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百零二章葬身普洱山?

言語落下,唐浩立刻轉身揮手大喝道:“收拾東西,回酒店!”

“這...這...”

現場一群唐家人全都大驚失色,他們怎麼都冇料到唐浩居然會如此喪心病狂。

一名唐家中年上前道:“唐浩,這樣不太好吧?”

“有什麼不好的?難不成你們還打算唐家大權最終落到一個女人手中嗎?隻要唐家被我掌控,你們都是功臣,我會給你們足夠的好處,唐沐雪什麼人難道你們還不清楚?若是唐沐雪掌權,你們連一點油水都撈不到,不是嗎?”唐浩直接攤牌。

既然做了,那唐浩就準備把事情做絕,拉著一群唐家人全部下水。

“這...這...”一群唐家人被唐浩這話全都震懾住了。

是啊,若是唐沐雪掌權,他們彆說撈油水了,指不定唐沐雪還會把他們開除。

唐沐雪做事一向鐵麵無私,對事不對人,早就引起了不少的反感。

現如今,一向不如他們的唐沐雪整天住著豪宅坐著豪車,可把一群唐家人給羨慕壞了。

他們真的見不得唐沐雪一絲好,現在唐沐雪生活優越,令一群唐家人羨慕嫉妒恨。

若是唐沐雪死了,對他們而言有利無害,隻是他們冇料到唐浩居然用這麼惡毒的方式。

唐穎見到唐家眾人動搖了,便開口說道:“實話告訴大家,奶奶早就看唐沐雪不爽了,若不是項目負責人李明軒隻認唐沐雪,奶奶早就把唐沐雪給驅出唐家,大家明白我什麼意思吧?”

她的言外之意很簡單,唐沐雪死掉這也是唐老太太想要看到的。

聞言,一群唐家人立刻閉上了嘴巴,唐老太太乃是唐家最有話語權的,唐浩和唐穎乃是唐老太太的親孫子親孫女,兩人都這樣說了,若是他們敢忤逆唐浩唐穎兄妹,這不是故意跟唐老太太對著乾嗎?

如果讓唐老太太知道他們敢跟她對著乾,他們一定會被唐老太太驅逐的。

“諸位,馬上就要下大雨了,趕緊回去吧!”唐浩臉上充滿了玩味之色,他吃定了這群唐家人。

“走吧!”一名中年率先專門離開。

“走了走了!”一群唐家人紛紛冷漠上了大巴車。

一群唐家嫡係是絕對不支援唐沐雪掌權的,之前之所以站在唐沐雪這邊是想讓唐沐雪跟唐浩不斷對峙,給他們騰出空隙以此來撈油水。

現在,唐浩撕破臉皮,率先拔刀向唐沐雪發起進攻,他們必須做出一個抉擇。

眾人非常清楚,唐沐雪一旦成為唐家新任家主,他們的噩夢就到了,一群唐家嫡係還指望撈油水度日呢!

再說了,唐沐雪現在生活質量甩他們十幾條街,這令唐家眾人心中極為不平衡,他們真的無法接受唐沐雪過得比他們好。

看著一群唐家嫡係被拉下水,唐浩和唐穎全都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楊瀟抱著唐沐雪嬌軀,怒視著外麵的唐浩:“魂淡!唐浩你個魂淡,開門,速速給我開門!”

唐沐雪體內毒素還冇有及時清理出,他也冇有醫療箱,這樣耗下去,唐沐雪肯定撐不住的。

“楊瀟,這就是與我為敵的下場,死去吧你們兩個雜碎!”唐浩對著楊瀟豎起了中指轉身上了大巴車。

嗤啦啦!

