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九十一章白式危機

楊瀟與金大鐘剛剛離開冇多久,中原市頓時掀起一陣軒然大波。

“挨挨挨,你聽說了冇?白式珠寶集團的海洋之心項鍊被人內定拿走了,而且白俞靜白小姐還是不要錢送人了!”

“真的假的?海洋之心?就是起拍價六千萬那個帝王粉鑽?不會吧?這個海洋之心最後拍賣價格至少得一兩個億吧?白小姐打算用海洋之心項鍊來提升白式珠寶集團的名氣,她怎麼會輕易送人呢?”

“不清楚啊!也不知道是何方神聖拿走了海洋之心項鍊,也不知道這枚項鍊最終會落到誰的手中,但,可以確定的是,最終帶上海洋之心項鍊的女人一定會很幸福!”

伴隨著海洋之心被楊瀟拿下,整箇中原市掀起了巨大波瀾。

不少富商得知,氣的捶胸頓足,畢竟海洋之心項鍊太稀缺了,看上的人不在少數。

有人猜測,是中原市四大家族或十大豪門中人出手了,否則,白俞靜也不會賣這麼大麵子,不要錢就白送。

也有人猜測,可能是當初購買雁鳴湖畔中心小島的神秘買家再次出手。

整個唐家眾人得知訊息,個個豔羨不已。

能夠不花錢從白俞靜手中拿走海洋之心,這肯定是大人物啊!

唐穎憧憬道:“肯定是某個大家族的少爺看上我了,暗中拿下海洋之心準備向我求婚!”

“唐沐雪,你和楊瀟結婚五年,好像項鍊他都冇給你買吧?”唐浩見到唐沐雪譏笑道。

唐沐雪冷著臉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臉上儘是失落之色。

想到楊瀟,唐沐雪內心極度複雜,她眼眸散發出一抹漣漪。

“沐雪,放心,等週日我一定會給你一個巨大的驚喜!”楊瀟一臉柔和回到了家中,將海洋之心好生儲存了起來。

誰都不知道,海洋之心真正的買家是楊瀟。

唐沐雪渾然不知,一場巨大的驚喜即將來臨。

上午十一點,白俞靜的秘書便敲門而入。

“白總,羅伯特家族的人來了!”

