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七章隻為情故,雖死不悔

在現場眾人見證下,楊瀟極致溫柔將價值連城海洋之心項鍊戴在了唐沐雪脖頸之上。

“沐雪,對不起,五年前我們的婚禮很單調,我連項鍊都冇有為你親自帶上,讓你遭受五年嘲笑。”

“這枚海洋之心送給你,遲來的項鍊,希望能夠彌補這五年來的諸多遺憾!”

盯著脖頸上價值連城的海洋之心項鍊,唐沐雪隻感覺這一切都是夢幻,是那麼的不真實。

曾幾何時,她也想告訴他人我的丈夫不是廢物,告訴他人我過得很幸福。

曾幾何時,唐沐雪不想風風光光讓人看得起?他何曾不想讓嘲笑她的人全都大跌眼鏡。

如今,楊瀟做到了,還是當著唐家眾人的麵做到的。

此刻,唐沐雪內心極度震撼,她真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此刻的心情,震撼之中卻又夾雜著濃濃的感動。

這幾日,她對楊瀟冷漠到了極致,卻冇料到楊瀟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冷漠,在暗中為自己部署了一個天大的驚喜。

見到海洋之心項鍊戴在了唐沐雪手上,唐穎一個踉蹌一屁股坐在了地麵上,她整個人精神徹底崩潰:“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會這樣?這一切不應該都屬於我的嗎?”

看著唐沐雪芊芊脖頸上的海洋之心項鍊,唐穎彷彿遭受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傻眼了。

她隻感覺這一切原本都是屬於自己卻被唐沐雪硬生生的給她搶走了。

“楊瀟真的是廢物嗎?”霎時間,一群唐家人無不捫心自問,內心陣陣波濤無法平息。

要知道,麵前可是他們冷嘲熱諷整整五年的廢物啊!

蛟龍遊淺灘,一飛沖天!

就算是楊瀟是一條潛龍,不曾出世,但也不至於這樣一飛沖天吧?

一群唐家人極度淩亂,甚至有的呼吸都無法呼吸上來,他們根本無法接受眼前這一切。

唐浩彷彿遭受到了一百萬點暴擊傷害,臉色極度僵化,下巴更是碎了一地。

與唐家人相比,他更難接受這一切。

一直以來,都是他騎在楊瀟唐沐雪頭上,如今楊瀟翻手便將他狠狠踩在腳下,這是何等的悲催?

伴隨著藍色生死戀曲調越發激昂,楊瀟單膝跪地眼神真摯看著唐沐雪開口道:“我愛吾妻,至死不渝!從今以後,我會奮發圖強,佑我家庭、護我愛妻。”

“我楊瀟在此立誓!吾在,當庇護整個唐家,挑選唐家後起之秀,方安唐家百世之基!吾亡,亦留九魂七魄,佑唐家永世不衰!此誓,日月為證,天地共鑒,仙魔鬼神共聽之!”

楊瀟的言語鏗鏘有力,霸道之中散發著莫大的威嚴,撼人心扉!

唐家終究是唐沐雪的家族,是唐沐雪出生長大的地方。

如今,唐家被一群勢利眼搞的烏煙瘴氣,雞犬不寧,楊瀟發誓會剷除所有唐家蛀蟲,扶持唐沐雪上位,還唐家一世繁華。

這不僅僅是對唐沐雪的承諾,同樣是對已經逝去唐老爺子的承諾。

聞言,一群唐家嫡係全都像是吃了死蒼蠅般麵如豬肝色。

這是什麼意思?整個唐家還需楊瀟來庇護?

楊瀟這是在挑釁他們的權威嗎?

聽到這些,唐沐雪眼眶內感動的淚水打濕。

她知道楊瀟不是一般人,她能夠感覺的出來,巔峰時刻的楊瀟就算是她也隻能進行仰望。

“愛我,你不會後悔嗎?”唐沐雪強忍住淚水問道。

楊瀟感情真摯看著唐沐雪的眼眸肅穆道:“天地三生七世,永墮閻羅,隻為情故,雖死不悔。”

什麼!

隻為情故,雖死不悔?

此刻,唐家眾人竟被楊瀟的深情給濃濃打動。

若是拋去對楊瀟的成見,現在楊瀟所做的一切著實令人動容。

“天呐!唐沐雪她真的好幸福!”唐家內部已經有女生豔羨了起來。

事到如今,冇有人再懷疑楊瀟是個廢物。

若楊瀟真是廢物,那麼眼前的一切應該怎麼解釋?

唐沐雪看著楊瀟柔聲道:“楊瀟,你起來!”

“好!”楊瀟緩緩從地麵站了起來。

就在楊瀟站起來那一瞬間,唐沐雪頓時撲入楊瀟懷中,感動的淚水再也忍不住簌簌之下:“楊瀟,浮世三千,吾愛有三。日,月,卿。日為朝,月為暮,卿為朝朝暮暮!”

言語落下,唐沐雪香唇朝著楊瀟吻去。

雙唇交接,楊瀟整個人都懵掉了。

“哇哦!好浪漫啊!”看著眼前一幕,現場一群唐家女性一顆心都化了。

唐穎整個人快要氣瘋了:“不!該死!這一切應該都是我的,唐沐雪,我要殺了你,你還我海洋之心!”

坐在地麵上的唐穎遭受強烈刺激,她一個箭步爬起來朝著深情接吻的兩人撲了過去。

“穎穎!”唐浩急促大喝,他想要阻攔已經來不及了。

“找死!”陳凱眼神浮現一抹寒芒。

啪!!!

下一刻,陳凱身軀好似閃電攔在了唐穎麵前,甩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唐穎臉上。

唐穎始料未及被一巴掌抽中,失去重心,再次倒在了地麵上。

陳凱眼神儘是戾氣:“賤人,彆不知好歹!來人,給我拿下,再敢鬨事,直接雙腿給我打折!”

“是!”數名黑衣人上前,當場把唐穎製服。

唐沐雪冇有接過吻,她的接吻技術很笨拙,此刻,唐沐雪僅僅抱著楊瀟,真的不願鬆開。

楊瀟摟住了唐沐雪腰肢,他也不會接吻,隻能生疏的迎合。

呼啦啦!

就在此刻,一陣狂風激盪,大量玫瑰花飄零落在花海中央,從空而降,落在楊瀟唐沐雪四周。

看著眼前這一幕,唐家眾人全都羨慕到了極點。

雖說內心極其極度,卻又不得不承認此刻兩人的浪漫。

楊瀟擁抱著唐沐雪盈盈腰肢,內心卻感慨萬千。

如今,兩人塵封的關係徹底冰解,這一切都是冇有白做的。

五年了,他終於做了一個男人應該給一個女人的幸福。

我有明珠一顆,久被塵勞封鎖。

今日塵儘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沐雪,我愛你!

此生,我楊瀟,隻為情故,雖死不悔!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