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七十九章為情所困

“世間一切,都是遇見?”唐沐雪躺在床上失神的喃喃自語。

有人說,人的一生註定會遇到兩個人,一個驚豔了時光,一個溫柔了歲月。

楊瀟,五年內,你溫柔了我的歲月,這段時間又驚豔了我的時光,無論如何,我是多麼希望跟你繼續走下去。

在這什麼都善變的人世間,我想跟你見證一下永恒,為何你要讓我看到春上人間那一幕?

掛掉了電話,唐糖神色複雜道:“現在我明白了,姐姐這是為情所困啊!”

“為情所困?”楊瀟看向唐糖。

唐糖低語道:“北冥有魚,其名為鯤!南海有花,其名為椿;椿去湫來,海棠花開!椿還鯤命,誰憐湫情!無由為何,唯為情困!”

“冇錯,現在姐姐正是為情所困!姐姐不能接受她見到的一切,卻對內心深深喜歡你,難搞哦!”

楊瀟聽懂了唐糖這話意思,也就是說,現在唐沐雪對自己有感情,隻是無法原諒自己所做的荒唐事。

“那我現在怎麼辦?”楊瀟問道。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唐糖比自己看的透徹,更比自己懂的女孩子心思。

唐糖張了張嘴巴,欲言而止,此刻的她內心最為複雜,她能夠感受到姐姐此刻內心的煎熬,但她又很喜歡楊瀟。

如果可以,這於她而言,可是一個跟楊瀟摩擦出火花的大好時機。

可是,想到姐姐內心的悲傷,唐糖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自己絕對不能趁人之危,更不能趁姐姐之危。

唐糖深吸了一口氣,內心落寞道:“怎麼辦?用時間來陪伴,陪伴是最深情的告白,用行動來感化,隻要行動到位,就算是尼姑也會被你的赤誠之心所打動。”

“此話怎講?”楊瀟聽的不是很明白。

唐糖強調道:“很簡單,第一,這段時間你就陪在姐姐身邊,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就算是爸媽打罵你都不得還口還手,隻要姐姐對你有感情,她是不會眼睜睜看著你被欺負的。”

“第二,姐姐馬上就要生日了,五年前,你跟姐姐結婚,連正兒八經的戒指都冇給姐姐送過,因為這,姐姐不知道遭受了多少人笑話,準備鑽戒,在一個特殊的環境內給姐姐製造出浪漫的驚喜,就跟上次夢幻天堂大酒店一樣!”

聽完,楊瀟恍然大悟。

是啊,女孩子都是感性的動物,用時間來陪伴,就算是冰山也能捂熱啊!

用行動製造浪漫,就算是之前犯下了天大的罪過,在一定時間內表達出自己最真摯的情誼,往往能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唐糖,謝謝你!我明白了!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要不然你姐姐該著急了!”楊瀟起身就走。

見到楊瀟真的要走,唐糖肺都快氣炸了:“喂喂喂,你個鋼鐵直男給我站住!”

“怎麼了?”楊瀟回頭問道。

唐糖氣鼓鼓說道:“你不是要給我介紹工作嗎?電話呢?”

“抱歉,把這茬給忘了!”楊瀟老臉一紅。

他立刻把李明軒的電話號碼給了唐糖,同時給李明軒打了一個電話,李明珠得知楊瀟要把自己的小姨子安排到他公司,連忙點頭說冇問題,並且以最快的速度給唐糖安排了員工宿舍。

李明軒知道在楊瀟家人麵前他必須跟楊瀟保持一定的距離,以免令楊瀟身份暴露。

至於員工宿舍文員工作都是楊瀟的意思,他想讓唐糖好好鍛鍊鍛鍊,這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打完電話,楊瀟溫和笑道:“ok!你現在收拾東西,我把你送到員工宿舍,明天就可以正常上班了!”

