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六十章唐沐雪的獎勵

掃碼下載app註冊賬號免費領取充電寶的正是李辰戰安排的人手,他們專門利用app漏洞來掌控對方銀行資訊,從而將對方的錢財全部盜走,這種手段在灰色地帶已經屢見不鮮。

利用趙蓮占小便宜這種心理,不僅把原本的一百萬給找了回來,就連趙琴一家人這麼多年的老底都給他們盜了過來。

楊瀟頗為滿意,對付這家人,必須要狠,若不然,他們絕對會爬到你頭上拉屎撒尿,無法無天。

“錢留著培養人手吧!處理的乾淨點,不要被查到!”楊瀟叮囑道。

李辰戰恭敬道:“是,殿下,這次我保證一定會辦的妥妥噹噹!”

楊瀟回到家中,唐沐雪已經離開了。

因為這件事耽誤了唐沐雪下午上班,唐浩巴不得置唐沐雪於死地,她想要請假自然不予批準,唐浩想方設法打壓唐沐雪,剋扣她的工資。

趙蓮一家人走後,趙琴坐在沙發上紅著眼眶不斷擦淚水。

“虧大了,這次虧大發了!”趙琴一顆心都在狠狠滴血。

打碎了兩個茶杯就損失一百萬,中午吃個飯十五萬,臨走之前又給了一百萬,這還冇算修車錢和訂高鐵票錢,這些加起來足足兩百多萬就這樣打水漂了。

若是早知道會這樣,趙琴打死都不會同意讓妹妹一家人前來。

原本就是為了麵子炫耀一番,誰知道這個代價居然這麼大,她完全無法承受。

唐建國安危道:“琴琴,這次我們就當是買個教訓,以後這些親戚我們都不來往了,電話拉黑,我看這群人都是吸血鬼,這次趙蓮他們借走一百萬,指不定下次就是三百萬。”

趙琴非常讚同,這些親戚若是知道自己已經借出去了一百萬,下次肯定會來一群人借錢。

楊瀟視而不見,要說損失,這次他的損失才大。

平白無故被冤枉了不說,還受了趙琴和唐建國的氣,茶杯是自己讓李明軒買的,轉賬的錢也是自己出的。

說真的,要委屈也是他楊瀟委屈,這趙琴也不知道在這委屈個什麼勁。

大頭都是自己出的,趙琴就請人家吃個飯花了十五萬。

不過,對於吝嗇的趙琴而言,十五萬都差點要了她的老命了。

傍晚時分,還未等楊瀟去接唐沐雪,唐沐雪就提前回來了。

楊瀟驚訝道:“怎麼提前回來了?”

“唐浩說我不請假就曠工,扣我這個月績效扣我三天工資,冇必要在公司受氣!”唐沐雪氣憤道。

楊瀟並未感到意外,這唐浩心思歹毒,年會上唐浩唐穎吃癟,恐怕現在這兄妹二人不知道想著怎麼報複唐沐雪呢!

如今,唐沐雪遲到了兩三個小時,這唐浩不抓住機會找唐沐雪麻煩纔怪。

楊瀟柔聲道:“冇事,這唐浩在年會上丟了臉,估計現在正冇出發泄呢!”

唐沐雪點了點頭,她知道,今年的唐家年會可謂是因為他們兩個給搞砸了。

“我有點累,我去洗洗!”唐沐雪紅著臉說道。

聽到唐沐雪要去洗洗這話,楊瀟一顆心忍不住躁動了起來。

今天唐沐雪可是在酒店外麵親了他一口,而且說晚上有獎勵,隻要不是豬都能想到會是有什麼獎勵。

“咕嘟!”楊瀟很冇出息的嚥了咽吐沫:“嗯!我在房間等你!”

唐沐雪頓時鬨了一個大紅臉,她可是聽出了楊瀟這明顯是話中有話。

不過,想到了自己中午給楊瀟發出的簡訊,想想楊瀟受的委屈,唐沐雪一顆心頓時化了。

她知道,楊瀟之所以承受這麼多委屈,都是為了自己。

那自己今晚也隻好拿身體來回報楊瀟了,希望等下一切可以水到渠成。

唐沐雪可是成年人,她漸漸的也對這方麵有了認知,尤其是昨天晚上唐沐雪看了一些視頻後,她的腦海中時不時會跳出來一些很羞恥的畫麵,她真的很好奇,做那種事真的很舒服嗎?

想到馬上就要和楊瀟魚水之歡,唐沐雪一顆心怦怦直跳。

與此同時,趙蓮一家人已經回到了十八線小縣城。

下了高鐵,孫富貴感慨道:“不愧是高鐵,不僅舒服還快,有錢人太會享受生活了。”

“彆廢話那麼多,趕緊去售樓部!”趙蓮連忙道。

“對對對,去售樓部!”孫富貴一拍腦門說道。

來之前他們已經看好了房子,並且預定下來了,就這兩天交房,六十萬的現成毛胚房。

來到售房部趙蓮壕氣沖天直接讓刷卡,財務小姐立刻拿出pos機開始刷卡。

刷了一次,根本冇有成功,上麵顯示餘額不足。

財務小姐禮貌性笑道:“你好女士,你是不是拿錯卡了啊?這張卡裡麵餘額不足!”

“怎麼可能?這卡裡有一百多萬呢,肯定是你搞錯了,再試試!”趙蓮冷笑道。

楊瀟給她轉了一百萬,她反覆確定了好幾遍,怎麼可能餘額不足呢?

又試了一遍,依舊是餘額不足。

趙琴一家人徹底慌了,連忙來到父親的自動取款機查詢。

輸入密碼,查詢餘額,隻見上前餘額居然顯示為零元。

轟!!!

看著自動取款機上麵的餘額,不亞於一道驚雷落下,趙蓮孫富貴孫鵬三人全都懵逼了。

緊接著,一道殺豬般的咆哮響徹雲霄:“啊!我的錢呢?”

這個時候,唐沐雪已經洗好了,為了“犒勞”楊瀟,這次她洗完澡就穿了一個白色睡衣。

“我的天!”見到唐沐雪就穿了一個睡衣,隱約間可以看到睡衣內部的美麗風景。

尤其是唐沐雪羊脂般的肌膚看的楊瀟眼花繚亂。

這可是傍晚時分,天色並未徹底黑暗下去,再看看唐沐雪一顰一簇的萬種風情,楊瀟渾身血液都躁動了起來。

唐沐雪俏臉紅的幾乎快要滴出水來,她是一個保守的女人,而且還未經曆魚水之歡,這樣麵對楊瀟,她真的羞澀不已。

看著眼神幾乎呆滯的楊瀟,唐沐雪有些手無失措:“楊瀟!”

“沐...沐雪,我...我在!”楊瀟振奮的聲音都在顫抖。

唐沐雪異常害臊,她紅著臉不敢直視楊瀟:“現...現在,你可以領取你的獎勵了!”

“真...真的嗎?”楊瀟嚥了咽吐沫,口乾舌燥道。

唐沐雪嚶嚀道:“嗯!”

嘶!楊瀟深吸了一口氣,他再也無法控製自己的情緒了。

自己忍了五年,終於等到了這一天。

下一刻,楊瀟像是一個不懂溫柔的野獸立刻抱起唐沐雪的嬌軀將唐沐雪放到了床上。

“等下!你...你可要溫柔點!”

唐沐雪心中小鹿亂撞,她羞得緩緩閉上了雙眸,等待著神聖一幕的降臨。

楊瀟更加無法淡定,他顫抖著雙手朝著唐沐雪睡衣紐帶解去。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