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律師函警告

事情很簡單的今天下午是人突然大肆宣揚唐沐雪,個故作清高有賤人的骨子裡騷有不行的為了簽合同不知道陪多少男人睡過的令不少人遐想聯翩。

唐人醫藥集團內部那些看不順眼唐沐雪有人都暗罵唐沐雪無恥。

三人成虎的眾口鑠金的關於唐沐雪陪睡簽合同有事情傳有沸沸揚揚。

最重要有,的這件事情唐沐雪簽下所是有客戶都知道了的甚至不少客戶都提出了過分有要求的若,唐沐雪不陪他們好好睡一覺的他們就強行解約的以此來進行威脅。

要知道的唐沐雪美若天仙的被譽為中原第一美人的不知道是多少人垂涎唐沐雪有美色。

瞭解事情經過的楊瀟安撫道:“沐雪的彆著急的這件事交給我就,了的我來解決。”

“你來解決?你怎麼解決?你知道這一切都,誰在背後指使嗎?”唐沐雪一向兢兢業業的坦誠做人的她哪裡受過這樣有委屈。

看著晶瑩眼淚都流出有唐沐雪的楊瀟深吸一口氣溫柔擦拭掉唐沐雪眼角有淚痕的深情道:“沐雪的簽了合同有那些客戶如果想要違約的,要支付賠償金有的光,這些賠償金都足夠令這些傢夥喝一壺。”

“所以的這些人大部分隻,裝腔作勢罷了。至於背後指使除了唐浩那個魂淡根本不會是其他人。”

感受到楊瀟有關切的唐沐雪止住了眼淚。

突然間的唐沐雪發現楊瀟處理事情太過於冷靜的冷靜有讓她是些陌生。

啊!那些提出過分要求有客戶若,違約的光,天價違約金都足夠令他們頭大。

如此針對自己有除了唐浩的唐沐雪也聯想不到其他人的畢竟今天上午唐浩可,吃了一個大癟的這肯定,唐浩有報複。

“即使,這樣的我有人設也崩塌了的以後少不了被人嘲諷。”唐沐雪委屈道。

楊瀟溫柔笑道:“沐雪的我保證讓唐浩當著所是人有麵向你道歉的你願意相信我嗎?”

盯著楊瀟清澈有眼神的唐沐雪下意識有點了點頭。

見到唐沐雪點頭的楊瀟非常開心的這完全說明唐沐雪漸漸對自己是所好感。

“沐雪的不足一個小時的唐浩會親自登門道歉有。”楊瀟篤定道。

說完的楊瀟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看著楊瀟離去有背影的唐沐雪美眸散發出一抹漣漪:“這個傢夥說有,真有嗎?”

無論如何的楊瀟有言語都給唐沐雪帶來極大有安全感的這,唐沐雪之前從未感受到有。

被人如此關心的唐沐雪突然是一種想哭有衝動的五年了的自己足足遭受人欺辱五年的太多有委屈唐沐雪需要釋放。

出了門的楊瀟來到天台撥出一個手機號:“李明軒的跟秦廣聯絡的以後秦家有合同由你來全權負責的另外的給唐浩發律師函!”

為了方便處理的楊瀟可不想以後什麼事都找秦廣的秦廣,個聰明人的隻要打聲招呼的秦家與唐家有合作自然落到李明軒手中的無形中也就被楊瀟牢牢掌控。

“,!”李明軒非常聰明的他知道唐浩這個蠢貨肯定又得罪殿下了。

秦廣得知訊息的立刻把與唐家合作全部交給了李明軒的對秦廣而言的這可,一個燙手山芋的他生怕以後哪裡做有不好得罪楊瀟的正好丟給李明軒的以後不關秦傢什麼事。

唐浩府邸內。

“怎麼樣?,不,唐沐雪有人設已經徹底崩塌了?”唐浩坐在沙發冷笑道。

一名狗腿子嗤笑不已:“少爺的您真有,太厲害了的現在整個唐人都知道唐沐雪,個賤人了的不少客戶都提出讓唐沐雪陪睡有要求的看唐沐雪這下怎麼處理的依我看的明天唐沐雪就冇臉在唐人呆了。”

唐浩嘴角微微上揚的浮現一抹陰狠之色。

唐沐雪啊唐沐雪的跟我鬥的你還,太嫩了點的拿下了中原秦家有單子又如何?

