膚呈現在自己麵前,俏臉儘是緋紅,令人根本無法按捺內心的火熱躁動。

意識到自己白色衣衫被解開,唐沐雪一顆心緊繃,她也是第一次做這種事,心中小鹿怦怦直跳。

“咕嘟!”楊瀟再次不爭氣的嚥了咽吐沫。

他將唐沐雪白色襯衫給褪去,目光鎖定唐沐雪的傲然身軀,不由得想起前不久遇到唐糖試衣間那句話。

姐夫,我的是不是比我姐的大?

仔細打量一下,楊瀟真想再次給唐糖一個爆栗。

若是自己記得冇錯的話,唐糖當時拿的是34,尺碼為d,但唐沐雪肯定要比唐糖還要壯闊一些,絕對是標準的三十六迪!

隻是唐沐雪因為上班為了避開那些不懷好意的目光,特地衣衫穿的大一些,貼身衣物緊一些罷了。

而且,唐沐雪因為常年健身,雖然冇有馬甲線,但也有馬甲線的端倪。

最主要的是,唐沐雪是那種看著顯瘦摸著有肉的時尚女性。

這樣的女人每一個都是絕世尤物,身上散發著男人無法抗拒的魅力。

看著眼前這一幕,楊瀟再也無法淡定,一個反撲將唐沐雪反壓。

感受著楊瀟身上散發的濃濃男子氣息,唐沐雪簡直快要暈了過去。

此刻,楊瀟已經不老實了起來,就在即將把唐沐雪就地正法之際,不和諧的聲音突然響起。

“咚咚咚咚!”

就在此刻,敲門聲突兀響起。

楊瀟瞬間瞪大眼眸,內心有一萬種掀桌的衝動。

誰那麼缺德啊?這個時候敲門,這是在搞事請嗎?

唐沐雪猶如受驚的小兔般立刻拿起被褥遮擋自己身上的美麗風景。

唐沐雪也懵了,她完全冇料到這個時候居然會有人敲門,這實在是太狗血了。

“怎麼回事?”唐沐雪嬌靨火紅,模樣極為窘迫。

原本打算把自己全身心交給楊瀟,誰能料到就在在關鍵的時刻居然有人敲門。

楊瀟真的快要憋出內傷,他看向門口冇好氣的問道:“誰啊?”

“隊長,是我,凱子!”緊接著門外傳來了陳凱的聲音。

噗!

聽到陳凱的聲音,楊瀟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唐沐雪羞得不行,她連忙道:“你們是不是還有事?那你們先去忙吧!冇事的,正好剛纔也冇洗澡,晚上,晚上吧!”

崩潰!此刻的兩人全都極度崩潰!

楊瀟欲哭無淚,他隻感覺這樣下去,他會成為一個萬年老處男。

“沐雪,我先出去一下,你先睡個午覺!”楊瀟提上褲子黑著臉來到門外。

陳凱見到楊瀟臉上佈滿了陰霾,詫異道:“隊長,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是不是發燒還冇好?”

“好個屁啊!我說你小子純心給我找茬的吧?我褲子都他麼脫了,你敲我的門?你說你是不是砸場子?”縱使楊瀟脾氣再好,這次他也有一種想要破口大罵的衝動。

連續好幾次好事被破壞了,楊瀟幾乎快要哭暈過去。

我...我真是太難了!

陳凱一聽,瞬間瞪大了眼眸:“臥...臥槽!隊長,你和嫂子居然在白日宣...”

“宣個屁!我跟你說實話,老子現在還是處男呢!好不容易即將告彆處男,你愣是給我攪和了!”楊瀟內心真是淩亂到極致。

聞言,陳凱頓時大笑了起來:“什麼?處...處男?哈哈哈哈!隊長,你是猴子派來的逗比想要笑死我嗎?告訴你,我剛退役回來,就告彆了處男,你居然還是個老處男,哈哈哈哈!”

“你給我小聲點!”楊瀟真有一種想要按著陳凱暴打一頓的衝動。

陳凱猥瑣的嘿嘿笑道:“隊長,你知道的,我們都經受過專業的訓練,無論多好笑都不笑,除非,忍不住!”

在特戰隊裡麵,真是日子無比艱難,想要解決生理問題,全靠五姑娘。

所以,很多退役下來的戰士都很快結婚找女朋友,告彆五指姑娘。

令陳凱萬萬冇想到的是,他們的隊長還是個老處男。

楊瀟滿臉黑線:“好笑嗎?站著說話不腰疼!那什麼,是不是唐浩唐穎已經抓到了?”

“對,隊長,接下來怎麼處理?”陳凱問道。

楊瀟摸了摸下巴低語道:“給我去黑市上搞一些眼鏡王蛇,越多越好,把他們兩人全部都給帶到昨天普洱山那個破舊小屋,我今天必須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興致被打亂,唐沐雪猶如驚弓之鳥,想要繼續進行不太可能了。

自己正好趁著這個時間把唐浩唐穎這對惡毒兄妹給處理了,以免這對兄妹以後繼續興風作浪。

“進去吧你們兩個!”

不多時,唐浩唐穎兩兄妹被押送到普洱山破舊小屋之中。

大雨平息,破舊小屋內部雨水已經不多,地麵很是潮濕。

唐浩和唐穎一眼就認出來,這是昨天關押楊瀟跟唐沐雪的普洱山下破舊小屋。

頓時,兩人對視一眼,一股寒氣從腳跟直竄後腦勺。

緊接著一幕,令唐浩唐穎幾乎快要嚇尿。

隻見楊瀟一臉陰冷迎麵走來,他手中提著一個鐵籠,鐵籠裡麵儘是密密麻麻的眼鏡王蛇。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