“請他們來我辦公室親自麵談吧!”白俞靜深吸了一口氣,完美無瑕的俏臉逐漸浮現一抹蒼白。

不得不說,白俞靜創建白式珠寶集團之際,國內就已經有了大量珠寶行業興起,在短短幾年內的發展,國內各大珠寶品牌林立,市場早已經達到飽和狀態。

而白式珠寶集團的局麵同樣不容樂觀,白式珠寶集團主要在豫省本土境內發展起來了。

畢竟,豫省乃是天府之國第一人口大省,一億多人口對珠寶需求數量自然非常可觀。

因此,趁著珠寶大肆發展之際,白式珠寶集團把握住珠寶熱這股浪潮,白俞靜成功發家致富。

遺憾的是,現在珠寶熱度已經下去了,國內各大省市地區都有本土的珠寶行業。

所以,白式珠寶集團的侷限性非常大,再加上白式珠寶集團是豫省第二大珠寶行,白俞靜壓力山大。

白俞靜從小戰略眼光就異於常人,經過她的分析,就算是把豫省第一大珠寶行乾掉,白式珠寶集團想要成為上百億的大企業,冇有三五年的發展根本不可能。

再說了,豫省第一大珠寶行是難啃的骨頭,白式珠寶集團想要乾掉他們冇那麼容易。

若是在兩家爭搶市場份額之際,有其他省市的珠寶行橫插一杠,這對於白式珠寶集團更是一場天大的打擊。

經過白俞靜的研究,她發現歐洲有很大的發展空間,歐洲的珠寶大部分都冇有天府之國境內的專業。

一年前,白俞靜花費二十億巨資投放在歐洲市場,並與歐洲古老財閥羅伯特家族達成了合作。

現如今,二十億巨資部署已經完畢,而羅伯特家族那邊卻發生了問題,這令白俞靜一陣頭大。

要知道,無論是哪國產品,隻要到了國外,往往都會被國外人排斥,這個時候必須要有一個良好的代言人。

白俞靜看中了羅伯特家族在歐洲地區的影響力。

值得一提的是,羅伯特家族在歐洲已經有了一百多年的曆史,底蘊深厚,經曆過多次世界大戰,發了戰爭財,家族資產富可敵國,在歐洲地區號召力極強。

羅伯特家族族長得知白俞靜的心思,對這次合作非常感興趣,兩人達成共識,羅伯特家族為江氏珠寶集團代言,而需要抽取一定的代言費用。

白俞靜大喜過望,直接決定賺取的費用兩家五五分。

畢竟,羅伯特家族是歐洲古老財閥,底蘊數千億歐元,羅伯特家族能夠與她合作,乃是白俞靜的榮幸。

當時兩人隻是口頭協議,並未直接簽署合同,白俞靜相信羅伯特家族的信譽。

白俞靜計劃的一切都很好,隻要開拓歐洲市場,白式珠寶集團絕對會以極快的速度風靡歐洲珠寶界,成為世界珠寶界的一匹黑馬。

到時候,彆說白式珠寶集團市場估值一百億,就算是五百億都有可能。

然而,就在歐洲部署完畢之際,羅伯特族長換人了,之前達成的口頭協議不再多數,這不亞於一場天大的災難落在白俞靜頭上。

二十億資金全都投放在歐洲市場上,這可是白式珠寶集團能夠調動的所有資金了。

一旦羅伯特家族不再跟她合作,這投放的二十億就相當於打了水漂,這對於白式珠寶集團可謂是晴天霹靂。

二十億資金收不回來,中原這邊市場肯定要大規模縮水,其他珠寶行趁機落井下石,可能白式珠寶集團要麵臨破產危機。

羅伯特家族現任族長算是比較有誠意的,對這次合作依舊感興趣,隻不過兩家的分成要改一改,兩家四六分,白式珠寶集團四成,羅伯特家族六成。

白俞靜怎能同意,五五分就已經是她的極限了,若是四六分,雖然賺錢,但賺的錢微不足道,二十億投資都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收回來。

今天是白俞靜跟羅伯特家族最後一次商談,這對於白俞靜而言至關重要。

在秘書的帶領下,很快幾名金髮碧眼的白人來到了白俞靜的總裁辦公室,白俞靜禮貌性起身看向一名白人青年:“傑克先生,你好!”

這名白人青年身穿一身範思哲,樣貌英俊,手帶江詩丹頓名錶,氣質不凡,正是羅伯特家族少族長傑克。

傑克禮貌性道:“你好白小姐,這是我們兩家最後一次談判,所有談判事宜全都交給我的談判官漢姆來處理!”

“好的!”白俞靜點了點頭。

羅伯特家族首席談判官漢姆看著白俞靜玩味道:“經過了多次談判,不知白小姐到底是怎麼想的?”

“漢姆先生,我想好了,四六分就四六分吧!”白俞靜沉聲道。

剛纔白俞靜內心艱難下了這個決定,四六分至少保本,自己投資的二十億不至於打水漂,等自己的珠寶集團在歐洲打出名氣便不與羅伯特家族繼續合作。

談判官漢姆戲謔道:“nonono!白小姐,來之前我們已經商量過了,三七分,你們三,我們七,如果白小姐不同意,那我們隻好和豫省的嘉世珠寶行合作了。”

轟!!!

此話一出,好似一道悶雷落在了白俞靜頭頂之上,白俞靜當場眼眸呆滯。

三七分?這開什麼玩笑?

四六分她隻能保本,三七分豈不是自己不僅不賺錢還要往裡麵賠錢?

看著羅伯特家族首席談判官漢姆勝券在握的模樣,白俞靜精緻的俏臉浮現一抹濃濃絕望。

難不成,白式珠寶集團真的要麵臨破產危機嗎?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