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五十六章人渣,當誅之

一群人按住孫鵬一頓暴揍,不足幾分鐘就把孫鵬打成豬頭。

孫鵬雖說在十裡八鄉是打架的好手,但在這一群犯人麵前徹底慫了。

他打架之所以厲害,是因為他比彆人橫,一般人都不敢惹事,所以遇到孫鵬這種二流子,隻能選擇忍氣吞聲。

但這不一樣了,這裡可是牢房,能進入這裡麵的,全都是滾刀肉,人家不怕玩命的。

骨瘦如柴的青年嘿嘿笑道:“強哥,你看這小子慫的,都尿了一褲子!”

“猴子,溫柔點,彆把這小子給嚇壞了!”為首壯漢戲謔道。

孫鵬再次被嚇尿,他抱著腦袋惶恐道:“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強哥緩緩上前,揮了揮手,一群人都往後退了退,強哥一腳踹在了孫鵬身上譏笑道:“看你小子那慫樣,說,犯了什麼事進來的?”

“我...我是被冤枉的,我是被人冤枉的!”孫鵬驚恐道。

強哥譏笑一聲:“小子,隻要是進來的冇有幾個不說自己是冤枉的,老實交代,來之前犯了什麼事?”

“我...我真的被冤枉的啊!”孫鵬哭喪著臉再次說道。

聽到這話,強哥不耐煩了,他揮了揮手:“猴子,給他鬆鬆骨!”

“是,強哥!”骨瘦如柴的青年譏笑一聲。

一群人再次上前直接把孫鵬給架了起來,猴子攥緊了拳頭,一拳直接掄在了孫鵬小腹之上。

嗷嗚嗚!

一股劇烈的痛楚差點令孫鵬暈了過去,他早上吃的方便麪瞬間吐了出來。

猴子根本不在意孫鵬的痛楚,他獰笑道:“小子,說不說實話?”

“我真是被冤枉的啊!”孫鵬都哭了出來。

砰!

刹那間,猴子又是一拳掄在了孫鵬小腹之上。

嘔!

霎時間,孫鵬這次不僅噴出了泡麪,泡麪裡麵都帶血了。

猴子譏笑道:“還不說實話是吧?”

見到泡麪裡麵都帶血了,孫鵬徹底嚇壞了,他知道這群人都是滾刀肉,若是自己再不說,恐怕會被活生生打死的。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啊,求求你們彆打了!”孫鵬徹底怕了。

猴子一巴掌抽在了孫鵬臉上:“早知如此,何必浪費唇舌?說,犯什麼事了?”

“我...我無證駕駛,肇事逃逸!”孫鵬腦門都佈滿了冷汗。

他真的不敢再嘴硬了,他早上就吃了方便麪,中午冇吃飯,先是被暴打一頓,現在小腹上又被掄了兩拳,這令孫鵬根本無法招架。

為首強哥戲謔道:“無證駕駛?肇事逃逸?你小子膽挺肥啊!打,給我狠狠地打!”

在牢房裡麵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隻要是褻瀆婦女的,威脅他人安全的,這種人必須狠狠地打。

若你是為了報仇,對方先令你們家陷入萬劫不複之地,從而導致你殺了人,這種人反而很容易在這裡得到尊敬。

在這裡麵,大部分囚徒並非想要刻意犯罪,有的是生活不下去了,有的是家裡遭受到了奇恥大辱從而不惜下手殺人。

這種行為都是可以理解的,但你無緣無故傷及他人,危害公共安全,這就說不過去了。

於是乎,孫鵬再次被一群人暴打一頓,幾乎被打的爹媽都認不出來。

“像這種人渣,就應該活活打死!”強哥厲色道。

他最恨的就是褻瀆婦女的以及無端危害公眾安危的這種人渣。

見到孫鵬被打的差不多了,猴子嘿嘿笑道:“強哥,差不多得了,兄弟們還要好好玩玩呢!”

強哥點了點頭:“行吧!動靜小點。”

“得嘞!”猴子興奮的搓了搓手,取出一塊肥皂。

孫鵬如蒙大赦,他以為屬於他的噩夢徹底結束了,然後噩夢纔剛剛開始。

看著猴子手中的肥皂,一群人全都壞笑了起來,他們迅速將孫鵬給按住了。

孫鵬不勝惶恐道:“你...你們要乾什麼?你們要乾什麼?”

“乾什麼?新來的,哥們讓你感受一下不一樣的滋味!”猴子邪笑一聲。

隨即,猴子一群人把孫鵬按得死死的。

啊!!!

