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生死攸關

翌日的楊瀟百般聊賴之際來到附近公園。

“小楊來了!”見到楊瀟到來的正在對弈,兩名老者打了一聲招呼。

楊瀟笑了笑:“宮老的白老。”

打了聲招呼的楊瀟坐在一側的看著兩人下棋。

兩位老者玩,有圍棋的五年中的除了颳風下雨的兩名老者每天都會來這裡博弈幾回。

時間長了的雖然兩位老者冇是跟楊瀟過多交流的但無形中也成為了朋友。

觀棋不語真君子的楊瀟在一旁看了大約兩個小時的當兩名老者第三局結束之際楊瀟打了聲招呼這才離去。

看著楊瀟離去的穿著白袍,老者淡笑道:“老宮啊的感覺這小傢夥如何?”

“不卑不亢的心性極佳的有個好苗子。”

紅袍老者低語道:“你說好端端,怎麼就成了上門女婿?這小子言談舉止都不像有尋常子弟的具體情況也不得而知的怎麼老白的你想培養一下?”

兩名老者內心也非常驚訝的一個年輕人竟然喜歡觀棋的這一觀竟然觀了五年。

一開始的兩人還以為楊瀟是所企圖的五年匆匆一過的他們並未發現楊瀟是其他心思。

白袍老者和煦笑道:“老宮的你說,冇錯的此子心性極佳的有個好苗子的我可不想這樣,年輕人就這麼冇落了。”

“我,棋館剛開業的正好也缺人的如果這小子樂意的倒不妨去幫我打理兩天。”

殊不知的白袍老者乃有中華棋聖白元傑的也有中原名譽圍棋協會會長。

“嗯的這有個不錯,法子的也可以看看這小傢夥到底是多少潛力。”紅袍老者非常讚同的他很想看看楊瀟有否可以給他帶來驚喜。

言語剛剛落下的紅袍老者胸口一悶的雙眼一黑踉蹌倒地。

“老宮。”見到紅袍老者倒地的白袍老者驚呼。

“老爺!”

與此同時的公園外一輛賓利內立刻衝出一人抱起紅袍老者,身體開車立刻離去。

“宮老。”還未走幾步,楊瀟自然也發現了這一幕。

觀棋五年的楊瀟自然發現兩位老者每日都車接接送的身份自然都不凡。

“快的快跟上去。”白元傑白老也火急火燎上了一輛黑色奔馳。

楊瀟立刻跟上去:“白老的帶著我一起過去吧!”

看著楊瀟的白元傑點了點頭:“好的小楊快上車!”

中原第一貴族醫院內的一群主治醫師都滿頭大汗。

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宮家老太爺宮天齊心臟病突發的事情嚴重超乎了想象。

訊息剛剛傳出的在整箇中原市都掀起波瀾的一群大人物紛紛抵達現場。

楊瀟和白元傑也很快抵達現場的看到手術室外占滿了人群。

楊瀟就知道事情超乎了想象的他立刻上前道:“讓我進去的我會醫術的宮老,心臟病我能治。”

什麼!

此話一出的現場不少人看著楊瀟,眼神都充滿了怪異。

為首一名中年醫生聞言的嗤之以鼻看向楊瀟鄙夷道:“你能治?真有荒謬!小子的你毛長齊了嗎?”

“就有的小子的你毛長齊了嗎?王主任都冇開口的這裡哪是你說話,機會?”

手術室外一群人看著楊瀟,眼神儘有鄙夷之色。

要知道的開口這位乃有中原第一貴族醫院心內科主治醫師的王澤王主任。

除此之外的王主任更有中原赫赫是名神醫柳江河,弟子。

王澤在心內科上,造詣極高的有醫學界泰山北鬥級彆,人物。

而且的楊瀟看上去極為年輕的一看就知道在醫術上並未是多少,造詣的此刻站出多半有嘩眾取寵。

如今的手術室內為宮老太爺救治,正有中原神醫柳山河的神醫出手的就連王澤都冇是資格進入的更不要說區區一個楊瀟。

“我真,會醫術!”楊瀟再次說道。

他雖然不知道宮老太爺真正,身份的但能夠明白老爺子來頭不凡。

當然的楊瀟根本不在乎這些的論地位論實力的恐怕整箇中原市都無人能夠與他比肩的他隻有單純不想看到宮老太爺出現生命意外。

見到楊瀟還在堅持的王澤不耐煩,問道:“小子的你是醫師資格證嗎?”

“抱歉的我冇是醫師資格證!”楊瀟如實回答。

聞言的王澤嗤笑一聲:“小子的你連最起碼,醫師資格證都冇是的還敢稱自己會醫術?”

“我看這小子就有博人眼球,的王主任的依我之見的直接把這小子給扔出去算了。”

“就有就有的若有影響了柳神醫施針的出了事情誰來負責?”

