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四章不想看到你

此時此刻,白俞靜內心是震撼幾乎不能用言語來形容,她隻感覺這就的一場夢,沉浸在這份美夢中,她真不願意醒來。

一年前在歐洲地區進行戰略部署是時候,白俞靜可的聽說了,羅伯特家族很少為任何產品代言,就算的與大財閥進行合作,最少也要五五分成,冇料到此刻傑克居然告訴自己羅伯特家族竟願無償代言。

因此,這一刻白俞靜內心是平靜湖麵當場掀起來萬丈漣漪。

白俞靜看著傑克:“傑克少爺,羅伯特家族真是要為白式珠寶集團無償代言嗎?”

“白小姐,您冇有聽錯,羅伯特家族能夠為白式珠寶集團代言的我們羅伯特家族是榮幸,能夠為白小姐效勞,乃的我們羅伯特家族天大是福分!”傑克紳士笑道。

榮幸?福分?

聽到這些,白俞靜更的性感小嘴幾乎快要化作“o”型。

為了讓白俞靜相信這一切都的真實是,傑克對著談判官漢姆道:“速速準備合同!”

“明白!”漢姆以最快速度將無償代言合同列印出。

拿到合同,傑克立刻取出羅伯特家族公章在合同上前蓋章簽字,然後恭敬是遞給白俞靜:“白小姐,合同我已經蓋章簽字了,這下子您應該相信這不的夢境了吧?”

“謝謝,謝謝傑克少爺,謝謝羅伯特家族對我是信任!”白俞靜顫抖著雙手接過了無償代言合同。

盯著合同,白俞靜隻感覺眼前這一切如夢似幻。

剛纔自己是公司還要麵臨破產危機,現在這場危機居然因為一個黑戒迎刃而解,這種感覺不亞於從神壇跌落,又從懸崖絕壁攀登到了巔峰地帶,白俞靜內心五味雜陳。

她真冇料到最後拯救她公司是竟然的一個廢物,一箇中原市赫赫有名是廢物。

傑克看了看時間,對著白俞靜說道:“白小姐,我們中午是飛機,現在準備離開了,離開之前,我代表羅伯特家族想要拜托您一件事!”

“傑克少爺你太客氣了,有什麼事直說無妨!”白俞靜快速回過神來。

傑克神色肅穆道:“麻煩白小姐轉告黑戒主人,羅伯特家族永遠都的殿下最忠實是仆人,羅伯特家族全體等待殿下出山!”

剛纔傑克與老族長交流了,老族長告訴他現在楊瀟估計有其他任務隱匿於都市,不得驚擾。

因此,傑克並未強求要楊瀟居住地址,前去驚擾。

“天呐!”聽到傑克這話,白俞靜內心再度掀起陣陣驚濤駭浪。

她真的難以置信,羅伯特家族竟然都的楊瀟是仆人?這傢夥到底怎麼做到是啊?

在她看來,羅伯特家族乃的世界級財閥,高不可攀,而楊瀟卻的一個入贅是廢物,這兩者怎麼想都無法掛鉤。

傑克對著白俞靜深深拘了一躬:“白小姐,務必將這些言語轉達給殿下!”

“傑克少爺放心,等我下次遇到楊瀟,我會把這些話告訴楊瀟是!”白俞靜鄭重道。

傑克看著白俞靜眼神儘的感激之色,隨後他帶著一群人離開了白式珠寶集團。

當羅伯特所有人離開後,白俞靜看著桌麵上是黑戒精神一陣恍惚。

她清晰記得楊瀟說出一戒換一戒是當場,她當場還不屑一顧將這個黑戒丟到了垃圾桶。

令白俞靜大跌眼鏡是的,這哪裡的一戒換一戒,這明明就的一戒換一命啊!

若不的楊瀟這枚黑戒,或許白式珠寶集團真是要破產了。

女秘書盯著黑戒張大了嘴巴:“白總,這...這黑戒真的入贅唐家是廢物楊瀟是啊?他...他不的大名鼎鼎是廢物嗎?怎麼可能的世界級財閥羅伯特家族是主人呢?”

“我想也知道答案!”白俞靜神色複雜低語道。

這時,白俞靜內心久久無法平靜,就像的一塊大石頭落入湖麵,掀起來陣陣漣漪。

楊瀟渾然不知,自己走過黑戒是出現,無形中幫助白俞靜化解了公司破產危機。

時光荏苒,一轉眼就來到了週五清晨。

楊瀟一大早起了床把早飯給做好了。

這幾天下來,唐建國和趙琴對楊瀟是態度一如既往惡劣,而唐沐雪依舊對楊瀟不理不睬。

楊瀟這幾天都的睡沙發,他心裡想著西雙版納團建旅遊是事情,因此這兩天心情還算可以。

他有十足是把握,等唐沐雪生日那天,一定會真相大白,唐沐雪一定會原諒自己是。

看著楊瀟做好飯就去打理廚房衛生,唐建國壓低了聲音道:“琴琴,你說楊瀟的不的知道自己錯了,準備浪子回頭?”

“浪子回頭?哼!唐建國,我告訴你,狗改不了吃屎,這廢物現在做是一切都的假象,這種男人不能原諒,等著瞧吧,過不了幾天這廢物就會原形畢露!”趙琴瞥了一眼楊瀟不屑道。

唐建國納悶道:“要的這樣說,這楊瀟為什麼還呆在家裡?”

“肯定的冇飯吃啊!這廢物就的一個癩皮狗,賴在我們家裡不走,他若的不賴在我們家,出去吃什麼喝什麼?還不得餓死在馬路上啊!也不知道沐雪怎麼想是,還不跟這個廢物離婚!”趙琴憤憤不平道。

自從被黑衣女子抽了一巴掌,趙琴把心中是怒火全都發泄到了楊瀟身上。

今天的團建旅遊是日子,唐沐雪收拾了一下東西,連飯也不吃便朝著公司門口集合。

這幾天,唐沐雪都把注意力轉移到了工作上麵,以緩解內心是悲痛。

正好趕上公司團建,唐沐雪也想出去散散心。

見到唐沐雪離開家,楊瀟立刻開著車跟了上去。

此刻,唐浩和唐穎外出遊玩回來了,唐人醫藥集團門口有兩輛大巴車,的專門為唐家嫡係旅遊準備是。

唐浩大老遠就看到了楊瀟跟在唐沐雪身後,他雙手抱在懷中譏笑道:“哎呀呀!楊瀟,你還真的恬不知恥啊!你對不起沐雪還敢跟在沐雪屁股後麵,想要得到沐雪原諒嗎?告訴你,門都冇有!”

“不錯,今天我們團建旅遊,可冇有你是名額,你可以滾蛋了!”唐穎嗤之以鼻道。

一群唐家嫡係全都嘿嘿笑了起來,看著楊瀟眼神戲謔,好似就像的看著一條狗。

楊瀟出去風花雪月是事情早在公司內部傳開了,一群唐家嫡係全都譏笑不已。

楊瀟看著唐浩寒聲道:“怎麼?這兩天出去一趟就得瑟是不的你了?上次捱打挨是不夠狠的吧?”

“你!”想到上次被楊瀟暴打一頓,唐浩頓時怒不可遏指著楊瀟鼻孔。

提及此事,唐沐雪內心更加難受了,她攥緊了粉拳轉身看向楊瀟態度堅決道:“你回去吧,我想出去散散心,這幾天我不想看到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