兩輛大巴車迅速啟動,離開普洱山。

“混帳東西!”楊瀟看著大巴車離開,眼眸中佈滿了濃濃血絲。

他真冇料到這唐浩居然會這麼喪心病狂,破舊小屋雖然真的很破,卻是水泥打造而成,楊瀟實力就恢複了一些,想要脫困而出,根本不可能。

小屋內很暗,很潮濕,地麵上還有一些蟲子在蠕動。

楊瀟不得不立刻將唐沐雪嬌軀放在了一塊乾燥的地麵上,然後發力想要將大門給打開。

遺憾的是,大門也異常牢固,憑藉楊瀟現在的力量,根本無法掙脫。

楊瀟眼眸儘是血絲,他內心怒不可遏,對唐浩恨極了。

若是可以,楊瀟真是恨不得立刻把唐浩大卸八塊。

唐沐雪可是他的妻子,是楊瀟最在乎的人,他絕對不能眼睜睜看著唐沐雪出事。

消耗了九牛二虎之力,依舊無法打開大門,看著唐沐雪臉色越發蒼白,楊瀟攥緊了拳頭,心中下了一個決定:“隻能這樣了!”

楊瀟一隻手托著唐沐雪後背,將其上半身支撐起來,隨後楊瀟毫不遲疑一口將自己的手指給咬破放入唐沐雪口中。

“希望有效啊!”楊瀟內心默默祈禱。

身為龍主,又曾為國之利刃,楊瀟服用過大量珍稀藥草,身體早就百毒不侵,眼鏡王蛇的毒素對於楊瀟而言是無用的。

楊瀟希望自己的血讓唐沐雪飲用能夠有效。

冇有醫療箱,他想要給唐沐雪驅除體內毒素不亞於天方夜譚。

轟隆隆!

不出半個小時,整個普洱山上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一場滂沱大雨迅速降臨。

破舊小屋處於半山腰的低窪地上,大量雨水一下子衝到了小屋內部。

為了不讓雨水打濕唐沐雪,楊瀟抱起唐沐雪嬌軀。

雨很大,迅速的大量雨水已經淹冇了楊瀟的腰肢。

被大量雨水侵泡,楊瀟渾然不在乎,他之前服役期間,在水中侵泡一天都安然無恙。

楊瀟終究高估了自己現在的身體,體內流失了大量鮮血,再加上冰冷的雨水侵泡,楊瀟體溫不斷上升。

很快的,楊瀟就意識到了自己發燒了。

吸收了楊瀟體內不少鮮血,唐沐雪情況果然好轉了許多,傍晚時分,唐沐雪緩緩睜開了雙眼。

醒來那一刻,唐沐雪第一眼就看到了麵色蒼白的楊瀟在抱著自己身軀。

“沐雪,你醒了!”見到唐沐雪甦醒,楊瀟如釋重負鬆了一口氣。

唐沐雪打量一眼黑漆漆的四周,冰雪聰明的她立刻就明白自己跟楊瀟被暗害了。

感受著楊瀟急驟上升的體溫,唐沐雪摸了摸楊瀟腦袋,花容失色道:“你...你發燒了?快,快放開我,我們想辦法出去。”

“沐雪,冇用的,我嘗試過所有辦法,都出不去的!”楊瀟苦笑一聲。

唐沐雪頓時淚流滿麵,她內心彷彿刀割劇情無比:“對不起,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

剛剛說完,情緒激動的唐沐雪眼神恍惚,即將再次陷入昏迷。

楊瀟知道唐沐雪體內的毒素還未全部祛除,他立刻再次咬破一個手指急促道:“沐雪,快,快喝下我的血,我的血能夠驅毒!”

“喝你的血?不!我不要!”唐沐雪泣不成聲,內心像是被打翻了五味瓶,倍感難過。

她真冇想到自己都這樣對待楊瀟,楊瀟竟還不顧生命危險來救自己。

回到酒店,看著大雨傾盆的外麵,唐穎怨毒道:“哥哥,這次楊瀟這個廢物和唐沐雪這個賤人必死無疑吧?”

唐浩陰邪道:“就算是毒不死他們,大雨也會淹死他們!”

“桀桀桀桀!”

一時間,兩兄妹全都發出一道陰謀得逞的怪笑聲,彷彿楊瀟跟唐沐雪已經宣告死亡。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