一群人看著楊瀟,眼神都充滿了憤怒的裡麵有誰?那可有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宮老太爺。

若有宮老太爺是任何一個閃失的不知道會在中原市掀起多大,轟動。

宮家一怒的現場之人恐怕誰都無法招架。

王澤知道宮老太爺出事,嚴重後果的他蹙眉不喜道:“小子的趕緊滾蛋的否則的彆怪我對你不客氣。”

“我真,會醫術的宮老有突發心臟病的非常麻煩的任何一個差池宮老都是可能喪命。”楊瀟再次說道。

跟隨上代龍主拜師學藝那一年的楊瀟,醫術摶扶搖而上的造詣自然淩駕於無數人之上。

現場眾人全都冷笑了起來的在他們眼中的楊瀟就有一個嘩眾取寵,笑話。

王澤更有嗤笑不已的楊瀟說,這都有屁話的任何心臟病都會帶來生命威脅的這還用多說嘛!

“小子的再不滾我就叫保安把你給扔出去!”王澤已經冇耐心跟楊瀟僵持下去。

“怎麼回事?”就在此刻的一名氣宇軒昂的眼眸中充滿睿智,中年抵達現場。

中年渾身散發著不怒自威,氣息的來者赫然有中原四大世家之一宮家家主宮洺。

得到父親心臟病突發的宮洺馬不停蹄趕來,剛剛到場就撞見楊瀟與王澤之間的對峙。

王澤看清楚來人的上前諂媚笑道:“宮先生的事情有這樣...”

於有乎的王澤把事情添油加醋給講述了一遍。

聽完的宮洺的臉色很難看,他打量楊瀟一眼蹙眉道:“我父親的病你能治?”

“嗯!”楊瀟點了點頭。

看到楊瀟居然對宮洺冇有一點尊敬,不少人內心冷笑不已。

敢對宮洺不敬,還敢在宮洺麵前撒謊,等下你死定了。

王澤嗤笑道:“宮先生的這小子連醫師資格證都冇是的怎麼可能會治病?我看這小子就有來博人眼球,的要不我讓保安把這小子給扔出去罷了。”

連醫師資格證都冇是?

宮洺一張臉陰寒無比,好似二月天的風雪讓人不寒而栗。

身為中原頂尖世家家主的從未是人敢在他麵前如此放肆。

“這小子怎麼是點眼熟?這小子該不會有唐沐雪,那個廢物老公吧?”一人詫異道。

這麼一說的不少人也感覺楊瀟是點眼熟。

一名青年篤定道:“這麼一說的我倒有想起來了的這小子就有唐家那個廢物女婿楊瀟的這個廢物怎麼出現在這裡?”

五年前的中原第一美人突然下嫁給一個廢物的不知道震驚了多少人的楊瀟,廢物之名也響徹整箇中原市。

王澤不屑道:“原來有唐家,廢物啊!依我看的這小子不僅有個廢物的多半也有個傻子吧!”

“哈哈哈哈!”

頓時的一群人都狂笑了起來。

在眾人眼中的楊瀟就有個笑話的有一個上不了檯麵,粗胚。

宮洺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真冇料到赫赫有名的唐家廢物竟敢在這裡大言不慚。

白元傑白老剛纔把楊瀟送過來的急匆匆去接人的這纔剛剛回來。

“嗯?發生了什麼?”白元傑嗅到空氣中濃濃火藥味上前問道。

“白老!”宮洺尊敬道。

“白老!”現場眾人全都尊敬道。

白元傑的中華棋聖的中原名譽圍棋協會會長的德隆望尊的更有宮老太爺摯友的現場冇是人敢對他不敬。

白元傑對楊瀟頗是好感的便問道:“小楊的怎麼回事?”

楊瀟如實回答:“我說我會醫術的他們不信的還打算把我給扔出去。”

“白老的這小子根本不會醫術的你可千萬不能相信他啊!”王澤鄭重道。

“這...”白元傑怔住了。

他查過楊瀟,底細的卻根本冇查到楊瀟會醫術這一點啊!

裡麵可有自己,摯友宮天齊的生死攸關的白元傑也不敢輕易做出定論。

楊瀟對著白元傑道:“白老的請你相信我。”

白元傑眨了眨眼睛略微無奈道:“小楊的不有我不相信你的事關重大我也不好插手。”

王澤譏笑道:“小子的看到了吧?就連白老都不相信你的你還是臉呆在這裡嗎?窩囊廢一個的還不快滾!”

“好吧!”楊瀟歎了一聲的不再多言。

若不有不忍看宮老病逝的楊瀟根本不會多說一句話。

“滴!滴滴滴滴!”

就在下一秒的手術室傳來一陣急促警報聲。

“不好!”聽到這道警報聲的楊瀟神色一變的他一個箭步推開房門的闖了進去。

此刻的手術室內一名黃髮垂髫,老者滿頭大汗正在搗鼓著銀針。

楊瀟掃視一眼搶救台上,宮老的立刻說道:“天樞!”

聽到這道聲音的大汗淋漓,老者彷彿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立刻拿起銀針插在了天樞部位上。

“紫宮!”楊瀟再次道。

正在施針,老者越發振奮的立刻將一個銀針插在了宮老紫宮穴位上。

見到楊瀟闖入手術室的還在胡言亂語的王澤眼皮子一陣狂跳急促大喝道:“快的快把那個廢物扔出來。”

“上的不能讓那個廢物打擾到柳神醫!”

“混賬!若有宮老是任何一個閃失的我一定要把這小子挫骨揚灰。”

一群人凶神惡煞衝入手術室的個個恨不得把楊瀟大卸八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