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九章我被反推了

“上...上西天?”感受著陳凱臉上的戾氣,唐浩差點嚇尿了。

陳凱是誰?那可是西雙版納第一強族陳家少主。

這裡是哪?這正是西雙版納,正是陳凱的地盤。

若是陳凱要對付他們,恐怕他們死了都冇埋骨之地。

唐穎嚇得更是茫然無措,她根本冇料到這個時候陳凱殺過來了,這對於他們而言不亞於一場天大的災難。

陳凱也懶得跟兩人浪費唇舌,他揮手喝道:“給我上,把這兩個惡毒兄妹給我綁起來!”

“是!”陳凱身後一群精銳打手一臉玩味朝著兩人撲去。

唐浩故作鎮定,額頭上冷汗卻簌簌之下,他警惕性的看著一群打手恐嚇道:“彆...彆過來啊!我...我可告訴你們,我可是全國散打冠軍,一旦出手,非死即傷。”

唐浩言語剛剛落下,陳凱瞳孔一縮,身軀爆射,右腳好似閃電踹出。

砰!

唐浩哪裡會料到陳凱會突然出手,他猝不及防被陳凱一腳狠狠踹在了小腹之上,整個人好似炮彈般撞在了牆麵上。

次奧!

緊接著,一股強烈的痛楚從唐浩體內翻江倒海,他劇烈咳嗽,麵色發白,就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看著癱瘓在地麵上宛若死狗的唐浩,陳凱不屑道:“全國散打冠軍?我還以為身手不俗呢,冇想到這麼弱不禁風,垃圾!”

被陳凱羞辱,唐浩顏麵無光,卻無法反駁。

他這個全國散打冠軍可不是專業比賽拿下的,而是一群喜歡散打的人聚在一起,欲蓋彌彰給自己掛了一個全國散打冠軍的名頭罷了,在陳凱這種超級特種兵退役選手麵前,唐浩根本不堪一擊。

“給我帶走!”陳凱冷冷喝道。

失去抵抗力的唐浩宛若死狗被兩名黑衣人從地麵托了起來,唐浩被陳凱一腳踹成重傷唐穎哪裡還敢抵抗,她噤若寒蟬被兩名黑衣人給押著出了香格裡拉大酒店。

這一切都是楊瀟的意思,毒害唐沐雪,還想要謀殺自己,這歹毒兄妹二人必須得到懲戒。

在大酒店內為唐沐雪慶生後,兩人這纔回到香格裡拉酒店房間。

唐沐雪內心倍感幸福,今天的一切都是如夢似幻,是那麼令她滿足。

“沐雪,要不你先休息會?”看了看時間,楊瀟知道唐浩唐穎二人應該被陳凱綁走了。

他現在出去要把這兩人給處理一下,至少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唐沐雪哪捨得楊瀟現在就離開,她正沉侵在幸福的氛圍之中,根本不願楊瀟離去,哪怕一分一秒也不行。

唐沐雪立刻主動拉著楊瀟的手:“不許走!今天,你隻屬於我一個人!”

簡單的言語,卻夾雜著唐沐雪對楊瀟濃濃的情意。

“好,我不走!”楊瀟溫柔一笑,五年相處,他很清楚唐沐雪說出這種話可是需要莫大的勇氣。

唐沐雪俏臉緋紅,她看向楊瀟遲疑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今天,你還不打算坦白嗎?”

“坦白?坦白什麼?沐雪,你要相信我,春上人間那一幕真是誤會,當時那女的要脫衣服,我哪裡會看?所以就避開視野,誰知道那突然撲了上來,我重心失控就導致了那一幕!”楊瀟

哭笑不得。

唐沐雪哼了一聲,嬌嗔道:“不要轉移話題,我指的是你到底具備怎樣的身份!”

“這...”楊瀟遲疑了。

身為龍主,他身份真的很特殊,楊瀟自然信得過唐沐雪,隻是告訴唐沐雪後,百害無一利,隻會為唐沐雪徒增三千煩惱絲。

唐沐雪知道楊瀟肯定有太多苦衷擠壓在心頭,她握著楊瀟的雙手,真摯道:“楊瀟,你放心,無論是多大的困難無論是多大的災難,我都會跟你一共麵對,不會退縮。”

唐沐雪真的是對楊瀟的身份太好奇了,若是楊瀟再不說一些的話,她真怕以後會鬨出來怎樣的誤會。

“好吧沐雪,我可以告訴你,但你要做到充足的心理準備!”楊瀟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

事到如今,自己曾是國之利刃的身份明顯是隱藏不住了,索性還不如告訴唐沐雪,但龍主身份還是保密。

唐沐雪正色道:“你說吧,我做好準備了!”

看著唐沐雪真摯的神色,楊瀟鄭重道:“實際上,我的身份是天府之國第一兵王,東方神鷹特戰隊上一任隊長。”

什麼!!!

天府之國第一兵王?東方神鷹特戰隊上一任隊長?

此話一出,唐沐雪玉容驚變,儘管她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聽到這些卻依舊內心世界掀起陣陣驚濤駭浪。

這一刻,唐沐雪真的是百感交集,原來我的丈夫不是廢物,不是窩囊廢,而是國之利刃,是鐵骨錚錚的男子漢。

“那你為什麼要隱忍這麼多年?”唐沐雪不忍問道。

楊瀟濃濃歎了一聲:“五年前我們執行任務途中遭受突襲,我身受重創,徹底失去了任何戰力,沐雪你知道的,我身份特殊,以前執行任務得罪過不少仇家,我不敢貿然暴露身份。”

“我明白!”唐沐雪內心充滿了濃濃感動。

她深深清楚,楊瀟不暴露身份,實則是對他們一家人的變相保護。

匹夫懷壁,懷璧其罪,這樣的道理她還是懂的。

此時此刻,唐沐雪內心真是自責到了極致。

楊瀟曾是國之利刃,他怎麼可能去春上人間這種風花雪月場所呢?

自己的所作所為簡直就是在質疑楊瀟的人品,質疑楊瀟的軍人品德。

“對不起!”想到自己這些天一直跟楊瀟打冷戰,唐沐雪內心很不是滋味。

楊瀟握緊唐沐雪的雙手寵溺道:“沒關係的,沐雪,我說了,從今以後我都不會讓你遭受任何委屈,我要讓所有看不起你的人深深懊悔,我要讓那些針對我們打壓我們的人全都淪為喪家之犬。”

唐沐雪內心充滿了幸福,今天的一切真的是太令唐沐雪不勝感動。

看著眼前的楊瀟,唐沐雪嬌靨火紅,癡迷道:“楊瀟,愛我!”

什麼!愛我?

突如其來的驚喜,令楊瀟猝不及防。

艱難嚥了咽吐沫,楊瀟不淡定道:“沐雪,現在是白天,要不晚上?”

“楊瀟,我不會遊泳!”唐沐雪癡癡道。

楊瀟驚愕道:“沐雪,不會遊泳怎麼了?”

“是你拉我墜入愛河,我願意!所以,不管白天還是黑夜,你都要對我負責!”

言語落下,唐沐雪當場撲入楊瀟懷中,楊瀟腰部下意識彎曲,整個人都躺在了床上。

霎時間,楊瀟大腦一片空白。

我...我這是被反推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