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三章有夫如此,此生何求

雖說破舊小屋內很暗,但楊瀟能夠清晰看到唐沐雪俏臉逐漸烏黑髮紫,這明顯是毒素再次發作的征兆。

眼鏡王蛇身為世界頂級毒蛇,被咬上一口真的非常致命,此刻楊瀟真是恨不得把喪心病狂的唐浩給千刀萬剮。

“沐雪,聽我的,快喝下我的血,我曾服用過大量珍稀藥草,我的血液裡麵有祛毒功效,快!”楊瀟鄭重道。

唐沐雪淚流滿麵:“不!我不要!”

此刻,唐沐雪已經搞清楚了現狀,他們被困在一個封閉的小屋中,根本出不去,外麵大雨傾盆,雨水已經淹過了楊瀟腰部,在高燒的情況下,楊瀟還在苦苦支撐抱著自己不讓冰冷的雨水打濕自己的身軀。

“沐雪,相信我,我冇事的,一點點血而已!”楊瀟強擠出一抹笑意。

在高燒的席捲下,楊瀟額頭上浮現一絲絲汗水,幸好雨水冰冷的溫度不斷刺激著楊瀟的大腦神經。

唐沐雪玉容儘是濃濃不忍之色,她痛心疾首哽咽道:“楊瀟,為什麼?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我都對你如此冷淡了,你為什麼還要來救我?”

“沐雪,因為你是我的妻子,就算你是一棵仙人掌,我也願意忍受所有的疼痛來擁抱你。”楊瀟麵色蒼白,眼眸儘是寵溺。

唐沐雪聞言,內心百感交集,她知道自己之前一定是誤會了楊瀟,楊瀟必然是被唐浩唐穎陷害的。

跟楊瀟相處五年,她真的對楊瀟太瞭解了,楊瀟怎麼可能去風花雪月場所去找那種不三不四的女子呢?

而且,唐浩唐穎兄妹屢屢不惜置他們二人與死地,這種歹毒的傢夥心腸會好到哪裡去?

唐沐雪臉上泛著心疼,她懊悔道:“對不起,楊瀟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我不該懷疑你的,我知道是我多想了,如果不是我,你也不會跟我來到西雙版納,也不會淪落到如此困境!”

她的內心好似刀絞,愧疚無比,唐沐雪眼淚簌簌之下,她知道是自己害了楊瀟。

如果不是自己的任性,楊瀟根本不用跟著自己遭受牽連。

一個男人,為了你不顧生死,中毒讓你飲血解毒,在大水漫過腰間之際,還在牢牢守護著你,這樣的男人怎麼可能會背叛他們的感情呢?

是自己想多了,是自己太任性了。

若是當時多一些諒解,若是當時主動一些,根本不會釀下這樣的過錯了。

她很後悔,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

現在他們被困,自己身中劇毒而楊瀟則是高燒不止,他們能不能活著出去都很難說。

“沐雪,不要自責!”楊瀟柔聲道。

唐沐雪眼淚無法停止:“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對不起!”

聽到這話,楊瀟明白唐沐雪已經徹底原諒了他,兩人的關係冰釋前嫌。

講真的,對於唐沐雪這樣一個內心倔強的人而言,想讓她說出這些話太難太難。

如今,楊瀟聽到唐沐雪這些話,內心一暖,他隻感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沐雪,沒關係的!”楊瀟溫柔道。

唐沐雪看著楊瀟不忍道:“那什麼,快把我給放下來吧,你這樣胳膊一定很酸的!”

“不行,沐雪你體內還有毒素還未處理,身子虛弱,若是再經過雨水侵泡,肯定撐不住的!”楊瀟果斷拒絕。

唐沐雪掙紮道:“不!我不要看著你為我受苦受累!”

隻可惜,唐沐雪的身子太虛弱了,她渾身根本冇什麼力氣,再加上楊瀟牢牢抱著她,唐沐雪無法掙脫。

看著眼前意誌堅定牢牢守護自己的楊瀟,唐沐雪痛心道:“你說你怎麼那麼傻?我那麼無理取鬨,你為什麼還要對我那麼好?”

“沐雪,遇見你是我的緣份,愛上你是我的情份,守著你是我的本份,陪著你是我的福份。今生或許會愛你愛得有點過份,來世愛你我早已做好了備份。”

楊瀟蒼白的臉上堆滿了笑容:“沐雪,我愛你,我也希望有一天你能把這句話還給我。”

“嗚!”聽到這話,唐沐雪眼淚好似黃河水決堤落下。

她抱著楊瀟脖頸,腦袋深埋在楊瀟懷中:“你個榆木腦袋,我也很愛你!”

聞言,楊瀟精神一振,這可是這五年來唐沐雪第一次大膽的對自己表達愛意。

撲在楊瀟懷中唐沐雪哽咽道:“你個傻子,我那麼不好,有什麼值得你去愛的呢?”

楊瀟寵溺笑道:“沐雪,愛上你,不是因為你給了我需要的東西,而是因為你給了我從未有過的感覺。這五年來,誰都看不起我,唯有你,隻是對我恨鐵不成鋼,你就像一碗熱湯,讓我的心永遠不會冰涼。”

唐沐雪泣不成聲,她心中充滿了濃濃的感動,有夫如此,此生何求?

“楊瀟,感謝在我最美好的年華遇到你,如果今天我們出不去了,來生不管你喜不喜歡我,我一定還要嫁給你!”唐沐雪冇有太多感情經曆,隻能用最淳樸的言語來表達自己的情意。

楊瀟溫和道:“沐雪,不要說傻話,你不是說要在這善變的人世間跟我看一下永恒嗎?這輩子路還長,我們都會活下去相伴到永恒。”

“嗯!”唐沐雪內心極其感動且複雜。

毒素來襲,唐沐雪再次不支陷入了昏迷狀態。

聽到唐沐雪不再說話,楊瀟咬了咬牙根,再次將傷口咬破讓血液流入唐沐雪口中。

大雨越下越大,整個小屋都快淹冇了。

大量雨水覆蓋楊瀟的腰部,逐漸到脖頸,隨後到口腔。

為了不讓雨水沖刷到唐沐雪,楊瀟雙手抬高將唐沐雪嬌軀抬起,身軀筆直牢牢站立。

他真的身體虛脫的不行了,但為了守護唐沐雪,他必須堅持下去。

香格裡拉大酒店內,唐浩眯著眼戲謔道:“時間差不多了,恐怕整個小屋都被雨水淹冇了吧?這一次,楊瀟跟唐沐雪插翅難逃,整個唐家以後都是我的了!”

“早就看楊瀟這個廢物和唐沐雪這個賤人不爽了,趕緊死了吧!”唐穎陰狠道。

破舊小屋內,楊瀟深吸了一口氣,強忍住陷入昏迷的衝動,此時他的體內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四十度。

最可怕的是,雨水即將淹冇他的鼻孔,若是無法呼吸,那他真的就危險了。

雨越下越大,大量雨水迅速覆蓋楊瀟的鼻孔。

縱使楊瀟身手不俗,失去氧氣之下他也堅持不了多久。

五分鐘過去後,楊瀟臉色越發蒼白,難不成今晚自己和唐沐雪註定要葬身於此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