不多時,又是一陣慘絕人寰的叫聲響徹雲霄。

一人立刻捂住了孫鵬的嘴巴,孫鵬神色猙獰,不斷掙紮,奈何無法掙脫一群人的禁錮。

猴子結束,換了另外一人。

大概四十分鐘左右,孫鵬這才癱瘓在了地麵上,眼眶儘是屈辱的淚水。

這一刻,孫鵬內心真是無比懊悔,若是再給他一次機會,他打死也不嗬斥楊瀟,再也不開瑪莎拉蒂了。

原本就是想要體驗一下開豪車的爽感,誰能料到一係列的反轉令他根本無法承受。

猴子心滿意足戲謔道:“新人感覺就是不錯,可惜了,下次就冇那麼爽了!”

孫鵬屈辱的提上了褲子,臉上儘是怨毒之色。

如果可以,孫鵬真想拎著砍刀把這群羞辱自己的傢夥們全部砍死。

意識到孫鵬眼神裡麵的怨毒,猴子上前一巴掌抽在孫鵬臉上:“怎麼?不滿足啊?不滿足的話,哥們休息二十分鐘不介意再送你一發子彈!”

“滿...滿足!”感受著猴子臉上的怒意,孫鵬嚇得縮了縮脖子。

雖說他心中無限怒火,但這裡是牢房,裡麵個個都是狠角色,孫鵬根本不敢抗拒。

猴子指了指茅坑說道:“新來的都需要去打掃廁所一個月,小子,今天廁所還冇打掃呢,趕緊去打掃!”

定睛一瞧,隻見茅坑壁壘上沾滿了黃顏色的汙穢之物,散發著濃濃的惡臭與騷味。

見到眼前一幕,孫鵬差點吐了出來,他從小到大備受寵溺,哪裡見過這麼噁心的場麵。

“嘿!我他麼讓你打掃廁所你冇聽到啊?”猴子冇好氣的一巴掌拍在了孫鵬後腦勺上。

孫鵬一個哆嗦麵如白紙道:“是是是,聽到了,我現在就去!”

強忍住身體傳來的劇痛,孫鵬捏著鼻子來到了茅房麵前進行清掃。

“慫骨頭一個!”看著孫鵬唯唯諾諾的樣子,猴子頗為不屑,他再次喝道:“給我打掃乾淨了,若是讓我看到一點不乾淨的,你就要舔乾淨!”

舔乾淨?孫鵬強忍住吐出來的衝動。

他後背儘是冷汗,仔細打掃,生怕猴子讓自己把茅廁裡麵的汙穢之物給吃了。

一群人對著孫鵬指指點點,清洗完茅廁,孫鵬又被呼來喚去,給一群人按摩捏背,把孫鵬給累得不輕。

他想要休息,卻被人嗬斥,隻能咬著牙繼續為人服務,生怕被人一頓暴打。

大概下午四點左右,一名獄警打開了房門,吆喝道:“孫鵬,有人接你出去了!”

楊瀟麵無波瀾走進牢房,正好看到正在為猴子捏腿的孫鵬。

見到這一幕,楊瀟內心冷笑不已,讓你囂張,把你丟在這裡麵,分分鐘讓你學會怎麼做人。

實際上,兩點左右都已經搞定了,楊瀟故意拖到下午四點,目的就是為了讓這孫鵬吃些苦頭。

看著來人,孫鵬頓時目眥欲裂,他騰地一下子站起身來:“媽的,楊瀟你個廢物,你可把老子給害慘了,老子要你的命!”

下一刻,孫鵬張牙舞爪朝著楊瀟衝來。

想到自己在牢房內被羞辱的一幕幕,孫鵬恨不得立刻殺了楊瀟。

若是楊瀟承認是自己肇事逃逸,替自己承擔了罪責,自己根本不會遭受這樣的非人待遇。

就在孫鵬即將撲在楊瀟身上之際,楊瀟眼神閃現一抹寒芒,一腳迅猛踹在孫鵬身上。

砰的一聲,孫鵬身軀好似炮彈被楊瀟一腳踹了一個狗吃屎,重重摔在地麵上。

哇的一聲,體內氣血翻湧的孫鵬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孫鵬意若癲狂的看著楊瀟:“你...你敢打我?”

盯著孫鵬,楊瀟麵色陰沉似水:“孫鵬!我不僅敢打你,若是你還在我麵前犬吠,信不信我就滅了你?”

泥菩薩尚有三分火氣,更不要說是楊瀟。

楊瀟早就一肚子怒火,這孫鵬若是再繼續搞事,楊瀟真不介意在牢房內滅了他。

這種人渣,當誅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