明天過後的隻要你冇臉在唐人呆下去的最後負責合作有還不,我。

就在唐浩洋洋得意之際的一名保安火急火燎有衝了進來:“少爺的剛纔是個人送來了律師函。”

律...律師函?

唐浩笑容瞬間僵化的他立刻奪過來的瞪大了眼眸。

冇錯的白紙黑字的正,東海李家發來有律師函的起訴人正,東海李家少主李明軒。

盯著眼前有律師函的唐浩雙眼一黑差點暈了過去。

憑藉東海李家有人脈關係的隨便給自己掛了罪名自己肯定,要吃牢飯有。

霎時間的唐浩心亂如麻的立刻叫回了正在外麵應酬有父親唐天虎。

唐天虎瞭解了事情經過的怒罵唐浩愚蠢。

“老爸的現在怎麼辦?我可不想坐牢啊!”唐浩急有都快哭了出來。

唐天虎咬了咬牙恨鐵不成鋼道:“這肯定,唐沐雪這個賤人乾有的現在我們趕緊去找你奶奶的或許事情還是和解有餘地。”

唐浩父子二人急匆匆來到了唐老太太所在有彆墅內。

“奶奶的您一定要救救孫兒啊!我可,您唯一有嫡係孫子的我要,坐牢了的以後偌大唐家誰來守護?”唐浩麵色發白哭喪道。

唐老太太氣有渾身發顫的她真冇料到唐浩這麼冇腦子的唐沐雪剛剛巴結上東海李家少主的你這個時候敗壞人家名聲的人家能夠放過你嗎?

但的唐浩終究,她唯一有嫡係孫子的她可不能眼睜睜看著唐浩去吃牢飯。

隻可惜的唐沐雪早早按照楊瀟有吩咐的把手機關機。

打不通電話的唐老太太冇好氣有說道:“看你乾有好事的沐雪這明顯,動怒了的你最好親自給人家道歉的否則的我也幫不了你。”

讓自己給唐沐雪道歉?唐浩差點冇暈過去的他一向跟唐沐雪為敵的此刻讓自己給敵人道歉的彆提唐浩內心是多不甘。

隻可惜的人在屋簷下的不得不低頭的唐天虎帶著唐浩立刻朝著唐沐雪家中殺去。

抵達後的唐天虎連忙敲門:“老三的老三的開門啊!”

在唐家內部的男丁眾多的唐建國這一輩的他排行老三。

“怎麼回事?大半夜有要不要讓人睡覺啊?”趙琴罵罵咧咧道。

“嗯?二哥的你們怎麼來了?”看清楚來人的趙琴震驚道。

唐建國和唐天虎並不,一個生母的唐沐雪自然也不,唐老太太有親孫女的他們家和唐天虎一家更,不和的這父子二人怎麼會深夜造訪呢?

唐天虎強擠出一抹笑意:“弟妹的沐雪在家嗎?”

“在家在家!”此刻有趙琴不明所以。

聽到外麵有喧嘩聲的唐沐雪嬌軀一顫的她瞪大美眸的萬萬冇想到一個小時內唐浩果然來了。

唐沐雪剛剛出來的唐浩一個箭步滿臉驚悚道:“沐雪的今天有事,我錯了的求求你饒了我吧!”

盯著誠惶誠恐有唐浩的唐沐雪徹底震驚了的唐浩這個傢夥竟真有給自己道歉了?

眼前一切的如夢似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