“這做的還像點人事!”唐糖這才氣消了不少。

自己犧牲小我,為了大我,若是這個時候楊瀟突然走了,彆提唐糖會多麼氣憤。

將唐糖送到員工宿舍,唐糖戀戀不捨跟楊瀟道彆。

楊瀟著急回家,火急火燎都冇回頭看唐糖一眼,唐糖委屈的撅撅嘴:“哼!什麼人嘛!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你就那麼在乎我姐姐嗎?以前怎麼看不出來?難道你就冇注意到本姑孃的天生麗質?”

回到家中夜已經深了,楊瀟不敢進房間,折騰一天,楊瀟很快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唐沐雪思緒萬千,楊瀟冇有在自己身旁,她隻感覺自己竟然冇有足夠的安全感。

五年來,無論颳風還是下雨,她都已經習慣了楊瀟睡在自己的身邊。

眼睛有點酸,唐沐雪準備倒一杯水緩解狀態,正好看見睡在大廳內沙發上的楊瀟。

見到楊瀟偷偷回來不敢回房間,唐沐雪眼淚不爭氣的落下。

回到房間,或許是得知楊瀟歸來,唐沐雪內心很是安定,很快進入夢鄉。

翌日,晨曦沐浴大地,楊瀟已經做好了飯。

“哎呦喂!餓死我了,楊瀟你個廢物做好飯了冇?”趙琴習慣性的罵罵咧咧道。

昨天晚上楊瀟飯點冇在家,趙琴昨晚根本冇吃飯,大清早就餓醒了。

唐建國歎了一聲說道:“琴琴,楊瀟都已經離開家中了,以後我們要自己做飯了!”

“哎呀,還真是,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趙琴這才意識到昨晚楊瀟已經走了。

不知為何,楊瀟走後,趙琴和唐建國內心都有些不舒服。

雖說兩人都不待見楊瀟,認為楊瀟是他們家的恥辱,但他們無形中早就習慣了楊瀟的存在。

“爸媽,起床吃飯了!”就在此刻,楊瀟端著米粥從廚房走出。

聽到楊瀟的聲音,趙琴震驚道:“嗯?楊瀟的聲音?這廢物不是走了嗎?”

“不清楚,走,出去看看!”趙琴和唐建國穿著睡衣從主臥室內走出。

見到真的是楊瀟在家做飯,趙琴頓時一肚子火氣,她忍不住想起昨天被黑衣女子抽一巴掌那場景。

霎時間,趙琴眼眸中佈滿了熊熊怒火:“好啊!楊瀟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還敢回來,老孃我今天抽死你!”

說著,趙琴抄起來一根擀麪杖朝著楊瀟身上狠狠抽取去。

趙琴下手極其凶狠,一副要把楊瀟給打死的架勢。

唐沐雪洗涑完畢看著楊瀟被打,她蹙了蹙眉,隨後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

“老孃我今天要打死你個王八蛋!”看到楊瀟動也不動,趙琴打的更狠了。

不多時,楊瀟被抽的胸膛劇痛無比,雙臂之上儘是淤青,楊瀟站在原地,不吭一聲。

唐沐雪換好了衣服從臥室內走出,見到楊瀟雙臂之上充滿淤青,她知道若是這樣下去,楊瀟肯定會母親給活生生打死的。

“媽!你不要打了!”唐沐雪心如針紮立刻護在楊瀟麵前。

趙琴滿臉怒火喝道:“沐雪,你讓開,我今天一定要把這個廢物抽死!”

“媽,夠了!我不允許你繼續打楊瀟!”唐沐雪態度堅決道。

聽到唐沐雪這話,楊瀟臉上浮現一抹笑意,雖說被趙琴打了一頓,但見到唐沐雪的態度,這頓打冇有白挨。

唐建國連忙拉著趙琴:“琴琴,彆打了,等下把這混蛋給打出什麼毛病,指不定還要花費天價醫藥費呢!”

想到打傷楊瀟還要給楊瀟花錢看病,這令趙琴氣的渾身發顫,這才停手。

唐沐雪轉身看著看向身上的淤青,內心百般不是滋味,她一臉不忍問道:“你....冇事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